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瓦郝溪谷(Wachau)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總之,我受夠了維也納了。

  並不是那麼沒有文藝氣質,只是待在大都市裡就讓我渾身不對勁。還是有些依賴手上這本旅遊導覽書,翻了維也納近郊有什麼可以玩的,從梅克(Melk)到克雷姆斯(Krems an der Donau)的「多瑙河船旅」看起來不錯,就花上一天去看看吧!

  多瑙河是歐洲第二長河(第一長河則是位於俄羅斯西南部的窩瓦河),多瑙河的來自德文的發音「Donau」,唸起來跟中文沒什麼兩樣,所以比起英文或法文的「Danube」,德文的拼音好記多了。多瑙河發源於德國黑森林地區,全長約三千公里,流經中歐及東歐十個國家,最後在羅馬尼亞注入黑海。

  我一直記得奧地利作曲家、人稱「圓舞曲之王」的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Baptist Strauss)那首《藍色多瑙河》(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所以有機會可以來到多瑙河畔搭上遊輪順河而下,令我期待萬分。

  當天的天氣很好,好到我都想痛哭流涕了。看著一片雲也沒有的藍天,無論我的傻瓜相機再怎麼傻,應該可以拍出美到爆炸的照片吧!於是我滿懷期待,搭上火車,準備前往有著世界遺產的梅克(Melk)。

  從維也納到梅克有直達的火車,不過我搭的那班剛好要在下奧地利邦(Niederösterreich)的首府聖波爾坦(Sankt Pölten)轉車,所以到了聖波爾坦之後,我就乖乖的下車等待另一班火車。我覺得當時我應該是在火車上睡傻了,一下車後完全忘記自己的目的地不是克雷姆斯而是梅克,就搭了一班前往克雷姆斯的火車。其實如果真的到克雷姆斯也還好,只是順流而下的船旅變成逆流而上而已,還是可以暢遊人稱「閃耀銀色光芒腰帶」的多瑙河精華旅遊地段「瓦郝河谷」(Wachau)的。

  可惜我不只是一個笨蛋,是個容易睡死的大笨蛋。總之,我醒來時,火車是停的,我突然覺得很緊張,因為聖波爾坦到克雷姆斯之間沒有任何停靠站,於是我問了對面的大叔,這裡是不是終點站克雷姆斯,大叔疑惑的回答:「妳要去克電姆斯嗎?等一下火車就是要去那裡啊!」,什麼跟什麼,那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聖波爾坦啊!」大叔笑著回答。

  可惜我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從聖波爾坦上車,竟然睡到火車抵達克雷姆斯時渾然不知,然後再一路睡回聖波爾坦。天啊!這是快兩個小時的路程耶!還好這班火車只在這兩站這間往返,不然我不知道要坐到那裡去了。於是我決定匆匆跳下車,搭上另一班往梅克的火車。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當時要跳下車,不如直接前往克雷姆斯就算了,也許是因為大叔看著我睡死很久了,坐在他對面實在讓我尷尬到不行。有時候人笨起來,還真的無藥醫。我想我如果旅行時把自己丟在陌生的地方,也不會太讓自己驚訝吧!

  從梅克出發的遊輪,即使在旺季,一天也只有三班,分別是早上11點,中午1點50分和下午4點15。看來我是來不及搭上早上11點的那班了,所以一到梅克後,我是發了瘋的往渡船頭走。沿途街景真的很美,藍天之下的教區教堂矗立在路口,鵝黃色的外牆配上紅瓦屋頂,小巧可愛的外形讓我忍不住拿起相機拍下這一瞬間,心中卻是五味雜陳。

  大廣場(Haupt Platz)旁的山巖上,就是大名鼎鼎的梅克修道院(Stift Melk),是奧地利最具規模的巴洛克建築。那黃白相間的外牆,讓人一眼就認出它的蹤跡,聽說裡頭金璧輝煌、金光閃閃,只可惜我和它沒有緣分。匆匆趕到渡船頭,順利搭上遊輪,我對著迷人的梅克修道院,依依不捨的道再見。

圖說:梅克修道院。

  來到多瑙河畔,買了張船票,上了船後跟大家一起坐在戶外的座位上看風景。「原來多瑙河的河水在白天不是藍色的啊……」,雖然我知道藝術家的想像力很豐富,但事實擺在眼前,河水就是青綠色的,像玉一般的顏色。據說要等到太陽下山後,留下那麼一些些餘暉映照水面的那一瞬間,河面才會呈現藍色。藝術家用敏銳的觀察捕捉的是,平常人不容易留意的畫面,當那畫面成為經典,人們才會開始注意身邊的細節。

  

  遊輪沿著多瑙河順流而下,沿途會停靠瓦郝河谷的四個村莊:艾梅斯多夫(Emmersdorf )、斯皮茲(Spitz)、杜倫斯坦(Dürnstein)和終點站克雷姆斯(Krems),官方網站除了提供船班時間表和票價以外,還介紹各個城鎮的景點。話說因為我對德文實在是一點概念也沒有,用英文拼音的方式唸「瓦郝」(Wachau)好像在唸「哇操」,所以每次用英文說到這個字,我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對方也聽得一頭霧水,真是個有趣的經驗。

  渡輪以緩慢的速度順流而下,船上的每位乘客悠閒的坐在位置上欣賞兩岸風光。即便我見著的是「綠色多瑙河」,但天藍得放肆,河面也被染成一片湛藍,那樣的顏色,縱使不似夕陽西沉後的深邃,但也活潑極了。一掃無法進去梅克修道院的遺憾,我把焦點放在兩岸的建築群。

1. 仙布耶城堡(Schloss Schönbühel)-右岸

  首先出現在右岸的第一座有著十二世紀古堡的村莊「仙布耶」(Schönbühel an der Donau),這座村莊即以仙布耶堡(Schloss Schönbühel)之名命名。古堡就建於河岸岩石旁,由河面上看,下方的巖壁和背後的青山烘托著古堡,造就古堡不凡的氣勢。

  

  仙布耶堡的原址在十一世紀曾是一座教堂,當然現在完全看不出來。你可以想見,這座城堡經過多少人的建造再整修,才變成今日所見的模樣。

  仙布耶堡的創建人為馬爾修凡都斯(Marchwardus de Schhoenbuchele),仙布耶家族擁有城堡將近兩百年之久,不過當最後一位仙布耶家族成員將它出售後,它便輾轉成為梅克修道院的財產。但梅克修道院並沒有擁有它太久,很快的,路德維希(Ludwig)住持便被迫在1396年將城堡賣給了史達西伯格家族(Starhemberg)的兩兄弟-卡斯帕(Casper)和君達卡(Gundaker)。

  史達西家族在四百年間,擴大了城堡的規模,並強化它的整體結構。它一度因為主人改信路德教派,而使得仙布耶成為新教徒的聚集之地。十七世紀,城堡主人皈依天主教,因此在城堡旁建造了一座禮拜堂作為他堅定信仰的象徵。

  1685年,鄰近的阿格斯坦堡(Aggstein)也成為史達西伯格家族的艾斯特‧胡迪格伯爵(Ernst Rüdiger von Starhemberg)的財產。這位艾斯特‧胡迪格伯爵決定鄂圖曼帝國歷史的關鍵人物之一。艾斯特‧胡迪格伯爵是第二次維也納之圍的指揮官,並在大土耳戰役之中擔任皇家將軍的角色。而鄂圖曼帝國在大土耳其戰役中戰敗,並簽下和約割地,之後再也無力向歐洲擴張,使得統治範圍大幅東退。

  不過史達西伯格家族晚期的後人好像沒有把這座城堡當一回事看,因為1819年時,它與阿格斯坦堡階轉手賣給了法蘭茲伯爵(Franz von Beroldingen)時,城堡的內部幾乎是完全荒廢的。法蘭茲伯爵大幅重修並改造城堡,使其變成今日我們所見的雄偉外觀。然後兩座城堡卻在1930年再度賣給了歐斯瓦德伯爵(Oswald von Seilern-Aspang),二戰時一度被納粹及俄軍占領,直到1955年後,城堡才又回到塞倫‧阿斯龐家族(Seilern-Aspang)的手上。

2. 阿格斯坦堡遺跡(Burgruine Aggstein)-右岸

  過了仙布耶堡不久,繼續向右岸看,會在三百公尺的山頂上見到阿格斯坦堡的遺跡(Burgruine Aggstein)。這座城堡的歷史同樣也是建於十二世紀,創建人為馬涅格德三世(Manegold III von Acchispach)。

  城堡在1181年轉手至奧地利貴族庫靈格家族(Kuenringer)手中。當奧地利的統治者由巴奔堡王朝的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公爵繼承時,他展開了嚴厲的統治,除此以外,還與鄰近地區發生頻繁的戰爭。雖然庫靈格家族一直是巴奔堡王朝的忠實擁護者,但到了哈得馬三世(Hadmar III von Kuenring)時,他再也受不了了,於是展開了一連串抗議的行為。

  傳說中他在多瑙河中設下了許多鐵鏈,攔截順流而下的船隻,並洗劫船上的財物。當然這種強盜行為很快的就激怒了腓特烈二世,但是無堅不摧的阿格斯坦堡讓哈得馬三世高枕無憂,繼續做他的強盜勾當,於是腓特烈二世只得使用迂迴戰術,智取這位強盜伯爵。

  腓特烈二世利用一位常被哈得馬三世洗劫的商人呂迪格(Rüdiger)的報復心態,贊助他一艘堅固的船隻,船上載滿了貴重的貨物,然而在船艙裡卻藏著武裝士兵。當呂迪格的船順著多瑙河而下,來到阿格斯坦堡時,船隻一如往常被鐵鏈攔截,不過因為船上的貨物實在是珍貴的出奇,吸引了哈得馬三世上船來探視。想當然耳,哈得馬三世成了甕中之鱉,被士兵團團圍住,而船隻也直駛維也納,將這位強盜伯爵帶到了腓特烈二世的面前。

  哈得馬三世的下場不得而知,不過腓特烈二世的嚴厲統治讓他遭到了報應:他並沒有任何子嗣,也因此,他成為奧地利巴奔堡王朝最後一位公爵,從此奧地利進入「無王朝統治時期」(herrscherlosen Zeit)。

  在這段時間,庫靈格家族的立場一直變動,像是勞托德(Leutold Kuenring)在哈布斯堡王朝的阿爾布雷希特一世(Albrecht I)繼位時,再次率軍起義。庫靈格家族最後一位城堡主人是勞托德二世(Leutold II),當他在1355年逝世後,城堡進入無主狀態。

  城堡荒廢了近一世紀之久,1429年,奧地利公爵阿爾布雷希特五世(Albrecht V)奪回城堡的所有擁,並命令內侍約格‧雪克(Jörg Scheck von Wald)重整城堡,並在確保多瑙河段的安全。1438年,約格‧雪克握有多瑙河的過路權,當大權在握時,人是很容易被利益薰心,於是約格‧雪克搖身一變,成為強取過路費的強盜男爵。傳說中這位殘酷的強盜男爵最後被逼到城堡後的絕壁,最後縱身一躍而下(不過也有人說他是被餓死的)。

  這段多瑙河的過路費一直以來,吸引著無數貴族的覬覦,去了一個約格‧雪克,1463年來了另一個吉歐格(Georg von Stein),吉歐格宣稱約格‧雪克欠他錢,因此強佔城堡,不過他沒有得意太久,1476年烏爾希里(Ulrich )男爵葛拉芬艾克(Graveneck)驅逐古歐格,順利占據城堡。哈布斯堡王朝的李歐波德三世(Leopold III)於1477年接管城堡,終於制止了收取多瑙河過路費這樣的強盜行為。

  在第一次維也納之圍(1529年)時,城堡被土耳其人燒燬,因此重建後增設了許多軍事防禦設施。1606年,男爵夫人安娜(Anna von Polheim und Parz)收購了城堡,但在她去世後,城堡也隨著荒廢了。直到1685年史達西伯格家族的艾斯特‧胡迪格伯爵(Ernst Rüdiger von Starhemberg)收購,它的主人從此與仙布耶堡的同款,直到現在。

  從多瑙河河面上看阿格坦斯堡,它並不起眼。但登上城堡所見的風景,卻使它成為下奧利邦最熱門的景點之一。如果有機會來到這一區,附近也有許多地方具有可看性,像是瑪莉亞‧蘭格(Maria Langegg)的大教堂和阿格斯巴赫(Aggsbach-Dorf)的卡爾特修道院,都是可以順道參訪的。

3. 威倫多夫(Willendorf)-左岸

  以出土許多舊石器時代考古文物而著名的村莊,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威倫多夫的維納斯(Venus von Willendorf),這尊雕像現在被收藏在維也納的自然史博物館(Naturhistorisches Museum)中。

4. 聖約翰教堂(Kirche St. Johann im Mauerthale)-右岸

  毛爾塔勒的聖約翰(Sankt Johann im Mauerthale)有座不起眼的教堂,很容易就在蓊鬱的林蔭中忽略它的存在。但它的內部是美的,如果不經意經過這個十分迷你的村莊,這座教堂大概就是村莊裡唯一的亮點了。

5. 修皮茲(Spitz)-左岸

   位於修皮則地塹(Spitzer Graben)的修皮茲(Spitz)自古以來便是個貿易興盛的村莊,這一區有70%的面積被森林覆蓋。修皮茲附近有座山被稱為「千桶山」(Tausendeimerberg),原因是因為這座山的山勢平緩,因此被開闢成葡萄園,而產量更是可以釀造出上千桶酒,是奧地利國內少數的葡萄酒產區之一。

  除了可以到附近的山丘健行之外,修皮茲市區也有座介紹多瑙河及船舶歷史的博物館(Schiffahrtsmuseum)以及建築物可以欣賞(請見連結),其中最值得一看的就是修皮茲教區教會(Pfarrkirche Spitz)。

  修皮茲南邊的優爾靈山(Jauerling)上,有一座城堡遺跡(Ruine Hinterhaus),自十三世紀以來它就矗立於此,歷經風吹日曬,仍屹立不搖,今日開放給遊客參觀,可從城堡遠眺郝瓦河谷的秀麗景緻。

圖說:修皮茲及優爾靈山上的城堡遺跡。

6.  聖麥克爾教堂(Kirche Sankt Michael)-左岸

  位於莫辛后夫(Mosinghof)的聖麥克爾教堂是當地地標,建於十六世紀初,是一座要塞教堂。傳說站在教堂屋頂,可以看見一排兔子!

7. 懷森基爾亨(Weißenkirchen)-左岸

  這是一座被稱作「白色教堂」(Weißen Kirchen)的村莊。村莊裡有座建於十四世紀的懷森基爾亨教堂(Weißenkchen Kirche),高聳堅固的外牆顯示它是一座要塞教堂。教堂高塔建於1531年,以防禦土耳其人的攻擊。另外,還有一座的瓦郝博物館(Wachaumuseum),是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樣式的建築。

  懷森基爾亨是一座較具規模的村莊,因此光是走在街道上就有許多美侖美奐的建築物可以欣賞。趁著天氣好時,來這個別緻的小鎮走走逛逛,也是件挺愜意的事呢!

8. 杜倫斯坦(Dürnstein)-左岸

  河水在過了懷森基爾亨後轉了個大彎,由東北向駛向了東南向。此時在左岸出現的第一座村莊,正是以英格蘭金雀花王朝的理查一世(Richard I)傳說聞名的杜倫斯坦(Dürnstein)。

  杜倫斯坦最著名也是最顯眼的景點莫過於位於河岸的科爾赫倫修道院(Chorherrenstift),其最特別之處是它那藍白相間的塔樓,躋身於丹頂黃牆的建築群中,再也顯眼不過了。科爾赫倫修道院建於1410年,1710年被改建成巴洛克式風格,而科爾赫倫修道院亦成為奧地利屈指可數的巴洛克建築之一。

  

  教堂後方的山丘上,是杜倫斯坦堡的遺跡(Burgruine Dürnstein),這座城堡建於十二世紀中葉,出自庫靈格家族的哈得馬一世(Hadmar I)之手,因此又被稱為庫靈格堡(Keenringer Hof)。

  這座城堡曾是囚禁英王理查一世之地。理查一世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時,嚴重的汙辱了奧地利公爵李歐波德五世(Leopold V),因此在1192年秋天歸國時,縱使喬裝成商人的模樣,還是被哈得馬二世(Hadmar II)給識破,李歐波德五世下令將他囚禁在城堡內,直到隔年才將他解送至神聖羅馬帝國的亨利六世(Heinrich VI)那裡,並以高價將他賣掉。亨利六世因此大大的敲了英國一筆竹槓,為了償還巨額贖金,使得英國人民民不聊生,俠盜羅賓漢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後來亨利六世將理查一世監禁在提費爾茲城堡(Reichsburg Trifels)將近兩年的時間才釋放他,也讓這位被稱作「獅心王」的國王嚐到屈辱的挫敗。

  1645年,時值三十年戰爭,城堡在瑞典大軍的進攻下被摧毀。自1662年以後,城堡再也沒有人居住。

  

  杜倫斯坦是個迷人的小村莊,房子被漆上柔美的色調,粉紅、粉橘、粉黃、粉綠和粉藍,營造了充滿中世紀風情的市區。此外,杜倫斯坦亦是奧地利國內少數的葡萄酒產區,比起修皮茲,杜倫斯坦的葡萄園面積更大、產量更多,因此市內有許多酒窖和商店,可以供遊客選購。

9. 克雷姆斯(Krems)

  克雷姆斯,全名多瑙河畔的克雷姆斯(Krems an der Donau),是這趟船旅的終點站。

  下了船,在市區裡漫步。克雷姆斯是下奧地利省第五大市,在十一及十二世紀時,它的規模與首都維也納差可比擬。它也是杏桃白蘭地「Marillenschnaps」的產區,雖然是用水果釀造的,但因為是蒸餾酒,因此聞起來香香甜咁的,但酒精濃度卻高得下得了,常被用來作為餐前的開胃酒。

  市區內有許多歷史悠久的古老建築,市政府(Rathaus)、聖維特教堂(Pfarrkirche St. Veit),還有建於十五世紀、象徵該市的斯泰納門(Steiner Tor),這些充滿中世紀風情的街景,讓這趟船旅畫下完美句點。

  縱使依依不捨,還是走向火車站,搭上前往維也納的火車。回到維也納的路上,出了奇的順利,該轉車的時候沒有坐過站也沒有搭錯車,於是比預訂時間還要早上許多抵達了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sches Museum,簡稱KHM),在館前的庭院休息一會,將今日所見沉澱後,趁著週四延後閉館的夜晚,我盡情享受時光。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