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萊登堡 Burcht van Leiden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新街的盡頭,是萊登堡的南門。上頭以拉丁文刻著三個重大事件的年代:1203年、1420年和1574年。

  萊登堡(Burcht van Leiden)的歷史追溯於很久以前的11世紀,一座毫不起眼的環狀堡壘(shell keep),建在僅有9公尺的土丘上,鄰近新舊萊茵河的交會處。簡單的結構,即使沒有技術的工人也可以建造,但卻有強大的抵禦力,這就是土壘內庭式堡壘(motte-and-bailey)的好處。今日的萊登堡只剩下高約12公尺的城牆,中央城樓早就消失無蹤。其實它在13世紀之後就逐漸失去防禦功能,當時山腳建造了愈來愈多的房子,人們把防禦線外拉,擴城工程勢在必行,城樓拆除後的磚石重新利用成為城市建設的構材。十七世紀時的萊登堡成了供應全市用水的水塔所在,且修築了新的城門,在城堡南邊也多了兩座大門:一座是鐵鑄的、另一座是石砌的。

圖說:建於1653年,位於萊登堡基部的鐵鑄大門,上頭有許多紋章,最中央的是萊登市的市徽「雙鑰匙」,另外四個是萊登市重要家族的紋章。

  萊登市總共經歷了三次重大的圍城:1203年,荷蘭女伯爵阿達(Ada van Holland)被其叔威廉一世(Willem I )圍困並俘擄,最終被迫讓位;1420年,荷蘭一系列的內戰-魚鉤和鱈魚戰爭(Hoekse en Kabeljauwse twisten)中,站在魚鉤一方的萊登子爵-瓦森納的菲利浦五世(Philips IV van Wassenaer)被鱈魚聯盟的巴伐利亞公爵約翰(Jan van Beieren)圍城兩個月,約翰順利攻下城池,菲利浦五世被剝奪頭銜與權位,並囚禁至死;最後一次圍城發生於1573至1574年間,萊登居民死守城池而換來的勝利奠定了低地國北方七省成立「尼德蘭七省共和國」的基礎,並與戰力雄厚的西班牙簽下休戰協定。但事實上,只有第一次的圍城是真的圍住萊登堡的城牆,自十四世紀起萊登不斷進行擴城工程,所謂的「城牆」不停的向外移動,因此軍隊圍住的並不是只一座小小的萊登堡而已,但無論如何,在西班牙圍城之後,萊登堡成了愛國的象徵。

圖說:萊登堡的城牆以及中央廣場一隅。

  「萊登圍城」(Beleg van Leiden),史學家是這麼稱呼這個事件的,發生於1573至1574整整一年間,餓死了數千名居民、另有8000人死於黑死病,換來的是低地國北方七省的團結以及奧倫治親王威廉一世給予的賞賜-一座可以培育新教徒和訓練行政官員的大學-萊登大學(Universiteit Leiden)。

  萊登圍城是荷蘭獨立戰爭(史稱八十年戰爭,西班牙稱之為「低地國叛亂」)第一階段中一場十分慘烈的戰役。當時接下哈布斯王朝西班牙國王的腓力二世(Felipe II de España)執行強硬的中央集權制度,除了廢除一些城市的自治法規,也剝奪某些歷史上的王國和民族區域的獨立性,對於其領地之一的低地國,也實施毫不手軟的鐵腕政策。身為天主教狂熱教徒的他,還設立了宗教法庭以剷除異端。

  1567年,腓力二世任命第三代阿爾瓦公爵-費爾南多·阿爾瓦雷斯·德·托萊多(Fernando Álvarez de Toledo y Pimentel)為尼德蘭總督,實際上卻是要這位臭名昭彰的劊子手鎮壓尼德蘭於1566年發起的資產階級起義以及加爾文教徒的宗教改革。手段兇殘的阿爾瓦公爵設立了特別的法庭-「勘亂委員會」(Raad van Beroerten)血腥鎮壓異端、政治家、資產階級甚至是有戰功的天主教貴族,只因為他是荷蘭人!約莫有8000人被處死並沒收財產,因此人民稱它為「血腥委員會」(Bloedraad),阿爾瓦公爵也被冠上「鐵公爵」(de IJzeren Hertog)的稱號。

  最令人垢病的是1569年阿爾瓦公爵課徵許多稅,其中的「十一稅」(Tiende Penning)-對所有交易(飲食、衣物等都包括在內)課徵十分之一的交易稅,歷史學家認為此項政策是激怒在政治和宗教都受到壓迫的荷蘭人起義對抗西班牙的直接原因:經濟。

  1572年,反抗軍占領了荷蘭省(Holland)和澤蘭省(Zeeland)大部分的城市,為了殺雞儆猴,阿爾瓦公爵殘忍的屠殺了手無寸鐵的700名納爾登(Naarden)居民和殘殺了企圖守城卻抵抗不住的哈倫(Haarlem)人民與士兵,當他北上欲征服阿克馬(Alkmaar)卻受挫後,他決定撤回荷蘭省唯一仍對西班牙效忠的城市-阿姆斯特丹,那裡聚集著一群只考處自身利益而不願加入反抗軍的商人,既然北方攻不下,於是把目標鎖定南方,派遣軍官瓦爾迪茲的法蘭西斯科(Francisco de Valdez)率軍攻打萊登。

  1573年10月,西班牙軍隊兵臨城下,但食糧充足且城池堅固的萊登讓西班牙軍隊不得其門而入,於隔年4月撤退轉而迎擊奧倫治親王威廉一世派遣而來的援軍。威廉一世的親手足拿騷的路易斯(Lodewijk van Nassau)前來救援,卻在中途遇上瓦爾迪茲的軍隊,兩方激戰後,路易斯和威廉的另一個弟弟拿騷的亨利(Hendrik van Nassau)雙雙陣亡,萊登於1574年5月26日再次遭到圍攻。市民們簡直是嚇壞了,他們的屯糧也不似第一次圍城如此充足,派來的援軍也被殲滅,更何況荷蘭境內的反抗軍相對於西班牙軍隊來說,根本就是寥若晨星,就在萊登市民選擇投降之際,威廉一世的信鴿捎來訊息,請求萊登再守三個月,並開挖堤防讓海水倒灌,使得反抗軍的船艦可以直接開進萊登,並利用海水逼退西班牙陸軍。雖然一開始遭到鄰近居民的反對,認為海水倒灌將會破壞他們的田產和家園,但後來還是妥協了。堤防於8月3日第一次開挖,反抗軍的海軍上將備好兩百多艘小型艦艇,上頭載有2500名經驗豐富的荷蘭水手,以及一艘大型補給船,準備解放萊登。但天不從人願,威廉一世在此時突然發高燒,計畫不得不中止。8月21日,萊登市民捎信給威廉一世,表示他們已經守城三個月但已經斷糧一個月了,再這樣下去他們不得不開城投降,威廉一世回覆市民說救兵即將到達,請他們再堅持下去。

 當威廉一世於9月大病初癒後,反抗軍才重新啟動救援計畫,在一次夜襲成功後,反抗軍取得部分的水路及堤防控制權,然而水位仍是太淺無法直達萊登,加上此時吹的是偏東風,反抗軍的船艦迷航了!當萊登市民見到前來救援的船艦一一擱淺,他們的信心頓失,忍不住鼓譟起來,表示乾脆投降算了,不要守什麼城了!市長彼得‧范‧德‧維爾夫(Pieter Adriaansz. van der Werff)為了振奮士氣,向市民們喊話:「食物我沒有,我只知道我終需一死,如果砍了我的手臂,將它切成碎塊,並分給大家吃可以止住你們的絕望,那麼,就這樣做吧!」這番話的確鼓舞了陷入絕境的市民,事實上,此時已有數千名市民死於饑饉,且禍不單行,城內開始流行瘟疫,單是染病死亡的就有8000名。市民們都心知肚明,投降雖然會獲得一時的痛快,但殘忍的西班牙軍隊絕不會放過他們,投降只有屠城一途,如果繼續守城或許還有一絲希望。

  正是這樣的希望支撐著他們繼續堅守,或許上帝看見了,給了他們一線轉機。9月18日,風向改變,強而有力的西風將海水吹入內陸,反抗軍船艦總算可以前往救援了!一路上雖然有許多西班牙軍隊的駐紮點,但西班牙士兵對於高漲的海水心生恐懼,紛紛落荒而逃,只留下距離萊登南方不遠的小山拉曼(De schans Lammen)有西班牙皇家軍隊駐守。但上帝似乎願意給荷蘭人更多的好運,西班牙統帥瓦爾迪茲於10月2日晚上下令撤退,無視將西班牙士兵嚇跑的海水也侵蝕萊登的城牆,造成部份城牆倒塌,使得萊登城十分容易攻陷。

  翌日,援軍總算到達萊登城,並發放鯡魚和白麵包給饑腸轆轆的市民,夜裡,市民們煮著用紅蘿蔔和洋蔥為基底的燉菜,開心的慶祝。時至今日,每年的10月2日和3日就是萊登的解放慶祝日(3 Oktober Feest),市民們從2日傍晚便開始狂歡,市政府前也會發放鯡魚和白麵包給民眾,城內的主要街道滿是攤販,為的就是慶祝這個極具紀念性的日子。

  市長彼得‧范‧德‧維爾夫功不可沒,事實上他在圍城前不到五個月的時間才選上市長(反抗軍起義後最先選舉出來的四個城市的市長之一),萊登舊城南端有座范‧德‧維爾夫公園(Van der Werfpark),中央有有座雕像,正是為了紀念他而設立的。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