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艾蓋茲(Aiguèze)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艾蓋茲(Aiguèze)是「法國最美村莊」之一。

  迎向前來的是一座建於1905年、名喚聖馬汀的吊橋(Pont suspendu de Saint-Martin),於2005年慶祝建橋百年,連接了阿爾代什省的聖馬汀(Saint-Martin-d'Ardèche)與加爾省的艾蓋茲(Aiguèze),阿爾代什河自然成為阿爾代什省和加爾省的天然分線,將這兩個原本隸屬同一區域的村莊一刀兩斷,從此歸屬兩個不同的省分。

圖說:連接聖馬汀(Saint-Martin-d'Ardèche)與艾蓋茲(Aiguèze)的聖馬汀橋,已有百年歷史。

  急切的將車子停妥,以步行的方式進入村莊的心臟地帶。不用地圖也找得到在何處,聖洛克教堂(Église Saint-Roch d'Aiguèze)的尖塔呼喚著我們。

圖說:艾蓋茲地標-聖洛克教堂,北門(portail Nord)建於1552年,西門(portail Ouest)則是1815年才開始興建,是進出教堂的主要門戶;洗禮盤禮拜堂(chapelle des fonts baptismaux)為1895年增建,哥德式的鐘樓尖頂(flèche du clocher)則多虧了盧昂主教的奉獻。

圖說:聖洛克教堂的北門為16世紀文藝復興樣式,而王要出入口則是較晚興建的西門。

  這座教堂不屬於中世紀,它的外表已經透露出它的年輕。一間年輕的教堂佇立在中世紀村莊並不罕見,這一帶歷經的滄桑可要擠乾當地居民的眼淚才能說盡。教堂正對面的遊客中心(Bureau d'Information Touristique d'Aiguèze)提供了相當豐富的資料,若訪客不諳歷史,讀來顯得興味索然,不妨讓我以說書人的身份,帶點故事性的寫法,粉墨登場。

  艾蓋茲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它控制著阿爾代什峽谷的出口,距阿爾代什(Ardèche)、加爾(Gard)和沃克呂茲省(Vaucluse)三省交界處不遠。整座村莊建於烏爾貢地質層(plateau urgonien)上,自白堊紀沉積的鈣質地層,近雪白的色調過目難忘,因為材質堅實,常被人們拿來做建築材料,無論是民房或城堡色調如出一轍,將整座村莊妝點得似是膚如凝脂的出水芙蓉。

   「艾蓋茲」意指「岩石中的水(eau dans le rocher)」,實況確實如此,中世紀的艾蓋茲,幾乎是每家每戶皆有井。

  被編年史家譽為「基督教戰士」的查理‧馬特(Charles Martel),查理大帝的祖父,在普瓦捷戰役(Bataille de Poitiers,732年)大捷之前,下令巴拉聚克家族(famille Balazuc)在艾蓋茲興建一座防禦性的堡壘以扼守隆河流域的咽喉,並抵禦越過庇里牛斯山脈的穆斯林大軍,一座高塔至今仍矗立在河岸上的懸崖,名喚「撒拉森塔(Tour Sarrasine)」,讓人憶起法蘭克王國與奧米亞王朝之間的激戰。

圖說:僅存的撒拉森塔。「撒拉森」常用來籠統的泛稱伊斯蘭的阿拉伯帝國,特別在11世紀末的十字軍東征後,以天主教信仰為主的歐洲人,將居住在北非且以海盜為業的穆斯林稱作「撒拉森」。因此我推測這座塔的名字並非在查理‧馬特的時代就被稱作「撒拉森塔」了,而是在十字軍東征期間才被如此命名。

  查理‧馬特是否到過此地歷史上從未記載,但他註定因普瓦捷戰役而名流千古。

  艾蓋茲的命運堪比繫在拔河繩上的紅方巾,向左向右都為難。拔這條繩的是法王支持的維維耶主教(comte-évêque de Viviers)和土魯斯伯爵(Comte de Toulouse)麾下的艾蓋茲男爵(baron d'Aiguèze)。

  約莫於1080年,土魯斯伯爵(Comte de Toulouse)雷蒙四世(Raymond IV de Toulouse或Raymond de Saint-Gilles)兼任普羅旺斯侯爵(Marquis de Provence),不甩法王而搞獨立的他,一上任便希望能更進一步掌控阿爾代什河在艾蓋茲河段淤積的淺灘,於是下令修建防禦工事,它就是至今仍可見到的殘存防禦系統之一-撒拉森塔。縱使雷蒙四世前往聖地參與第一次十字軍東征,他仍囑咐家臣巴拉聚克的彭斯(Pons de Balazuc)重視艾蓋茲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只可惜事與願違,巴拉聚克的彭斯跟隨雷蒙四世的腳步前往聖地,卻在1099年的一場戰役中喪失生命,客死異鄉。艾蓋茲城堡(Château d'Aiguèze)於1196年首次被提及,卻無更精確的描述。唯一確定的是,艾蓋茲防禦工事的興建腳步從未停止,而此區仍爭戰不休。

圖說:從村莊入口可見艾蓋茲城堡矗立於村莊的心臟。

圖說:艾蓋茲城堡在百年戰爭期間受到農民起義軍的占領,損毀嚴重,僅存兩座塔樓。

  艾蓋茲優越的地理位置,更引來法王的覬覦。1210年,身為阿爾比信徒(Albigeois)的艾蓋茲男爵(即巴拉聖克的彭斯之孫)受到來自北方的阿爾比十字軍(Croisade des albigeois)討伐,戰力不足的他只得降於精於戰術的蒙特佛的西蒙(Simon de Montfort),西蒙隨即以法王的名義占領艾蓋茲城堡。

圖說:艾蓋茲因戰略地位重要,引來多方覬覦。圖為從艾蓋茲卡斯特拉路(Rue du Castelas)俯瞰阿爾代什河的景致。

  討伐「異端」的阿爾比十字軍終於1229年,法王獲得隆河河口三角洲和附近地中海沿岸的控制權,得以興建法蘭西王國在此區首座地中海港口城市艾格莫爾特(Aigues-Mortes,意譯為「死水」),港口遍布大量的海水蒸發池用以製鹽,這些鹽場提供了足夠的資金讓法王遠征(第八次十字軍東征)。1341年,法國開始徵收「加貝爾」鹽稅(Gabelle du sel),這是法國史上最臭名昭彰的苛捐雜稅,人民苦不堪言,加上1337年爆發了英法百年戰爭,手頭吃緊的法王於1374年將艾蓋茲城堡出售給聖埃斯普里橋(Pont-Saint-Esprit)的鹽稅稅務官皮翁‧波東(Pions Bordon),引起民眾大大不滿。

  農民起義(Révolte des Tuchins)是可預期的。

  皮翁‧波東被人民們恨之入骨,農民起義如星星之火,從聖埃斯普里橋點燃,以極快的速度漫延,使他不得不從轄區逃到固若金湯的艾蓋茲城堡。1382年,怒不可遏的起義軍攻占了城堡,將城堡的新主人皮翁‧波東轟出門外,看著城內屯積的糧食和美酒,起義軍興奮得如獲至寶,全盛時期約有500名起義軍進駐。然而好景不常,貴族集結鎮壓,起義軍慘遭屠殺,無人倖存,連村民們也連帶遭殃。在九起大火之後,城堡和村莊化成廢墟。

  十五世紀上半葉的艾蓋茲是一座鬼村,連空氣裡都瀰漫著哀淒。無人願意在此札根,法王不願意、艾蓋茲的貴族不願意,連居民們也拋下這片令人傷心到極點的土地,任由它荒蕪。

  時間的確能治癒傷痛。人們對這片土地有捨不下的情感,像是鮭魚必需回到出生地產下後代般,半個世紀後,以緩慢的速度回鄉。為了避免「掠劫者」(Routiers,百年戰爭期間的僱傭兵、正規軍,甚至是來路不明的強盜)的騷擾,城牆和塔樓的興建在所難免;除此之外,新建的醫院(hôpital fortifié,1425-1430)有如堡壘一般陽剛,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就是柔媚的文藝復興潮。

圖說:毗鄰聖洛克教堂的堡壘醫院(hôpital fortifié)和卡斯拉特別墅(Maison Catelas)在十五世紀興建,這一時期的屋牆厚重無比,用以抵禦四處亂篡的「掠劫者」,百年戰爭引發的不啻是兩國間的殺戮,也使得民不聊生,盜賊四起。圖為卡斯拉特別墅一隅。

圖說:由羅曼尼別墅(Maison des Romanet)一窺聖洛克教堂的鐘樓。

  人們在12世紀羅馬式的肋拱之上,新添了文藝復興式的落地窗(étages des fenêtres),迎來艾蓋茲另一波的高潮。

圖說:艾蓋茲許多民宅都在十六世紀「浴火重生」,一樓著有羅馬式的拱肋,二樓則是文藝復興風格的窗櫺。圖為高門路(Rue du Portail Haut)上的一間民宅。

  艾蓋茲是否逃過十六世紀宗教戰爭的紛擾無從得知,二十世紀的一次大戰中卻喪失了三分之一的成年男子。

  當地豪族羅曼尼(Romanet)曾在18世紀擁有過艾蓋茲城堡,因家道中落而在1848年出售城堡。時間是善待這個家族的,他們的後代出了個魯昂大主教(Archevêque de Rouen),弗雷得里克‧伏切(Frédéric Fuzet),為了感恩母親瑪麗-愛琳諾‧羅曼尼(Marie-Eléonore Romanet)而建設了該地,整修教堂、鋪設道路、發展運動、綠化環境。棕櫚遊戲廣場(Flace du Jeu de Paume)上的半身雕像紀念著伏切主教的貢獻,在聖洛克教堂的彩繪玻璃上,也有他的身影。

圖說:聖洛克教堂的哥德式鐘樓尖頂,與盧爾德玫瑰聖母聖殿(Basilique de Lourdes)同一款式,於1915年改建,為伏切主教的奉獻之一。

圖說:位於棕櫚遊戲廣場(Place du Jeu de Paume)上的聖洛克噴泉(Fontaine Saint Roch) ,這座廣場由伏切主教所闢建,且噴泉也是主教捐獻興建的。聖洛克雕像隱身在巴波咖啡館(Café Chabot)的露天座位中,有著典型的特徵:手持著朝聖者手杖,帶著一隻狗和一條麵包,以及右大腿上那因感染瘟疫而引發的傷口。

  村子像一片橢圓形的薄餅被大路(Grand rue)一分為二,這是一條以阿爾代什鵝卵石鋪設的道路,中世紀道路兩側鋪上泥土以避免馬車顛簸。小廣場(Placette)是大路上最令人流連的地方,中央的十字架鑄著「INRI」字樣,是拉丁文「Iesus Nazarenus Rex Iudae」的縮寫,出自《約翰福音》第19章第19節,意指「猶太人的君王,拿撒勒人耶穌」。四周的建築看似上了年紀,以緩慢的速度衰老,只有牆上的綠意提醒行樂及時的路人,曾經的繁華。

圖說:小廣場全景,四週民宅屋牆上爬滿綠藤,假日時有露天座位,但更多時候只是一派寧靜。

  有間被稱作「雕刻家之宅(Maison du Sculpteur)」的房子,一塊石頭上寫著屋主為維特斯巴赫的羅伯特(Robert R. de Wittelsbach de Traxel),他是德國貴族維特斯巴赫家族的後代。建造新天鵝堡的路德維希二世(法文稱之為Louis II de Bavière或Louis II de Wittelsbach)和「史上最美皇后」的西西公主(Sisi)就是他的祖先。

  根據雕刻家本人的說法(是的,2015年時他高齡100歲了),他的全名為「Robert Rosfritch de Wittelsbach de Taxel」,住在艾蓋茲多時的他在晚年住進聖埃斯普里橋的養老院,於101歲時(2016年)逝世。他的工作室是一間很美的房子,二樓文藝復興風格直立窗戶上裝飾著查理大帝、一張女人的臉、一隻貓頭鷹和一隻貓的雕像,過路的人無不被那精緻的雕塑和窗櫺給吸引。

圖說:艾蓋茲的民宅雕刻家之宅(Maison du Sculpteur),二樓文藝復興風格直立窗戶上裝飾著查理大帝、女人的臉、貓頭鷹和貓的雕像,非常吸睛。

  大路以東是卡斯特拉路(Rue du Castelas),沿著懸崖而闢的卡斯特拉路可見壯闊阿爾代什峽谷;一條往下的山路艾斯卡洛小徑(Chemin de l'Escalo)直達河畔的波里昂遺址(Borian),可窺見過去漁夫在岩壁上一刀一刀鑿刻出的石洞。

圖說:卡斯特拉路上的舊城牆。

  大路以西則是瓦拉路(Rue du Valat),一條沿著舊城牆而闢建的道路。

  而最令人流連的,卻是那些錯縱複雜的巷弄:磨坊路(Rue du Moulin)、烤箱巷(Imapasse du Four,impasse意指「死巷子」)、塔樓巷(Impasse de la Tour)……

  真得要好好感謝伏切主教啊!走回聖洛克教堂,一旁有如城堡的屋子上標示著「羅曼尼別墅(La maison des Romanet)」,那是伏切主教的母親兒時居住的地方,她那擔任村長的父親在1848年宣告破產,不得不將這棟別墅出售。如今,它回歸後人的懷抱中,宣示著羅曼尼家族在此地的地位。

圖說:羅曼尼別墅一隅。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