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因斯布魯克 Innsbruck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回到一個人的狀態。

  一早拜別了朋友,從布拉格搭了火車來到因斯布魯克,繼續在奧地利的旅行。因斯布魯克將是維也納之外,我待得最久的城市,沒有為什麼,只因為我喜歡山。

  找到落腳的民宿,離市區有點距離,但環境清幽,一晚只要16歐元,就可以睡在四人房(註1)。民宿老闆拿了房間鑰匙給我,跟我說很不好意思,因為本來要睡的四人房還來不及清理,如果方便的話,可不可以請我先睡八人房,室友只有兩位,隔天就可以搬到四人房了。

  我笑著說沒問題,老闆帶我走上樓,打開房門,裡頭有很乾淨的木頭地板和木造上下鋪。我滿意的跟老闆點了點頭,接著跟兩位室友打招呼。他們是來自德國的情侶,很年輕,只有十來歲,高中畢業後的旅行。

  天還沒全暗,於是把行李放好後,就到市區逛逛,老闆看見我下樓,問我吃晚餐了沒?我說還沒,正要去覓食,她說,真不巧,今天是假日,超市全關門了,應該除了餐館,就找不到東西吃了。我心裡大叫一聲不妙,完全忘記要先備糧,看來只好花些錢上館子了。來到奧地利也有兩個禮拜了,還沒吃過館子,看看錢包裡的現金,希望可以撐完奧地利,抵達德國後是住朋友家,就會省錢多了。

  沿著凡雅堡路(Weiherburggasse)下坡,右手邊出現了棟有著鵝黃色外牆的城堡,綠色穹頂的衛樓分駐兩側,看起來氣勢非凡。建於十七世紀巴洛克樣式的布克森豪森堡(Schloss Büchsenhausen)曾是釀酒廠、酒窖,東翼是布克森豪森美術館(Künstlerhaus Büchsenhausen),這一帶的房子都有著如此耀眼的鵝黃色外牆,既便是日落時分,仍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再往下走,聖尼古拉斯教堂(Pfarrkirche St. Nikolaus)的尖塔早就等著我。這座哥德復興式(Gothic Revival Style)的教堂是當地的教區教會,每天往返民宿時總會經過它,從房間窗戶看出去也是它高高的尖塔,就像回家的地標,在因斯布魯克,我未曾迷路。

圖說:從民宿房間看出去的景色,聖尼古拉斯教堂的尖塔好似要穿入雲裡似的。

  這座沒沒無名的教堂,於1882年至1884年重建,其設計師是鼎鼎大名的奧地利建築師弗里德里希·馮·施密特(Friedrich von Schmidt),他最著名的代表作是維也納市政廳,並參與了維也納聖史蒂芬大教堂尖塔的重建工程。但是,很少人因為建築師的名氣特地來參觀教堂,環繞在它四周的是寧靜的住宅區,觀光客會去的,是因河(Inn)的另一端。

圖說:夜色中的聖尼古拉斯教堂,厚重的石牆和莊嚴的雕像,散發一種寂靜的氣氛。

  沿因河河岸而建的因河街(Innstraße)繼續下坡,因河橋(Innbrücke)橫跨河岸兩端,將舊城區及住宅區相連。因河這名字也許陌生,不陌生的是歐洲第二長河-多瑙河(Donau),因河是它其中的一條支流,在德國的帕紹(Passau)與它相會。而因斯布魯克(Innsbruck)在德語指的就是「位於因河上的橋」,這座城市之名,因河而來,也因河而興盛。

圖說:從因河橋望向因河人行橋(Innsteg),因河人行橋是一座有著木質地板的鐵橋。十九世紀的奧地利建造了許多象徵「工業化」的鐵橋,橋身呈水平,不具任何拱形,是一大特色。

  與奧地利許多高山湖泊一樣,水源來自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因河水質清澄,陽光照耀下,清澈得有如一張鏡子,兩岸的建築顏色繽紛,背景則是群山圍繞,「此景只應天上有」,再住久一些,就快成仙了。記得有天傍晚,我就這樣沿著河岸散步,夏天的因斯布魯克一入夜仍是涼意襲人,那股風吹過遙遠的阿爾卑斯山脈,來到城市時仍是清冽的,街道上的車輛和人群不多,耳邊聽見的就只有河水淙淙,那時的我,年紀輕得漂亮,熱淚不知為而盈眶,情緒裡混和著一個人旅行的孤單和身處美景的感動,那是複雜的,是的,千頭萬緒總是擾人。

圖說:自因河橋上向赫爾佐‧歐圖街(Herzog-Otto-Straße)望去的景緻,色彩繽紛的房子成為當地著名景點。

  肚子餓得很,被咕嚕嚕的叫聲拉向市中心。星期天的購物街顯得冷清,但舊城區的餐館卻是燈火通明。

  旅遊書上推薦的餐廳裡,就是這間「維塞斯‧羅斯爾」(Weisses Rossl)最便宜了。它是一座旅館,不過也可以來位於旅館內的餐廳用餐,書上寫著「媽媽口味的料理深受當地人喜愛」吸引了我,所以決定就是這間了!於是從沒上過館子的我,戰戰兢兢的走上樓,服務生迎向前來,我卻很俗仔的很想逃,不知道為什麼,叫我一個人在餐廳用餐,會有這麼大的心理恐懼。我想,最怕的就是看到菜單上的價目發現自己付不起的那一瞬間吧!服務生可不可以行行好,看到我背著背包、穿著破掉的登山鞋時,可不可以就使個眼色告訴我:「妳不該進來的。」

  結果我愣住的同時,服務人員已經幫我把餐具擺好了,我只好硬著頭皮跟著他到座位坐下,菜單奉上後,服務生向我示意要點菜再叫他。結果我一打開菜單,上頭全是天書德文,害羞的我又不敢找服務生解釋,只好點了看得懂的沙拉和另一道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主菜,服務生點完菜後,問我要不要什麼飲料,我就是不敢拒絕別人的害羞女孩啊!看著菜單上貴得要死的飲料,我只好點了最便宜的espresso。

  點完菜我的腦細胞已經死一半了,肚子也因為腎上腺素急速分泌沒那麼餓了,我像夜梟一樣環顧四周,看起來真的是當地人會來的餐廳沒錯,像我這種亞洲面孔的觀光客一個都沒有,大家德文叭啦叭啦的講,我只好看著旅遊書裝忙。

  不一會兒服裝生端上可口的沙拉,看起來很好吃,上面淋著油醋,還有我最愛的芝麻菜,沒幾下就吃得精光,我開始有點後悔吃太快了,因為主菜很久之後(因為肚子又餓了,彷彿有一世紀之久)才上來。一看到端上來的主菜,我差點笑出來,這不就是在奧地利哪裡都吃得到的「維也納炸豬排」(Wiener Schnitzel )嗎?

  在奧地利一直用三明治和Kebab裏腹的我,一直沒有機會吃到維也納炸豬排,雖然來到奧地利好像就是要吃上這麼一塊才叫來過,不過口袋不深的我一直都以「反正只是一塊炸豬排」催眠自己,沒想到最後竟然在因斯布魯克吃到了,我感動得眼淚差點掉出來,這塊豬排也不負眾望,出奇的好吃!它看起來明明就是一塊炸豬排而已,在臺灣夜市也許一塊只要50元而已,為什麼這麼好吃!一定是因為餓過頭加上身處餐廳的關係。

  最後,當我的義式濃縮咖啡端來時,我的肚子已經飽到不行了。沒有蕃茄醬、沒有美乃滋,就只有一塊檸檬提味的豬排,真的很好吃!而且出乎意料的有份量,如果有機會再來到奧地利,一定要再點一次維也納炸豬排,好好祭祭五臟六腑。

  吃飽飯後走出餐廳,拍拍肚子聳聳肩,感覺整個人都重生了。旅行就是要吃飽睡好才有力氣繼續走。夜色中,街道華燈初上,夏季的夜晚總是遲。

  舊城區裡的景點很密集,赫爾佐·弗里德里希街(Herzog-Friedrich-Straße)上可以發現許多美麗的建築。其中最有名的「黃金小屋頂」(Goldenes Dachl)就是因斯布魯克的地標。站在昏黃的燈光下看著由2657枚銅板砌成的屋頂,下頭就是皇室包廂,奧地利大公馬克西米連一世(Maximilian I)曾坐在這裡觀賞下方廣場的舞會和比賽。

  這座三層樓的陽臺峻工於1500年,以慶祝馬克西米連一世重新整頓提洛爾地區以及他的第二次政治聯姻。當時歐洲皇室藉由聯姻手段以擴增領地,馬克西米連一世本人也因此結了二次婚,第一次與勃艮第公爵查理之女瑪麗(Marie de Bourgogne)結婚,第二次與米蘭史豐哲家族的瑪麗亞(Bianca Maria Sforza)聯姻,為了討好兩次婚姻的盟國,陽臺上刻有馬克西米連一世和他的兩位妻子的浮雕,不過瑪麗早在1482年騎馬摔死,這兩個妻子實際上是不可能同時出現的。

圖說:浮雕上刻有馬克西米連一世和他兩位妻子:瑪麗和瑪麗亞,著藍色衣服的是的瑪麗,著綠色衣服的是的瑪麗亞,其他浮雕則有宰相、小丑、舞者……等。

  當時的我,覺得馬克西米連一世實在是太矯情了,然而事實上,好像並不是如此。縱使是政治聯姻,但馬克西米連一世仍是愛上了這位年輕又勇敢的女孩,可惜天妒紅顏,瑪麗在25歲那年騎馬摔死,身後留下三個兒女。幾年後,以政治聯姻取代戰爭手段的馬克西米連一世為了擴張領土而又要結婚了,他選了一位史豐哲家族的新娘,史豐哲家族在十四世紀權傾一時,新娘瑪麗的父親正是米蘭大公加萊亞佐·馬里亞·史豐哲(Galeazzo Maria Sforza)。但這是一樁「純政治」的聯姻,馬克西米連和瑪麗的婚姻是個悲劇,他甚至拿她跟前妻比較,加上瑪麗沒有子嗣,因此婚後便被夫婿冷落,但她的心地是善良的,她對三個繼承的子女關愛有加,但她也不長命,38歲之齡,死在因斯布魯克。

  浮雕上的馬克西米連一世兩手懷抱的,是他第一任妻子瑪麗,後頭面無表情的瑪麗亞,透露些許感傷。哈布斯堡王朝憑藉著政治聯姻而達成「日不落帝國」的目標,全盛時期西班牙、西西里島、撒丁島、那不勒斯王國以及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都是哈布斯堡王朝的統領範圍,馬克西米連就是哈布斯堡王朝善用政治聯姻的第一人,但他是不是,有那麼一些些可能,像是王家衛「2046」裡的男人,只對一人痴情,對其他女人,太無情?

  黃金屋頂所在廣場的轉角,有一座美麗的巴洛克建築海爾布寧之家(Helblinghaus),其名來自1800年至1827年的屋主力巴斯汀‧荷布寧(Sebastian Hölbling)。這座建築本來是哥德式風格,而後由司庫約翰‧費雪(Johan Fischer)買下,底色以白色粉刷,綴以花卉、貝殼、果實等裝飾,相較於名氣鼎盛的黃金屋頂,我更喜歡這座純白中帶著花俏的房子。

  入夜後的因斯布魯克更加寧靜了,還不累的我一個人在街上胡亂閒晃。這座城市給我無比的安心,它的寧靜散發出一種讓人放鬆的氣質。路上的車子更是過份的禮讓行人,一臺疾駛的汽車,見著等在路邊要過馬路的我,用誇張的剎車聲配樂,在我面前停下,被這樣的禮遇嚇著,來不及反應便看見車窗搖下,伸出一隻手來招了招,示意要我別怕,先過馬路吧!等我走到馬路的另一頭,那位駕駛者踩下油門,迅速的消失在我眼前。

  我開始覺得,真是踩著狗屎的幸運。

註:

  1. 民宿資訊:Pension-Hostel Glockenhaus
  • 地址:Weiherburggasse 3, A-6020 Innsbruck, Tirol, Österreich
  • 電話:+43 (0)512 286515
  • 傳真:+43 (0)512 286515-14
  • 網址: http://www.hostelnikolaus.at/
  • e-mail:innsbruck@hostelnikolaus.at
  • 其他:地點離市區有一小段路的山坡上,四周風景優美,很安靜,房間很乾淨,不過現在房價已經不是當時那麼便宜了。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