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庫肯霍夫 Keukenhof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四月廿五日     那一天  我們盛開在 Keukenhof




風吹著我 像流雲一般…
孤單的我 也只好去流浪…
                                 - 洪小喬

這天來到了Keukenhof, 荷蘭舉世聞名的花園.




Keukenhof 意指 kitchen garden,
位於 Zuid-Holland的一處小鎮 Lisse;
佔地 32公頃, 號稱每年種植 7百萬顆球莖花卉.
好花不常開,  Keukenhof 也不是全年開放,
僅於每年三月中開放至五月中.
短短二個月, 湧入世界各地觀光客,
說多擠, 就多擠.

瞧這小橋塞爆了,
前胸貼後背? 一點都不誇張!
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想都別想.
就算扒手來此執業, 萬一當場被逮, 逃都逃不掉.
是說小橋 Made in Holland 應該牢靠吧?
會不會來個橋斷, 眾人皆下水的精采畫面?
Act normally, that’s crazy enough!




15世紀, Keukenhof 原是女伯爵 Jacqueline 的狩獵領地.
女伯爵在這片沙丘樹林裡採擷廚房所需的蔬菜水果,
因此取名廚房花園.
荷蘭文 Keukenhof = Keuken 廚房 + hof 花園.

西元 1641年,  Keukenhof 城堡興建;
西元 1857年, 景觀建築師 Jan David Zocher 和 Louis Paul Zocher 父子聯手打造城堡庭園.
當時規劃的英式風格景觀至今仍是 Keukenhof 的基礎,
步道蜿蜒, 柳暗花明又一村.




現今的 Keukenhof 新增 historical garden,
封閉式庭院收藏了許多古老年代的球莖花卉.


玲瓏嬌嫩, 別名聖母瑪莉亞眼淚的鈴蘭.


這看似柔順婉約的花朵, 大概是古老年代鬱金香的品種.


鬱金香在荷蘭大放異彩,
但鬱金香可不是發跡於荷蘭.

據說鬱金香的發源地是天山山脈.
鄂圖曼土耳其大帝國擴張勢力,
發現了鬱金香, 為之傾倒.
土耳其攻陷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堡),
興建宮殿, 開始種植鬱金香, 培育新品種.




鬱金香英文名 Tulip 也和土耳其脫不了關係.
有說 Tuilip 源自波斯文 Tulipan,
意指 turban, 回教徒戴在頭上用紗巾盤成的帽子.
還有一說,
鬱金香土耳其文 lale, 阿拉伯文寫成 Allah, 和真主同字.
於是鬱金香花成了神聖的象徵, 廣為流行.

不管怎麼說,
回教徒頭上紗巾盤成的帽子真得是愈看愈像鬱金香球莖.
不要懷疑,
鬱金香百分百土耳其國花.



西元 1593 年, 植物學家 Carolus Clusius 引進土耳其鬱金香,
種植在沙質的荷蘭土地.
鬱金香傾國傾城,
短短幾十年,
從最初王公貴族單純的個人喜好, 發展成炙手可熱的全民運動.
西元 1634 年, 投機份子計劃性炒作, 哄抬價格,
締造出一顆頂級球莖交換一座宅邸的瘋狂記錄.
西元 1637年, 荷蘭發生史上最早的泡沫經濟事件-鬱金香狂熱.
泡沫幻滅, 鬱金香崩盤, 價格跌至谷底, 僅剩高峰期的1%.
Act normally, that’s crazy enough!




除了 historical garden,
園內還有


nature garden,


日本country garden.

西元 1949年, 20名球莖花卉出口商聯合提出計劃,
借用 Keukenhof 作為春季球莖花卉永久展示會場,
宣告 Keukenhof 春之饗宴即將登台.
西元 1950年, Keukenhof 為世人開啟大門, 一炮而紅.




觀光客看熱鬧,
荷蘭商人看的是錢途.



花園裡百花齊放,
展覽會場 flower show 一場接一場.



觀光客絡繹不絕, 球莖花卉出口商更是商機無限.
珠璣必較的荷蘭人絕不是省油的燈.


Fritillaria persica alba



黃冠貝母


鬱金香 + 水仙



黃冠貝母 +水仙


That’s not crazy !!  We act normally.



Keukenhof 官網:
www.keukenhof.nl

 

  這座以花卉為主題的公園每年吸引世界各地近百萬的人潮,為的就是一睹「全世界最大的鬱金花公園」的風釆,公園內栽種了超過700萬株的植物,其中又以鬱金香等球莖類植物為主,雖然鬱金香的花期只有兩個多月,但由於種類繁多、開花時間不盡相同,因此給人一種園內花朵永不凋零的錯覺。公園在每年的營業日期不一定,從三月的最後一週開始至五月的最後一週結束,共計兩個月左右的時間,雖然期間不長,但每年來參訪的人數隨著公園的知名度高漲,似乎有愈來愈多的趨勢。

  看著手上的簡介,發現這座公園的面積可真大,占地33公頃,別名「歐洲花園」,是世界上最大的花園之一,也被喻為全球最美的春季花園。「Keuken」在荷蘭文的原義是「廚房」,而「hof」在這裡指的是「庭院」,合起來就是「廚房的庭院」(Keukenhof),中文一般以音譯翻為「庫肯霍夫」。此地在15世紀是巴伐利亞女伯爵賈桂琳(Jacoba van Beieren)的狩獵領地,也是烹飪用的香草種植地,「廚房花園」的名稱由此而來。女伯爵死後,富商將這一大片土地買下。十七世紀時,聯合東印度公司(VOC)的前指揮官亞得里安‧布洛克(Adriaen Maertensz Block)在此度過了他的退休生活,並於1641年興建了庫肯霍夫城堡(Kasteel Keukenhof)。

  一直到1949年,一群來自利瑟(Lisse)的當地花農希望將庫肯霍夫打造成一座露天的花卉展覽空間,有別於一般以盆栽的方式呈現,花農們希望可以讓花朵們的根在土地上自然生長、盡情吐蕊,這個點子也獲得當時的市長大力支持,因此他將庫肯霍夫打造成一個可以展示荷蘭全國各地以至於全歐洲花卉的場地,並藉此促進荷蘭出口業的成長。花園於1950年開幕,第一年就吸引了236,000人次的訪客,時至今日,庫肯霍夫已經成為世界知名的花園。花卉是荷蘭的支柱性產業,每年出口額高達100億歐元,如果想一覽有「鬱金香王國」之稱的荷蘭花卉產業,我想庫肯霍夫會是個很好的起點。

  一進入庫肯霍夫的主要入口,映入眼簾的景象令我對「花園」完全改觀。運河流經園內多處,不僅有小橋步道,還有許多壯碩的喬木,嬌嫩的花朵就種植在樹蔭之下,鮮豔無比的色彩背後是一片濃密的綠色,這完全與我想像中的畫面不一樣!

 

   除此之外,霍肯庫夫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題,園區裡分成數個展區,每一個展區都有與主題相扣的呈現方式,而花朵只是裝飾的元素之一,運用不同的器皿和掛飾,製造出各式風格的視覺饗宴。

  縱使天空依然飄著細雨,在雨中沿著運河散步也是浪漫非凡。遠處滿樹白花吸引了我的目光,它雖不似鬱金香般令人憐愛,卻有種清新怡人的生氣。我想,比起楚楚可憐的鬱金香,我還是喜歡木本植物的花朵多一些吧。木本植物的花大多顏色較淺、花形較小、氣味較淡,為了吸引蜂群因而數量較多、位置較集中,花序常呈現總狀或繖房的姿態,更發展出先吐花芽再吐葉芽的本領。我們熟知的櫻樹、梅樹、李樹皆如此,

  不消多久,便看見一大片的鬱金香花海。遊人如織,花更多。鬱金香在花農的努力之下,不斷的培育新的品種,而身為全世界最大的鬱金香花園,庫肯霍夫的鬱金香品種更是齊全,光是園內就約有800多種的品種。

  說到鬱金香,你一定知道它是荷蘭的國花,或許你不知道的是,它也是土耳其、阿富汗和哈薩克(Kazakhstan)的國花,在植物學分類上為百合科鬱金香屬。鬱金香出現的歷史已不可考,植物學家推測它原生於自南歐至中國西北,約是北緯40度一帶狹長的區域,一道適合鬱金香生長的「走廊」,即歐洲的伊比利半島、巴爾幹半島、土耳其,並延伸至東地中海區的黎凡特(Levant)和伊朗,北至烏克蘭、南西伯利亞和蒙古,最遠東至中國的西北地區。在鬱金香成為園藝花卉之前,它只是自然生長的野花,直到西元1000年左右,波斯人才將它帶入庭院中繁殖,高雅的外形深受當時人們的喜愛。

  鬱金香的外表高雅貴氣,但是它的歷史卻充滿著人類的勾心鬥角、陰謀詭計和貪婪痴妄。

  英文的鬱金香為「Tulip」,其詞源最早出現於1554年的西歐,當時神聖羅馬帝國駐土耳其大使巴斯別克的奧吉爾‧菲斯耶林(Ogier Ghiselin de Busbecq)晉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蘇丹蘇萊曼一世(Süleyman I)時,發現這位君王對於鬱金香的狂熱,無論是他的寢宮或飾物,都用鬱金香作為裝飾,甚至在清真室、國徽和武器上,都可以見到以鬱金香圖案拼成的紋飾。在他當時寫給朝廷的書信(即後來在1595年出版的「土耳其快報」)當中,提及了「鬱金香」這個字。

  不過這一切似乎是個誤會,巴斯別克使用的是拉丁文「tulīpa」,這個字來自鄂圖曼土耳其的「tülbend」,指的卻是「薄紗」或「頭巾」,當時女士們流行在頭上裹著頭巾,並將鬱金香插在耳邊裝飾,或許巴斯別克誤把「頭巾」當「鬱金香」。巴斯別克本身除了是位外交官外,還是一位作家和植物學家,他對於當地的動植物都有詳盡的觀賞和紀錄,基於深厚的友情,他把鬱金香的種子寄給了同為植物學家的好友卡羅盧斯·克盧修斯(Carolus Clusius),也因而開啟鬱金香「殖民」歐洲的時代。

  當鬱金香的種子隨著巴斯別克的信件來到歐洲,收信者克盧修斯而後在1573年任職於維也納(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皇家藥用植物園的園長,那時候正是宗教改革在歐洲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

  信仰新教的克盧修斯在1580年代離開了維也納。1593年,他應聘來到了荷蘭的萊登大學擔任教授,並創建了歐洲最早的植物園-萊登植物園(Hortus botanicus Leiden),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以觀賞用途為主的植物園,當時培育了約1000種的植物。

  萊登植物園就位於距離庫肯霍夫不遠的萊登市市中心,那遠從土耳其來的種子在歐陸落地生根,並成為荷蘭人的驕傲,這是當初克盧修斯萬萬沒想到的事吧!

  克盧修斯擔任館長之時,利用閒暇時間栽種了大量的鬱金香,他也觀察到一種特別的現象:一些鬱金香會突變出現斑狀的花紋,讓原本色彩就已經鮮豔妖麗的鬱金香更加魔幻迷人。這是在1928年才被植物病理學家發現的病毒,稱為鬱金香條斑病毒(也稱「鬱金香碎色病」,Tulip breaking virus,TBV)。當時的克盧修斯不解為何鬱金香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紋路,不過因為他詳盡的記載,使得他可以成功的培育出不用的品種。

  很久很久以後,人們稱克盧修斯為「鬱金香之父」,為了感念他奠定荷蘭球莖育種產業的基礎,以及對植物學的貢獻,許多植物種類以他為名,像是金絲桃科的書帶木屬的拉丁文「Clusia」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16世紀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歐洲發起了第一波的宗教改革,1560年代加爾文主義(Calvinisme)傳至了荷蘭,影響當地甚鉅,尤其是北方七省有許多加爾文教派的信徒。荷蘭對於宗教一向保持著寬容開放的態度,然而新教各教派之間對於教義的歧見不斷,因而產生了許多紛爭。其中最有名的是在1618年於多特(Dordrecht)召開的會議,它是改革宗歷史上最大的會議。會中訂定「多特法規」,將加爾文教義標準化為五點:全然地敗壞(Total depravity)、無條件的揀選(Unconditional selection)、限定的代贖(Limited atonement)、不可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和聖徒恆忍蒙保守(Perseverence of the saints),這五點的字首剛好就是英文的鬱金香「TULIP」。

  不知道是否是因著荷蘭人對於鬱金香的熱愛,還是荷蘭人深信自己是蒙受上帝恩典的民族,這麼巧,影響荷蘭最深的宗教教義的縮寫,就是「鬱金香」。

  鬱金香嬌美的形象帶給人們歡愉,也掀開了人性的弱點。

  1609年,荷蘭北部七省對抗西班牙哈布斯王朝的戰爭取得實質上的勝利,荷蘭儼然以海上帝國的姿態傲視全球。許多商業活動都集中在阿姆斯特丹,因此荷蘭人的收入水準在歐洲相對的高。當時萊登的人民開始繁殖從克盧修斯那兒偷來的鬱金香,發現這種植物很難在短時間內大量繁殖,然而喜愛鬱金香的人卻恨不得立即擁有它,也因此鬱金香的身價一直居高不下。一開始只有手頭寬裕的園藝愛好者願意花大把錢子購買鬱金香,隨著他們著迷於培育不同的品種,市面上出現了許多名家之作;其中有一種球莖染上病毒而使得花瓣出現條紋的品種,更是令人著了迷,縱使傾家盪產也要將它得手。

  約莫在1634年,一些投機份子開始注意到鬱金香的魔力。他們發現人們可以為了擁有鬱金香,而以各種資產交換。一戶位於巴黎的豪宅換取一顆名貴品種的球莖,如此荒謬的事也時有所聞。此時鬱金香狂潮已經從萊登傳到了阿姆斯特丹這個商業大城,投機份子們並不在意鬱金香為誰所有,對於它的品種也毫不在乎,他們不種得欣賞它的美,甚至對園藝愛好者的著迷十分不屑。這些人幾乎是用一種嘲笑的態度哄抬價格,用高價買進,然後向市場喊話說手上擁有的品種多麼稀有,使得賣出的價格成為天價。

  漸漸的,投機份子發現,這真是一門一夜致富的好生意。無論哄抬的價格高到多麼不可思議,總是會有人變換家產來購買。這件事漸漸傳到了缺乏資本的農民和工匠的耳裡,總有些人幻想著可以不勞而獲,利益的誘惑蒙蔽了理性,於是也開始加入這場瘋狂。

  一開始他們只購買低價的鬱金香,然後再以高一些的價格賣出,使得一些非頂級的品種價格也開始抬升,漸漸的出現一些賺取買進賣出差額的民眾,使得交易模式改變,開始出現全年交易(而非只限於冬季交易)以及期貨交易制度。交易並不是在正式的證券交易所進行的,而是在酒店中,人們雖然並不是偷偷摸摸的交易,但也知道這樣的交易並不是什麼正當的生意。交易的方式也很草率,不需要現金或是球莖現貨,只需要提出寫有交貨時間及數量的票據,或是加上少許的預付款即可。更扯的是,票據在轉手過許多人後,常常出現誰是債權人或誰是債務人都不知道的情況。

  這樣沒有資金也可以參與交易的預付方式吸引了更多人的參與,有些甚至是窮得連米都買不起的貧戶都想藉由這個機會翻身。但是隨著愈來愈多人加入市場,一些原本平價的球莖價格瞬間爆增,使得原本那些不是想發財而是真正喜愛園藝的人們開始拒買。

  1637年2月,鬱金香的價格一夕之間狂跌。買家遽減造成市場供多需少,加上許多票據無法兌現,一夜之間許多人背上的一輩子也還不清的債務,家財散盡、淪為街乞,有人以了結性命以求解脫,有人憤而提出告訴,然而對方卻無力償還。但終究只是一場混亂的尾聲,致富的幻想破滅,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的泡沫經濟事件,史稱「鬱金香狂熱(Tulpenmanie)」。 

  當市府和議會發覺情勢的嚴重性而展開一連串的行動後,他們果斷的決定「各人造業各人擔」,政府不會挪用任何公款來協助或改善任何破產或負債,並做出「在調查結束之前保留鬱金香的交易」的決定,使得之前所簽下的票據通通失效。

  鬱金香狂熱就如此戛然而止。

  很快的人民恢復了理性,開始重拾舊業,腳踏實地的掙錢。真不愧是加爾文主義的子民,那以簡約和節儉為中心的道德觀重新進入人心,人們把這次的事件當成教訓。「萬丈高樓平地起」,人們回到崗位認真的工作著,那曾經有過的一夜致富的夢,好似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荷蘭的經濟很快又恢復秩序,鬱金香狂熱像是船過水無痕,僅有一些暴發戶和破產者成為歷史的見證,對整個社會並沒有造成太大衝擊。

 

  雖然人們不再投機,然而愛花的人還是愛花。雖然荷蘭人有那麼一度厭惡著鬱金香,還把它比喻成羅馬神話中的女神芙羅拉(Flora,意為「花朵」),說那些為了得到鬱金香而不擇手段的人們,只是用他們的愚昧來供奉芙羅拉的貪婪。但是鬱金香的臭名很快就被忘卻了,愛花的人辯說愛花無罪,錯的是那些利用花朵獲取暴利的投機份子們。

  荷蘭人終究還是喜歡鬱金香的。

  今日荷蘭的花卉批發總量佔全球的七成,球莖貿易佔全球的八成,每年出口超過兩兆顆球莖到國外,靠的是優越的物流系統和穩定優異的品質。阿斯米爾花市(Bloemenveiling Aalsmeer)是世界最大的拍賣花市,距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約十分鐘車程,距阿姆斯特丹也僅一小時車程,全年各地鮮花都在此集散,成交的八成花卉於24小時內立即在全球各地的花店陳列販售。

  庫肯霍夫所在的城市利瑟(Lisse)擁有適合球莖生長的沙質土壤,園內有個角落可以俯瞰以花朵為彩筆的花田,數千種不同色彩的花卉以大地為畫布,拼湊成一幅幅精彩絕倫的作品。庫肯庫夫公園的腹地頗大,如果覺得用雙腳走路太辛苦,租借腳踏車遊園(入口處)、登上復古飛機鳥瞰花田(請上網預約)、搭遊船繞行運河(風車旁)也是不錯的選擇。

  園內除了有紀念品店、餐廳和一座風車外,還有16處可以購買球莖的店家。園內每年約有7百萬個球莖會在春天吐芽,光是鬱金香就有800餘種,鬱金香為百合目百合科鬱金香屬,而和鬱金香同為球莖植物的水仙則為天門冬目石蒜科水仙屬,都是在春天吐芽、開花,因此在園區內也會看到不少水仙。

  水仙跟鬱金香一樣,都是「不開花就裝蒜」的球莖植物,只不過在歐洲,雪融的初春時刻,野地裡總會冒出不少水仙。水仙的身價遠比不上鬱金香,在希臘神話裡,水仙是貌美如花、害得全希臘女性為之傾倒的男子納西瑟斯(Narcissus)的化身,神話裡的納西瑟斯愛上了自己在池中的倒影,不忍離去,終致憔悴而死,那樣的悲劇結果也許是水仙不討喜的原因。在中國栽植水仙也行之有年,與希臘神話的悲劇結果相比,水仙在中國的地位高多了,過年期間人們總愛在家裡放上一盆水仙,水仙裡的「仙」字代表諸神,讓神明坐鎮家中則會帶來好運,因此水仙對於中國人來說是喜氣吉祥的象徵。

   鬱金香也好、水仙也罷,在花海裡行走總是愜意。這座公園比我想像中的有誠意太多,原以為是商人搞出來的噱頭,但商業化歸商業化,卻讓人心服口服得很,我想這就是荷蘭人令人佩服的地方,雖然擺明了要賺你的錢,但卻讓你掏腰包掏得心甘情願。一整天逛下來,原本覺得好貴的門票變得不算太貴了,裡頭可以待上一整天都不覺得無聊,除了看花,還有小動物可以親近,當然也少不了荷蘭的象徵建築-風車,商店裡滿滿的人,排隊結帳的隊伍有如長龍,這座花園搶錢搶得兇,但人家可真的是很用心在經營啊!

  走出庫肯霍夫的時候,雨已經停了,身上還是濕的,卻有種誤闖仙境的感覺。荷蘭似乎是個有趣的地方,我如此想著。當初價格高貴的鬱金香現在是人人買得起,而16世紀在荷蘭盛行一時的加爾文主義,現今只有約8%的國民信奉。這樣的反差在荷蘭從不突兀,荷蘭人入世卻不至於世膾,實際卻不聽天由命,勤勞卻不虧待自己。

  搭上前往萊登的公車,我將前往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園之一-萊登植物園,也就是克盧修斯引進荷蘭第一朵鬱金香的地方,這裡仍保有最純種的鬱金香:沒有任何基因改造、與當時克魯斯引進完全一樣的品種。

引用自部落格內部份文字:http://blog.xuite.net/toiletmei/blog/232917181

網友評論

交通方式

自行開車

編輯 歷史
Keukenhof is located between Amsterdam and The Hague and is easily accessible via motorways A4 (exit Nieuw-Vennep) and A44 (exit 3, Lisse). 'Keukenhof' is well signposted after the exit.

大眾運輸

編輯 歷史
1.from Schiphol Plaza
The Keukenhof Express bus no. 858 from Schiphol Plaza departs from the exit by Arrivals Hall 4 (next to Starbucks) and takes you directly to Keukenhof in 30 minutes. You can see the exact location of the bus stop on the map.

2.from Leiden Central Station
The Keukenhof Express bus no. 854 from Leiden Central Station departs from the bus station on the town centre side of the NS-station and takes you directly to Keukenhof in 25 minutes.

3. from Amsterdam centre
This Combi-ticket is also valid on bus no. 197, which is operated by the Connexxion bus company. You will find bus stops at several locations including the Leidseplein, the Rijksmuseum and the Museumplein. At Schiphol you transfer over to the Keukenhof Express bus no. 858.

4.from Haarlem station
Bus no. 50 from Haarlem station departs from the bus station located on the town centre side. You alight at the Nachtegaal Hotel in Lisse. the main entrance to Keukenhof is only a 5 minute walk.

5.from Katwijk, Noordwijk or Noordwijkerhout
Bus no. 90 has several bus stops on route. Check on 9292.nl for the closest bus stop and the departure times. You alight at the bus stop on Keukenhofdreef in Lisse. From there it is about a 10 minute walk to the Keukenhof main entrance.

其他方式

編輯 歷史
From all stations in The Netherlands

You can order the Combi-ticket train + bus + Keukenhof entrance online from 1 March until 16 May 2016 (inclusive) here or via ns.nl/spoordeelwinkel. The price of this ticket is € 35.00 (2nd class train) or € 40.00 (1st class train) per person. This Combi-ticket is valid up to and including 16 May 2016 from all stations in The Netherlands.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