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克倫堡 Kronborg Slot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莎士比亞創造了這個角色」,一位年輕人用手指輕敲著太陽穴,嘴角帶著點笑意,「但他卻從沒來過這座他進行復仇的城堡。」語畢,他一縷煙似的溜走了。

  我沿著靠海的馬路向北走,來到了一座城堡。同行的旅伴說她來過了,叫我一個人逛吧!太陽仍舊高掛,只是時間已經不早。於是三步併成兩步走,過了外圍的護城河,城堡的入口出現在眼前。

圖說:克隆堡的入口。由於城堡背海的三面被護城河環繞,因此進入城堡前得先過兩座橋。

  我記得書上曾寫著克隆堡曾是歐洲最堅固的堡壘,此話果然不假,在進入城門後,城堡主體被另一道護城河給環繞,而進入城堡的入口位於北面,因此還得再繞個四分之一圈才能進去裡面。城堡的氣勢非凡,進入城門後我立在那兒半晌說不出話來。

圖說:進入城堡的入口,但進去後會發現城堡主體被另一座護城河圍繞,因此要進入城堡建築主體內還得再繞到城堡北面。

  克隆堡著實讓我大開眼界,無論是它的外觀或是它背後的故事,都讓我對丹麥這個國家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圖說:一進入城門就會見到雄偉的城堡矗立眼前,我們所見到的的是它的西側,而它的入口位於北側,因此還要再走上一段才能進入。

  克隆堡位於丹麥最大島、也是首都哥本哈根所在的西蘭島(Sjælland)東北角的赫格辛格(Helsingør,請見另一篇網誌),此處海岸向東北方突出,隔著連接大西洋與波羅的海的厄勒海峽(Øresund)與對岸的赫爾辛堡(Helsingborg)相望,海峽在此的距離僅有四公里(註1)。於是聰明的丹麥國王在兩岸各造了一座堡壘,凡是通過這道海峽的船隻都要都要付稅,這筆稅收成為丹麥國庫的重要來源之一。

圖說:進入城堡中庭的入口。

  埃里克七世(Eric VII)據說是第一位此建立堡壘的丹麥君王,此地因沙洲堆積成鉤狀,丹麥人取其形稱之為「耳鉤」(Ørekrog),也因此這座堡壘被命名為「克隆恩」(Krogen)(註2)。這座堡壘以堅實的城牆層層包圍,固若金湯;主體以石材建造,因此它的防禦功能遠大於皇家居所,雖說如此,國王還是在堡壘的東北角建造了自己的房間,東南方設有釀酒間、廚房和簡易的禮拜堂,西南方也有一座招待貴賓或舉行派對的宴會廳。雖然這座堡壘與其他丹麥的皇宮相比,稱不上富麗堂皇,但生活機能應有盡有,功能性不輸給一般的皇家居所。

  埃里克七世所建的堡壘在往後雖幾經改建,但約有70%的建築材料仍存今日,主要是因為他使用了大量石材,且結構設計得十分堅固,因此才能在1629年的大火中倖存。

  將這座樸實無華的堡壘改建成文藝復興樣式的則是在位於1559年至1588年的丹麥國王弗雷德里克二世(Frederik II),他在38歲時迎娶了他的表妹-來自德國梅克倫堡-什未林大公國的公爵之女蘇菲(Sophie von Mecklenburg),這位年紀比他小23歲的表妹來自一個富裕的家庭,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她所用的東西都是最好的。也因此,在弗雷德里克二世成婚後,將這座為丹麥帶來巨大財富的堡壘改建成皇室居所,希望可藉此討好他的新婚妻子。

圖說:於1629年大火後,克里斯汀四世重建的皇室住所(Kongens og Dronningens Private Kamre),是國王與皇后的私人空間。

   當時文藝復興風格的建築盛行於荷蘭、比利時一帶,而這股風潮也隨著荷蘭商人帶入了丹麥,於是國王聘雇了來自安特衛普的建築師漢斯‧亨德里克‧馮‧帕埃斯亨(Hans Hendrik van Paesschen),大幅改建這座城堡。

  原本的計畫只是將堡壘改造成二樓的皇宮,但工程到了後期變得愈發浩大,許多建築甚至高至三層樓,而原本的小禮拜堂則改造成皇家教堂。除此之外,在教堂上方的三樓,還建造了北歐最大的皇室宴會廳-球屋(Ballroom),這間宴會廳以40面巨幅掛毯為裝飾,且國王與皇后用餐的桌子上方還有一襲華麗非凡的頂篷(canopy)。

圖說 :這頂餐桌頂篷並不是真品,而是仿製品。其真品已於1658年的瑞典圍城中被瑞典人奪去當戰利品了,目前於斯德哥爾摩的國家博物館展出,於2012年4月24日起,為期四年的時間,瑞典政府「物歸原主」,將它「借」給克隆堡展出。

  然而現在在皇室宴會廳裡,只見來自玫瑰堡(Rosenborg)的繪畫,卻不見任何的掛毯,來到一間叫做小禮堂(The Little Hall)的房間,裡面有七面掛毯,正是當時弗雷德里克二世命人製作的。原來這40面掛毯目前僅有14面倖存,七面保存在克隆堡,七面則在丹麥哥本哈根的國家博物館(Nationalmuseet)中展出。仔細一看,這些掛毯的功用並不是只有裝飾而已,它是安特衛普掛毯設計師漢斯‧克尼普(Hans Knieper)精心設計,上頭的人像則是歷代丹麥國王。

  弗雷德里克二世是個自大且莽撞的人,與他死對頭的瑞典國王埃里克十四世(Erik XIV)曾說過他要製造一系列的掛毯,上頭的人物是歷代的瑞典君王,為了讓君王的數目看起來很多,他甚至將瑞典王室的血脈遠溯至諾亞(沒錯,就是建造方舟的那位),因此前前後後加起來共有143位君王。雖然這樣的言論十分幼稚,但弗雷德里克二世竟然中了他的計,想跟他一較高下,除了掛毯的數目要贏以外,上頭的君王數也不能輸,因此除了「正宗」的國王,那些出現在傳說裡的丹麥君王也都囊括在內,至於弗雷德里克二世本人和他的繼位者(也就是後來的克里斯汀四世)當然也不能少,一併被繪入掛毯中,共計113位。

  最終的結果是丹麥以40比4大勝瑞典。

  當時這座城堡被命名為「克隆堡」(Kronborg),字義上指的是「皇冠的城堡」,然而這座貴為國王居所的城堡,在1629年9月24日發生了一場大火,幾乎將城堡燒得精光。

  繼位的克里斯汀四世(Chritian IV)在好大喜功這方面來說,跟他的父親有得比。他於1631年下令重建克隆堡,其外觀設計與原來的大致相同,而內部進行了大幅的現代化改造,它曾經的光輝彷彿又回到從前的樣子。只是重建這座城堡讓國庫又空虛了不少,國王只好藉由擴張領土來贏得人民的擁戴。

  好景不常,1658年,在第二次北方大戰中,克隆堡被瑞典軍隊攻下,裡頭幾乎所有值錢的寶物皆被瑞典軍隊搜刮一空。如果在參觀之時,覺得這座曾為皇室住所的城堡有那麼一些不夠看,那正是因為當時瑞典軍隊劫走的,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之後,克隆堡的防禦工事雖然不斷加強,卻無法跟上戰爭武器進步的速度,城堡的防禦工事已經無法抵擋先進的大炮了,它的地位一再下落,終在1785年回歸單純的軍事用途,淪為放置武器的庫房,直至1924年。

圖說:城堡教堂的巴洛克風格立面。

  而後在嘉士伯啤酒公司的贊助下,經過一番整修後開放給民眾參觀,2000年克隆堡入列為世界遺產,成為丹麥境內第三個被列入世界遺產的項目。

  服務人員提醒我參觀時間快結束了,要我下到地窖去看看。我很好奇,地窖有什麼特別的?她對我眨了眨眼,「就當去冒險吧!」

  順著狹窄的木梯,我下到了陰暗濕冷的地窖,「這真的是地窖!」,溫度彷彿下降了好幾度,光線昏暗不明,有幾處根本伸手不見五指。

圖說:又濕又冷的地窖甬道,一個人走在這樣的地方,心裡還真是有點毛毛的。

  原以為地窖不過就是這樣,走著走著來到了一處洞穴,拐進去一看,發現裡頭立著一座巨大的石像。

  這座石像是丹麥的守護神「霍爾格」(Holger Dansk)。

  霍爾格是一位傳說中的人物,不過並不是源自北歐,而是在十一世紀的史詩羅蘭之歌(La Chanson de Roland)中提及,詩中對於霍爾格並無太多描寫,只說他是查理大帝麾下的一名戰士,而他的名字「Ogier le Danois」令人聯想他來自丹麥,但他究竟是否為丹麥人,無人可知。

  直到十三世紀的另一部史詩「Chevalerie d'Ogier de Danemarche」,Ogier le Danois成為故事的主角,故事中的他是丹麥王子,他的父親與查理大帝敵對,因此把他送去那裡當作人質,後來歸順於查理大帝的麾下,成為一名驍勇善戰的戰士,並收服了巨人Brehus。十六世紀時,這個故事由旅居巴黎的丹麥作家克里斯提爾‧佩德森(Christiern Pedersen)翻譯成丹麥文,霍爾格便成為丹麥家喻戶曉的人物。

  作家出生於赫爾辛格,因此把這位傳說中的戰士寫進他的家鄉,人們認為英雄之居就該是雄偉不凡的,因此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克隆堡,這就是為什麼這座雕像位於此地的由來了!

  背後有股聲音突然冒了出來,著實把我嚇了一跳。城堡的工作人員提著燈,告訴我閉館時間已經到了,叫我跟著他走,他要把燈一一關了。

  「霍爾格是查理大帝麾下最偉大的戰士。」工作人員對我說:「他花了很多力氣拯救法國,走回丹麥時已是筋疲力盡,於是坐在這裡長眠。他的鬍子垂到地上任其糾結,但他在國家有難時,就會醒來拯救我們。」他邊走邊對著我說。

  以這樣的口吻描述神話,在丹麥不是第一次聽見,故事中的角色不像是耶誕老人那般的童稚,對於故事本身,丹麥人則帶有一種民族性的堅信。

  走出城堡中庭時,天還是亮著的,在中庭虛晃了一圈,看著這些建築群的外觀,想像過去的美好時代。中央有口像是井般的噴水池,上頭的裝飾物據說也是被瑞典人拆走的。

  跟旅伴約定的時間還沒到,索性沿著城堡外圍的護城河走一圈。來到近海的東北角,地上的泥土變成沙子。從這裡可以很清楚的看見,置於城垛上的大炮,這些大炮對著厄勒海峽的方向,成為海上防禦工事的一環,炮臺旁立有一根旗杆,紅白相間的丹麥國旗在風中飄揚。

圖說:於城堡的東北方攝下城堡全貌。

  我突然想起了哈姆雷特,這個莎翁筆下虛構的角色。莎士比亞以這座城堡為故事的場景,寫下千古流傳的劇本「哈姆雷特」。故事情節耳熟能詳,丹麥王子為了一報殺父之仇,進行了一連串人心的試探,最終雖然替父親報仇,但也讓愛他的人與他同歸於盡。我並不很喜歡悲劇的收場,至少,在這樣美好的天氣下,這座城堡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進行復仇的地方。

圖說:在沙地上滿佈北歐常見的石生風鈴草(Campanula langsdorffiana),紫色的鐘形小花,在風中搖曳,真美。

  晃回城堡裡,城堡的入口已經關閉了,只見一些意猶未盡的遊客在外頭散步、拍照。我在一處外牆上發現一塊刻有莎士比亞頭像浮雕的石板,上頭以丹麥文寫著莎翁的創作靈感來源來自一位維京時代的丹麥王子「阿姆雷特」(Amleth),然而真正將他的名字傳為千古的則是莎翁大作「哈姆雷特」。因此每年夏天在城堡裡都會舉行戲劇表演,為的就是向莎翁致敬。

  真實世界裡,丹麥皇室也曾經以此為家,我想宮廷裡的勾心鬥角應該不亞於哈姆雷特故事中的曲折吧!我記起剛才在城堡裡那幅繪著蘇菲皇后的畫,下頭的標題揪住了我的眼光,它引用了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政治哲學家尼可洛‧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的名言:「寧被懼,毋被愛」(It's much secure to be feared than to be loved)。馬基維利建議殘酷才是真正的仁慈,甚至認為父母對子女的管教也應如此。

  被視為丹麥歷史上最成功的君王-克里斯汀四世的母親蘇菲,也許也以這樣的方式對待她的子女們。她下嫁弗雷德里克二世時,芳齡15歲,她為國王生下八位子女,有七位活過成年。她像是一位忙碌的媒人,不僅替她的女兒們找到門當戶對的歸宿,也確保她其他的兒子們都能擁有爵位。然而她真正與子女們相處的機會並不多,只是盡力確保他們的未來可以平順無虞。

圖說:克隆堡一旁的小港口,停泊著幾艘船隻,藍天與大海的顏色相互映照,形成如油畫般的色調。

  對我而言,這座城堡裡有太多的仇恨,王子也罷、瑞典人也好,那些爭戰不休的場面,都不適合如此悠閒的小鎮。

  以克倫堡而聞名世界的赫爾辛格,在非假日時人潮並不多,信步在街道上,人群只有三三兩兩。旅伴笑著向我走來,問我城堡如何?

  「不適合復仇」,我笑著說。

註1:赫爾辛堡(Helsingborg)本為丹麥領地,在1658年的羅斯基德條約(Treaty of Roskilde)中割讓給瑞典,今仍為瑞典國土。

註2:克隆堡最開始被命名為「克隆恩」(Krogen),「krog」為丹麥文的「鉤子」。那是到了弗雷德里克二世之後,才變成國王的住所,因此才命名為「Kronborg」,「Kron」指的是「皇冠」,而「borg」指的是城堡。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