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盧比安納 Ljubljana 景點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這座城市小歸小,倒有許多地方可以看,也因為走到哪裡距離都很短,所以走了一天也看了不少東西,但又不會覺得太累或太膩,比起其他國家動不動就大到要搭車的首都,光是參觀個博物館或城堡可能就要花上個一天的時間,我倒覺這盧比安納是個很適合輕旅行的地方。

  我們住的旅館就位於火車站通往主要景點三重橋(Tromostovje)的路上,所以跟開車載我們來的朋友道別之後,迅速辦理好入住,把行李丟在房間,跟旅館要了張地圖,不多浪費一秒在室內,馬上跑出去玩。

  來之前就問過曾經在這裡當過交換學生的朋友,她說她在這裡住了一個月,每天嘗試走不同的路回家,可惜面積就是這麼小,所以一下子就熟門熟路了,那時聽得我目瞪口呆,很難想像這麼小的地方會是一國首都,盧比安納的面積不算小,足足有163平方公里耶!不過主要景點像是說好了一般,都集中在一個小小的區域裡,莫怪乎來過的人都說迷你。

  我們第一個拜訪的景點就是普列舍仁廣場(Prešernov trg),它是這座城市最有名的廣場,許多景點都以它為中心,環繞在周圍,因此也可稱它為「中央廣場」。

圖說:當天中央廣場上剛好有狗狗聚會,超幸運的,好多可愛的狗狗在主人的帶領下共聚一堂,吸引了人潮前來圍觀。

  廣場得名於斯洛維尼亞的國民詩人法蘭策‧普列舍仁(France Prešeren),他的雕像便位於廣場上。這位詩人對於該國意義重大,《十四行詩集》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每一首詩的最後一句就是下一首詩的第一句,描述感情路上遇到的挫折,也因此這座雕像後方還有另一位女性,即是長髮飄逸、手執桂冠的繆斯女神,而普列舍仁的繆斯正是讓他苦痛至極,卻也因此創作出流芳後世作品的尤莉亞·普利米奇(Julija Primic)。

  普列舍仁與尤莉亞在一座教堂相遇,而後他再也無法忘懷這位讓他驚為天人的女性,可惜尤莉亞早已許配他人,也因此這段感情無疾而終。設計這座雕像的雕刻家伊旺‧札雅克(Ivan Zajec)讓普列舍仁的眼神凝望著遠方尤莉亞的家,日日飽受著思念之苦。而後尤莉亞家的外牆上也有另一座尤莉亞向窗外凝望的雕像,與普列舍仁的雕像遠遠相望,可惜事實上尤莉亞卻從未回應他的感情。

圖說:尤莉亞昔日所住的房子,為普列舍仁廣場上「霍夫曼之家」(Hauptmanova hiša)隔壁的黃色建築。

  普列舍仁另一首詩《敬酒詩》(Zdravljica)的第七段後來成為斯洛維尼亞國歌的歌詞,他的忌日也成為該國的文化節(Slovenski kulturni praznik),或稱普列舍仁日(Prešernov dan),在沒有什麼國家節日的斯洛維尼亞,這個節日的重要性顯示出對這位詩人的敬重。

圖說:法蘭策‧普列舍仁是斯洛維尼亞幣(Slovenski tolar)1000托拉正面上的人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說:廣場附近一帶被列為行人徒步區,禁止任何的車輛進入,不過卻有例外,就是這一輛白色的觀光小火車。觀光小火車的行駛路線為普列舍仁廣場至盧比安納城堡,不想辛苦爬上山的觀光客們,花個幾歐元就可以可以乘坐小火車逛舊市區,還可以省下爬上城堡的力氣,真是一舉兩得。

  除此之外,廣場上有座可愛的模型,是盧比安納的縮小版,1991年盧比安納都市研究所安置在此。我們看著一位可愛的小男孩在模型上玩玩具車快樂的樣子,也忍不住坐在一旁,把等會要去的地方與地圖一一對照。這座模型做得非常逼真,無論是建築物的外型,還是街道的寬度,在我們把盧比安納走了一圈之後,發現吻合率百分百!

    廣場四周的建築物皆赫赫有名,夾在主要購物街可波瓦街(Čopova ulica)及連接火車站的米克洛西克路(Miklošičeva cesta)之間的教堂,是廣場上最引人注目的地標-方濟各教堂(Frančiškanska cerkev)。方濟各教堂全名為「方濟各聖母領報堂」(Frančiškanska cerkev Marijinega oznanjenja),隸屬盧比安納聖母領報堂的教區教堂,紅色的外牆是方濟各會的象徵,不知道的也沒關係,暖色系的色彩一向給人溫暖的感受,更何況是座報喜堂呢?

  

  教堂建於1646年,於1660年完工,內部並不大,為典型的巴西利卡布局,僅有一中殿及兩條側道,內部天花板的壁畫為二十世紀斯洛維尼亞印象派畫家馬捷‧斯特恩(Matej Sterne)之作,原本的壁畫在1895年大地震化為虛有。教堂的主祭壇為巴洛克風格,很義大利的作品,設計者正是十七、十八世紀巴洛克時期的義大利雕刻家弗朗西斯科‧羅巴(Francesco Robba),他最有名的作品也在盧比安納,只要過了三重橋,沿著斯翠卡街(Stritarjeva ulica)走就可以見到以他的姓命名的「羅巴噴泉」(Robbov vodnjak)。

圖說:方濟各教堂巴洛克風格的立面,雖然算不上複雜華麗,不過紅白相間的色調,以及高聳的鐘樓,使它成為盧比安納著名的景點之一。

  弗朗西斯科‧羅巴在1743年被委託設計了一座可以代表斯洛維尼亞的噴泉,羅巴受到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設計的四河噴泉的啟發,因此以斯洛維尼亞境內三條主要河流:盧比安尼卡河(Ljubljanica)、薩瓦河(Sava)及克爾卡河(Krka)為題,創作了這座噴泉。

  噴泉中央是座十公尺高的方尖碑,下方的水池呈現貝殼狀,四周以三位拿著水壺的男子雕像為裝飾,有人說這三位男子就是三條河的河神,也有人說這三個人代表卡尼鄂拉公國(註)的三個行政區:上卡尼鄂拉下卡尼鄂拉內卡尼鄂拉,也因此在二十世紀後葉時,這座噴泉又被稱為「卡尼鄂拉三河噴泉」(Vodnjak treh kranjskih rek)。

註:斯洛維尼亞曾被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統治將近六百年(1335-1918),當時被稱為卡尼鄂拉公國(德語:Herzogtum Krain)。

圖說:位於市府廣場(Mestni trg)上的羅巴噴泉。

  後來斯洛維尼亞從率先從南斯拉夫獨立之後,這座噴泉也成為斯洛維尼亞幣5000托拉背面上的圖案,不過現在該國已經成為使用歐元的歐盟國家了,因此這張具有代表性的紙幣便步入歷史了。附帶一題,現在我們所見到放在廣場上風吹日曬的噴泉其實是複製品,真品早就在2006年被移到國家藝廊裡收藏了。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人說歐洲的古蹟常常在夏季時整修,這句話所言不假,因為當時三重橋就在整修中,所以它的近照就這樣忍痛不拍了。入夜後的我還不死心,沿著河岸走遠一點,發現從另一個角度看三重橋真是美到不行,華燈初上的夜晚,橋影倒映在河面上,後方則是方濟各教堂和中央藥局(Centralna lekarna,下一篇再詳細介紹),讓我流連在河岸,久久不忍離去……

圖說:三重橋,一座連接盧比安納新城區及舊城區的橋梁。十九世紀時已有一座舊的石砌拱橋橫跨河上,這座拱橋由義大利建築師喬凡尼‧皮科(Giovanni Picco)設計,建於1842年,並將之命名為「醫院橋」(Špitalski most),而後官方正式命名為「法蘭茲橋」(Frančev most),得名於奧地利大公弗朗茲‧卡爾(Franz Karl),而後又因鄰近的方濟各教堂,被稱為「方濟各橋」(Frančiškanski most)。二十世紀時,拱橋已無法負荷交通流量,因此於1931年在兩側分別增建了僅供行人通過的人行橋,設計師尤利‧普雷契尼克(Jože Plečnik)設計成今日我所見到的三座不同角度的橋梁。由於目前這一區被規劃為步行區,因此三座橋梁皆僅供行人通行。

  三重橋(Tromostovje)其實是座很短、很短、很短的橋,去之前還滿期待的,後來發現期待愈高,失望也卻大(幸好後來的夜景讓我開心很多),加上剛好在整修,所以我以很快的速度走到河的對岸。

  河的對岸,是盧比安納的舊城區。

  河指的是盧比安尼卡河(Ljubljanica),一條流經首都而以此為名的河流。河流流經的城市多半帶些浪漫的氣息,只要這條河不泛濫成災,人們對於有水的地方,總帶著享受的詩意。盧比安納幸運莫名,位於阿爾卑斯山環繞的山麓河谷盆地,山水合嗚,風景秀麗。

  盧比安納的舊城區被河道環繞,好像是一座被河流包圍的小島,中央高聳著城堡山(Grajski grič),城堡山上矗立著盧比安納城堡(Ljubljanski grad)。它是這座城市的地標,從遠處便可望見。要上城堡有許多小徑,其中不乏是林蔭夾道的石階路,我們選擇先把周圍區域大致逛一圈,再上山參觀城堡。

  通過三重橋後沿著馬路走到底,就看見該市的象徵之一羅巴噴泉,噴泉座落的市府廣場(Mestni trg)因位於市政廳( Rotovž)之前而得名。盧比安納市政廳並不如其他首都的市政廳般宏偉華麗,十八世紀初改建成巴洛克風格的外觀,中央的鐘樓的時鐘遠看像朵雛菊,不知道那扇紅色的小窗是否會在整點時開啟?

  

  市政廳一樓開放給大眾參觀,我們參觀時剛好在舉辦展覽,有興趣的人可以點連結見另一篇網誌:盧比安納之四:番外篇。

  

  市府廣場上兩側的建築多半是商家或餐廳,時值正午,我們就來到當地一間頗負盛名的餐館吃飯,仔細研究了一下菜單,發現雖然是觀光區,但物價並不貴,一份套餐約在20歐左右,而且算是滿好吃的。填飽肚子後,繼續上路囉!

圖說:市府廣場兩側的建築物,位於市政廳對面的那棟房子,是奧地利作曲家馬勒(Gustav Mahler)於1881年至1882年居住的地方。當時他受聘來到盧比安納擔任當地國家劇院的指揮,在這段期間,他首次指揮了全幕歌劇,威爾第的《茶花女》,不過他只在這裡待了短短六個月,之後旋即回到維也納。

  沿著市府廣場往東北方走,來到了盧比安納主教座堂-聖尼古拉教堂(Stolnica svetega Nikolaja)。建堂建築為巴洛克風格,綠色的圓頂和兩座高聳的塔樓是它給人的第一印象。想要推門而入卻發現教堂的大門十分特別,這道門其實是南側門,被命名為「盧比安納門」,由雕刻家米爾沙得‧貝吉(Mirsad Begić)設計,主題是「二十世紀盧比安納教區的主教們」,六位主教的頭以浮雕的方式突顯出來,手執權杖的主教們看護著飽受苦難的俗世人民,主題十分鮮明,但不知為何那六顆人頭給我毛骨悚然的感覺。

  

  教堂的大門(在教堂的西側的小巷裡)也有名字,叫做「斯洛維尼亞門」,由另一位雕刻家東那‧戴姆沙爾(Tone Demšar)設計,呈現斯洛維尼亞的歷史。這兩座青銅大門是1996年為了迎接羅馬天主教教宗的來訪,才特地安裝上去的,雖然年代很新,大門的門把卻已經被參訪者摸得閃閃發亮,看來參觀人數還真不少。不過可惜的是當天是禮拜天,正是教堂彌撒時間,因此不對外開放。

  位於教堂一旁的空曠場地為以斯洛維尼亞詩人瓦倫汀‧沃得尼克(Valentin Vodnik)而得名的沃得尼克廣場(Vodnikov trg),廣場南側還立有他的雕像呢!

  這座廣場與鄰近的波加卡爾廣場(Pogačarjev trg)和普雷契尼拱廊(Plečnikove arkade)合併為盧比安納的中央市場(Osrednja ljubljanska tržnica)。如果喜歡逛市集的人來到這裡準沒錯,市集的範圍很廣,賣的東西也很雜,無論是花卉、魚肉、乾果,還是日常用品,都可以在這裡找得到。市集只有週日休市,因此我們看到的只有空盪盪的建築物和空地,只好隔天再來囉!

  其實我是後來看到標示才知道原來這麼漂亮的建築物是「市場」,當時的我的確被嚇了一大跳,本來還以為是什麼學院建築之類的機構。順帶一提,普雷契尼拱廊的設計師與三重橋的是同一人喔!尤利‧普雷契尼克(Jože Plečnik)於1940年至1942年將這座兩層樓的建築物設計成文藝復興風格,沿著河道而建,呈現曲線的造型,為了讓大家可以一邊購物一邊欣賞河畔風光,因此特地設計成類似騎樓的結構,實在是非常貼心。不過一樓的建築離河面超近的,難道都不會害怕有朝一日洪水來襲,就把一樓給淹沒嗎?

    設計師還計畫在市場大樓前建造一座橋連接對岸的河堤(Petkovškovo nabrežje),不過當時這個計畫卻被二次大戰給打亂了。一直到我們來到這座城市的前夕,政府才出資建了一座橋,這座現代的橋梁有個很俗氣的名字,就叫「屠夫橋」(Mesarski most),完全跟橋梁的風格不合啊!到底是什麼要給它取一個這麼直接的名字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圖說:尤利‧普雷契尼克也曾出現斯洛維尼亞幣500托拉的正面喔!斯洛維尼亞於1895年(正是臺灣割讓給日本那一年)發生一場規模高達芮氏6.1級的大地震,震央就在距首都東方僅16公里的小鎮揚切(Janče),當時許多建築物都被震毀,而普雷契尼克正是之後都市重建的功臣之一,他的許多設計可以在盧比安納見到,因此一不小心就可以見到他的作品。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屠夫橋其實是座很簡單的人行橋,橋面部分是玻璃製的,可以看到下頭的水流,兩側則僅以鐵絲當護欄,橋的兩端有幾座大型的雕塑,呈現古希臘神話和聖經故事裡的角色。我們參訪時,橋梁僅開通不到兩個月,兩側的鐵絲上就被鎖上許多鎖頭,jy不明所以的問我原因,我直覺的嚇了一大跳,這不是只有歐洲人才會做的事嗎?而且這風氣在法國很盛行耶!不過這種象徵永恆愛情的「情鎖」在臺灣好像沒這麼流行(還是我已經跟不上流行了?),所以我就解釋了一番,jy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問我是不是日本人也會做這種事,也許吧!這跟御神籤也許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就是希望自己許下的願望可以實現。

圖說:屠夫橋的玻璃橋面,天氣正好,藍天白雲倒映在上頭,形成豐富的光影。

圖說:屠夫橋護欄上的雕刻,頗有個性的。

  與屠夫橋相望的就是在橋頭各有四座飛龍在天的飛龍橋(Zmajski most),這些龍的雕像非常非常有名,常常可以在明信片上看到,親眼見到時,就跟它的首都一樣,好小啊!

圖說:來個人當比例尺吧!飛龍橋的橋面不大,上頭的飛龍也是小小隻的,一點也不兇狠。

  飛龍橋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座鋼筋混凝土橋,不過如果這座橋是創建於距今一百多年前的1900年,那可就厲害非常囉!首先,那個時代的鋼筋混凝土建築並不像現在這麼普遍,它於1849年被法國人約瑟夫‧莫尼耶爾(Joseph Monier)發明,直到二十世紀初才開始被大規模使用。

  當時統治斯洛維尼亞的奧匈帝國希望能迅速跟上時代的腳步,因為這種材質比石材便宜許多,但又不確定它的堅固程度是否可與之比擬,於是決定在首都維也納以外的地方,實驗性的建造一座鋼筋混凝土橋。飛龍橋的設計師為尤里‧扎尼諾維奇(Jurij Zaninović),採用奧地利工程師約瑟夫‧梅蘭(Josef Melan)於1888年提出的「梅蘭系統」,利用大幅撓度的橋拱支撐橋身,並在上頭鋪上瀝青,於是該橋成為斯洛維尼亞首座鋼筋混凝土橋,亦為第一座橋面鋪上瀝青的橋。

  這座橋在1901年正式開通,成為歐洲最早的鋼筋混凝土橋之一,落成之時並非稱作飛龍橋,而是為了紀念奧匈帝國皇帝法蘭茲·約瑟夫一世(Franz Josef I)於1848年至1888年四十年的統治,命名為「法蘭茲皇帝週年紀念橋」(Franca Jožefa I jubilejni most。橋梁的風格被視為維也納分離派藝術的代表作,上頭的四座飛龍雕像則是該城市的守護神。

  與中國人愛生龍子、視龍為祥獸不同,歐洲的龍常常被描述成邪惡的噴火龍,如果最近有去看《哈比人》更可以感受到那種人們視龍為大敵的仇慨,但飛龍橋上的龍既不吃人,也不邪惡,牠是希臘神話中,看守金羊毛的火龍。不過這隻火龍後來被伊阿宋(Jason)和他的夥伴們給毒暈了,奪取金羊毛的伊阿宋最後喜新厭舊拋棄了他的女巫妻子美狄亞,哎~被拋棄的女人火大是很可怕的,最後伊阿宋和他兩個孩子全都喪命於她的詛咒之下(有一說是美狄亞親手殺死了他們兩個的孩子)。傳說中伊阿宋在取得金羊毛後,決定留在盧比安納定居,成為這座城市的創建者,於是這條被伊阿宋打敗的噴火龍,也成為該市的象徵。

圖說:來張飛龍的特寫吧!雖然龍兒小歸小,但是在雕塑家的巧手之下,龍兒看起來栩栩如生,好像隨時都會咻一下飛走似的。

  話說飛龍橋的前身是建於1819年的橡木橋,名為「屠夫橋」,得名於附近的肉市。不過這座木橋後來在1895年的大地震中被震毀,這就是為什麼後來要建造飛龍橋,也是為什麼後來中央市集前的那座新橋要取名為「屠夫橋」,一來是為了懷念一下舊時的木橋,二來也是因為中央市集的肉販還是在位於附近。

  朝聖完有名的飛龍橋之後,沿著上坡的小路,上城堡去!

  往城堡方面的山坡路有很多條,我們選中了入口最靠近沃得尼克廣場的Za ograjami上去。一邊走路,一邊欣賞風景,雖然夏陽高照,但有陰影的地方就不覺得熱,加上心情大好,所以感覺一下子就走到了城堡了。

 

  盧比安納城堡(Ljubljanski grad)位於舊城區的心臟地帶,尤其戰略位置的關係,因此建在小山丘上,這座山丘後來也被稱為城堡山(Grajski grič)。城堡山並不高,但已經足以將四周谷地看得清楚,可以見到更遠的阿爾卑斯山脈將盧比安納包圍,顯示出這個地方的得天獨厚。

  來到城堡之前,已經見識過許多歐洲城堡的鋪張奢華,因此真正抵達城堡廣場時,不免有些疑惑,這座城堡未免也太樸素了吧!怎麼看都像一座堡壘而已,真的稱不上是城堡啊!

圖說:葡萄葉後方的建築正是城堡,因為城堡本身實在是太樸素了,所以只好拿葡萄葉充當前景囉!

  這座城堡的歷史可追溯至十二世紀,本是座具防禦功能的堡壘,而後成為貴族的宮邸。十五世紀時城堡因年久失修而大幅重建,現今所看到的禮拜堂就是在此時建造的。經過幾世紀的增建,城堡規模也愈來愈大,而後因位居要塞,城堡從皇家住居轉型為防禦工事,淪為兵工廠及軍醫院,甚至一度被當成監獄使用。

  二十世紀初,盧比安納市政府買下其所有權,並動用大筆資金大規模整修,許多遺跡在政府的保護下得以呈現在世人面前,雖然有些部分看似斷垣殘壁,沒有光鮮亮麗的油漆,也沒有鋪張奢華的壁繪,有的只是紅磚灰泥,陽光透過窗子照入室內,反映出最真實的樣貌。

  城堡內部有許多地方是免費參觀的,唯有登上塔樓才需要付費。不過當我來到城牆上吹風時,看見的風景已令人心滿意足,在這裡,似乎所有的東西都變得親民,物價如此,城堡亦高而不貴。

圖說:從國會廣場(Kongresni trg)仰視盧比安納城堡。

  免費參觀的還有聖喬治禮拜堂(Grajska gotska kapela sv. Jurija),建於15世紀,奉獻給盧比安納的守護聖人聖喬治,是城堡歷史最古花的部分之一。禮拜堂為哈布斯堡王朝的腓特烈三世(Frederick III)及皇室家族舉行彌撒的地點,18世紀時於天花板和牆壁上繪上卡尼鄂拉公國統治者的家族紋章,20世紀初整修時,修復壁上的紋章彩繪,眾多的色彩,使這座禮拜堂成為城堡內最令人眼花撩亂的空間。

  城堡東南方是一大片綠色,立有農民起義紀念碑(Spomenik kmečkim uporom)及城堡山的三角點,夏季時還有臨時搭起的遊樂設施,最令人驚訝的是竟然有露天卡拉OK,著實讓我嚇了好大一跳!我們決定走另外一條路下山回到市區。

  順著石階路往下走,濃濃的古意襲上心頭這條人煙稀少的石階路,兩旁是斑駁不已的磚牆,夏日蟲嗚配著微風,舒服極了!

 
  石階道的盡頭是一處有著鵝黃色外牆的民宅,藤類植物爬上了牆,勾勒出寧靜安詳的田園景象。於是我們順著路來到了舊城廣場(Stari trg),這一區的觀光客明顯少了很多,街道兩旁的房子有著南法普羅旺斯的顏色,粉色系的外牆使每一棟建築各具特色。

  廣場周圍矗立著混合中世紀及巴洛克風格的建築,該廣場是盧比安納歷史最悠久的廣場,亦是這座城市的發源地,雖然名為「舊城」,道路也鋪上石磚,建築物卻不曾給人破敗的印象,原因之一是因為1895的那場大地震將盧比安納大部分的建築物震得東倒西歪,因此整座城市在災後大規模的重建,老舊不堪的房子拆掉重建,其他倖存的建築物也經歷了大幅的整修,幸好城市規模並不大,因此重建工作得以在幾年內完成。

  舊城廣場有座建於二十世紀末的大力士噴泉(Herkulov vodnjak),柱頭上的大力士海克力斯正與獅子搏鬥。再往南走,接續另一座廣場-拉夫斯提克廣場(Levstikov trg)。

  這座廣場得名於斯洛維尼亞作家法蘭‧拉夫斯提克(Fran Levstik),也是普雷契尼克在1895年大地震後設計的廣場之一,原本廣場稱為「聖雅各廣場」(Šentjakobski trg),得名於一旁的聖雅各教堂(Cerkev svetega Jakoba),這座教堂由耶穌會於十七世紀重建,內部祭壇亦是義大利雕刻家羅巴的作品,羅巴本人當時也住在這座廣場附近。教堂原有兩座對稱的塔樓,不幸的是,它們並沒有倖免於難,在大地震中倒塌,重建的新塔樓雖然只有一座,卻是現今全市最高的塔樓;除此之外,由於前穌會十分注重學校教堂,因此在聖雅各教堂內設立了盧比安納首座高等教育學校以及首座音樂學校。教堂旁有根瑪莉亞勝利柱(Spominski steber z Marijinim kipom),是為了紀念十七世紀奧地利擊退土耳其人而設立的紀念柱。    舊城區的南界在跨過上城廣場(Gornji trg)後終止,房子變得愈來愈老舊,高度也愈來愈矮。於是我們索性過了橋,來到河左岸的新城區。

圖說:從洛伊斯路(Zoisova cesta)望向蓋勒斯河堤(Gallusovo nabrežje)沿岸的建築。

  雖說被稱為新城區,街景卻不似工業化都市般無趣,大部分的博物館、戲劇院和公共建築都集中在這裡,也使得這一區充滿了藝術氣息。

圖說:斯洛維尼亞國家與大學圖書館(Narodna in univerzitetna knjižnica)外牆的造型特殊,是普雷契尼克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新城區最重要的廣場,當屬國會廣場(Kongresni trg)莫屬。建於1821年的國會廣場四周圍繞著許多重要的建築物,南側是盧比安納大學(Univerza v Ljubljani),東側是斯洛維尼亞交響樂團(Sloveni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總部,北側是廣大的星之公園(Park Zvezda),西側則是巴洛克風格的烏爾蘇拉聖三一教堂(Uršulinska cerkev svete Trojice)。

圖說:位於國會廣場南側的盧比安納大學(Univerza v Ljubljani),為斯洛維尼亞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大學,也是歐洲規模最大的大學之一。

  在斯洛維尼亞的現代史上,國會廣場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許多改變國家歷史的重大事件皆在此舉行,許多獨立運動-無論是自奧匈帝國的統治,或是南斯拉夫的統治,大規模的示威活動皆選在這裡舉行。斯洛維尼亞在南斯拉夫時期是六個加盟國家中最富裕的,1991年6月25日正式宣布獨立,經歷幾乎無人傷亡的十日戰爭,聯合國在翌年承認該國為獨立國家,獨立後的斯洛維尼亞旋即於1996年申請加入歐盟,2004年成功,並於2007年開始使用歐元。

  站在國會廣場上,許多著名政治家曾在此發表演說,那些歷史事件一一在我腦海裡上演。這個國家很新,建築也很新,你可以看到許多建設仍持續在進行,到處都是工程,舊建築也不斷整修,彷彿全市都動了起來。

  再往西走,經過國家議會(Slovenski parlament)、國家歷史博物館(Narodni muzej Slovenije)、國家劇院(narodno gledališče Opera)及現代美術館(Moderna galerija)後,我來到了一處特別的地方。

  在歐洲遇見教堂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這座教堂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特。上前看了一下解說,才知道它是一座塞爾維亞東正教會的教堂,名為聖西里拉及聖美多迪烏斯教堂(Cerkev svetega Cirila in Metoda)。教堂共有五座穹頂,上頭皆有一金色的十字架,它的歷史很新,建於1940年,但獨特的外型讓人遠遠的就發現它。

  

越過大馬路,來到盧比安納最大的公園蒂沃利公園(Park Tivoli),這座城市縱然規模不大,然而這座公園的面積卻是大到令人咋舌。公園裡除了有人工池、莊園(稱為蒂沃利城堡)和紀念碑外,西側是長滿蓊鬱的樹林的山丘(Tivoli, Rožnik in Šišenski hrib),因此這一區在1984年時被列為保護區,以保育許多鳥類的家。

  在公園裡走走逛逛,太陽也漸漸西沉。歐洲的夏天,白天總是特別漫長,我們花了許多時間探索這座原以為迷你得不得了的城市,卻意外的發現它的豐富。街道上的建築像是一座座寶庫等著人們發掘,這座城市像是建築大師普雷契尼克的畫布,用心勾勒出筆筆精彩。

  沿著坎卡爾路(Cankarjeva cesta)走回普列舍仁廣場,廣場上的人潮仍未散,但相較起許多大城市,這樣的人潮並不讓人覺得擁擠,反而帶給城市些許生氣。華燈初上的夜裡,我們找了家比薩店填飽肚子,夜更深時,氣溫卻未曾降到令人不舒服的程度,安靜的街道,我帶著微笑入眠。

住宿資訊:

Alibi M14 Hostel

  • 地址:Miklošičeva cesta 14, 1000 Ljubljana, Slovenia
  • 電話:+386 1 232 27 70
  • 評價:我們訂的是雙人房,卻沒有自己的衛浴設備,需要跟別人共用,隔音也不大好,客廳的電視只要是開著的,我們就聽得到,旅館在二樓,所以要拖大行李的人請斟酌。優點是房價還算便宜,而且位置實在是好到不行,走到三重橋只要三分鐘,從窗外看出去就可以看到方濟各教堂。話說旅館對面就是一間高級大飯店,每天經過的時候都好想換個地方睡啊!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