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盧比安納 Ljubljana 城市建築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斯洛維尼亞,一個位於巴爾幹半島邊緣,地理位置被視為中歐,歷史與奧利地和義大利分不開的國家。民族以斯洛維尼亞人為大宗,說著斯洛維尼亞語,寫著斯洛維尼亞文。

  它的首都是盧比安納,一個想像中應該帶些共產氣息的城市,獨立至今僅十餘年,卻已開始跟其他西歐國家一樣,加入歐盟、使用歐元。

  如果漫步在街頭,你會發現很多事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這座城市給人的感覺是嶄新的,充滿活力的。縱使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好久好久以前,卻鮮少讓人感覺到歲月的沉重。許多建築一看就知道是古蹟,卻沒有破敗頹朽的痕跡,是政府重視古蹟保存,還是經過重建,抑或兩者皆是?

  當清朝與日本簽訂割地賠款的《馬關條約》的前三天早晨,盧比安納發生了一場規模高達芮氏6.1的大地震,這場地震遠至奧匈帝國的首都維也納都受到波及。盧比安納一成的建築被震毀,幸好傷亡人數並不多,然而地震後許多建築物的結構搖搖欲墜,災後的重建工作勢在必行。

  尤利‧普雷契尼克(Jože Plečnik),1872年出生於奧匈帝國統治下的斯洛維尼亞,當帝國命運即將解離崩析時,他花了六年的時間待在奧地利,師事維也納分離派大師華格納(Otto Wagner)。帝國解體後,他成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第一任總統托瑪斯‧馬薩里克(Tomáš Masaryk)修復布拉格城堡的首席建築師,而後光榮的回到家鄉,參與大地震後的首都重建計畫。1920年代的普雷契尼克,就像是一部創作機器,日以繼夜的工作,仍樂此不疲,他的作品相當前衛,也因此帶動了盧比安納現代建築的風潮。

  整座城市任他揮灑創意,建橋梁、蓋市集、築河場、修教堂,還有更多的廣場、紀念碑、公園、公墓、體育館、圖書館、劇院等大型的公共場所,都是他的作品。

  在普雷契尼克的作品中,最著名的橋梁莫過於橫跨盧比安納河的三重橋(Tromostovje),三座橋梁以幅射狀的布局呈現於世人面前,嫵媚的曲線座落在河的大彎處,在這之前,沒有人想過橋梁也可以有這樣的姿態。而另一座被稱為鞋匠橋(Čevljarski most)的橋梁則帶點優靜的氣質,平直的橋身負載著陳列的圓柱,華燈初上時,成為盧比安納河上的一絲白絹。

圖說:由南側的橋梁遠望夜裡的三重橋。

  而國家與大學圖書館(Narodna in univerzitetna knjižnica)則是普雷契尼的作品最規模最大的建築作品,雖然建築物本身呈方正格局,但它的外牆以平整的紅磚嵌入浮出的灰石,窗戶的兩扇玻璃以突出的角度鑲嵌其中,整座建築散發出規律中帶點叛逆的氣息。

圖說:國家與大學圖書館的正面照。

  對於市集的印象總是髒亂,混雜著各種氣味,擁擠空間裡滿是尋覓的人。但普雷契尼克設計的魚貨市場卻以文藝復興的優雅向世人展現市集的美好。河畔風光伴隨陽光照在兩層樓建築的走道上,一邊是攤販,另一邊則是以廊柱支撐的開放空間,流動的空氣使得購物品質大為提升。如果買個菜都可以像貴婦,那麼這座市集必是庶民的天堂。

圖說:中央市集的普雷契尼克廊柱,沿著河岸而建,形成優美的弧形。

  然而建築師大膽的創意有時難以被當局接受,普雷契尼克所設計的國會大廈(又稱為普雷契尼克國會)外觀是一座錐狀的金字塔,他深深著迷於金色塔所象徵的意義,因此在他的設計中,大膽的運用這樣的結構,內部建造螺旋向上的階梯,四周再以廊柱圍繞中央建築。

  他第一次的設計已經被推翻,這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了。然而他第二次的設計當局卻以經費不足為由,延宕多時未能開工,虛偽的藉口只是政府為了掩飾對他的國家忠誠及宗教信仰的質疑。二次大戰爆發,工程實現之日更是遙遙無期。1957年,政府卻採用另一位建築師文可‧格蘭仕(Vinko Glanz)的設計,相對於普雷契尼克的設計,他的設計顯得保守簡樸,工整的外觀、無任何紀念性或裝飾性的元素,僅在以大量的人物雕像裝飾入口,成為這座現代建築唯一的亮點。

圖說:斯洛維尼亞國會(Slovenski parlament)的入口雕像群,這座建築於普雷契尼克逝世後兩年完工,當時不知普雷契尼克心裡是如何滋味?

  除卻普雷契尼克,盧比安納現代建築的領航人之一為伊旺‧沃尼克(Ivan Vurnik),沃尼克以最優等(Summa Cum Laude)的成績畢業於維也納科技大學(Technische Universität Wien),在奧匈帝國解體後返國,1920年代他邀請普雷契巴克參與他的現代建築計畫,兩位才華洋溢的建築師共事,卻因政治與宗教信仰理念不合而產生瑜亮情結。沃尼克的創作理念雖在維也納求學期間亦受到維也納分離派藝術的影響,但回國後卻發展出一種結合新藝術風格及本土的農民藝術的「國家風格」,其中最著名的範例就是位於米克洛西丘路(Miklošičeva cesta)上的斯洛維尼亞合作商業銀行(Slovenska zadružna gospodarska banka)。

  使用大量色彩及圖案裝飾,是唯美主義與裝飾主義的最佳結合。如果沒有仔細看入口的文字,著實讓人難以想像這座帶點童真的建築是間銀行。

  沃尼克在後期的建築風格轉為功能主義,而後將重心放在教職,因此大部分的設計都並未被付諸實作,只成紙上談兵,因此在盧比安納鮮少見到他設計的作品。

  銀行對面則是盧比安納第一間現代化的大型酒店-卡瓦爾納大飯店(Kavarna Grand Hotela Union),建於1903年至1905年,是當時全市最大的建築物。這座建築物也是大地震後都市重建計畫的一部分,典型的維也納分離派風格,擁有長達100公尺的立面以及高度設計的鐵屋頂,是該建築最令當地居民津津樂道的地方。

    市中心最著名的廣場是得名於詩人法蘭策‧普列舍仁(France Prešeren)的普列舍仁廣場(Prešernov trg),廣場上有座普列舍仁紀念碑(Prešernov spomenik),其設計師為斯洛維尼亞建築師馬克斯‧法比安尼(Max Fabiani)。

  馬克斯‧法比安尼是沃尼克的維也納科技大學的學長,曾在華格納工作坊創作,並將維也納分離派藝術帶回國內,他的作品深深影響了沃尼克,並與之成為忘年之交。他是三位建築師裡最早開始從事盧比安納都市規劃的工作,且擔任首席都市規劃師的職位,而後他成為義大利公民,因此他的作品鮮少位於盧比安納,其中最著名的反而是位於普列舍仁廣場上的紀念碑。

  普列舍仁廣場上眾星雲集,許多特色建築將這座小小的廣場打扮得有如伸展臺。白色外牆的中央藥局(Centralna lekarna)有著新文藝復興風格;盧比安納第一間百貨公司是位於廣場東北角的厄本之家(rbančeva hiša),1903年開幕,新藝術風格的外觀總是吸引不少目光。

圖說:得名於斯洛維尼亞批發商腓力克斯‧厄本(Feliks Urbanc)的厄本之家,是盧比安納第一間百貨公司。

  因地理位置鄰近義大利與奧地利,因此盧比安納也深受兩國文化之影響,中世紀至巴洛克和文藝復興風格的建築,在舊城廣場上也隨處可見。

圖說:舊城廣場30號的房子,目前是一間蛋糕店(Tekavec Bojan s.p. slaščičarna pri vodnjaku)。

圖說:橫跨卡爾洛瓦茲路(Karlovška cesta)的建築物,上方有一鐘樓,形成特殊的景象。

  或許這些建築對某些人而言,只不過就是一棟一棟的房子罷了,但對我而言,它們卻代表歷史、文化還有思想,縱使我對建築設計一點概念也沒有,但藉由欣賞成品,甚至拿起筆將它們繪在簿本裡,我有我自己的散步地圖,這些都是我地圖裡的寶藏。

  有一天,當我再度來到這座城市時,看看這些屹立不語的老朋友,也是挺開心的。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