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愛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很多很多年以後,當我想起這座城堡,還是有種莫名的悸動。

  初次來到英國國土,選擇了愛丁堡當做旅程的起點,而愛丁堡城堡,是我的第一站,因著它響亮的名氣-蘇格蘭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也因著它高聳的位置-從城市的那個角落,都可見到座落在城堡岩(Castle Rock)的它。

  它,愛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愛丁堡的象徵,它出現在許多紋章上:愛丁堡市徽、愛丁堡公爵菲力浦親王的紋章、羅馬天主教愛丁堡教區的紋章……,都可以見到這座氣勢非凡、雄偉壯闊的堡壘。

  愛丁堡城堡並不只是一座獨立的建築,而是包含許多宮殿的建築群。從十二世紀至二十世紀,城堡的建設腳步未曾停歇,它曾是皇室宮邸,也曾是軍隊駐紮的兵營,甚至是監禁戰俘的國家監獄。

  城堡正門面向東方,這也是城堡最容易進攻的一面,其他三面都是陡峭堅硬的花崗岩崖壁,只要守住城門,城堡安全幾近無虞。愛丁堡城堡易守難攻的特色,使它在歷史上有著獨特的地位。當英格蘭和蘇格蘭尚未合併為一個聯合王國之前,它是兵家必爭之地,雖然城堡固若金湯,但卻一再易主,背叛、妒忌、猜疑的人心成為攻取這座城堡的最佳武器。

  時值六月,城堡前的廣場已經搭起了座位,八月的愛丁堡軍樂節(Edinburgh Military Tattoo)的軍操表演場地正是在此,愛丁堡軍樂節是愛丁堡國際藝術節(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的一環,屆時將會湧入高達千萬的人潮,將整座城市擠得水洩不通。若是想觀賞座無虛席的軍操表演,視線好的位子至少在半年前就得訂票,再晚一點可是一票難求。

圖說:城堡前的埃斯普勒納德廣場(Esplanade)已經架好了軍樂節的座位,軍操表演屆時將會在此舉行。

  過了架在壕溝上的石橋,就來到城堡的入口,先別急著進去,城門兩側的雕像和上方的城徽值得細究。

圖說:愛丁堡城堡氣勢恢弘的城門。

  城門上方是中世紀時蘇格蘭王國(Kingdom of Scotland)的紋章,上面是一頭吐著藍色舌頭、尾巴分岔、張牙舞爪的紅獅子。這隻獅子首次被十二世紀的蘇格蘭國王威廉一世(William I)採用,威廉一世野心勃勃,在位期間數次入侵英格蘭,但最後以失敗告終。縱使如此,歷史學家因為他旗幟上的獅子,而稱他為「獅子威廉(William the Lion)」。

  紋章下有一句用拉丁格言:「Nemo me impune lacessit」,直譯為英文為「No one attacks me with impunity」,中國也有句類似的格言:「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句格言隱約表達了蘇格蘭人不屈不撓的個性,蘇格蘭的國花是蘇格蘭薊(The Scotts' Thistle),薊花的莖葉柔軟卻多刺,被視為獨立的象徵。傳說十三世紀時,北歐軍隊試圖夜襲愛丁堡城堡,赤足的士兵在行進中不慎踩進薊花叢中,被刺得哀嚎聲大作,驚動了守城的蘇格蘭軍隊,隨即發動反擊,成功的保住家園。

  佇立在城門兩側的是1929年時新增的雕像,右邊的是在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First War of Scottish Independence,1296–1328)領導反抗軍的平民英雄威廉‧華勒斯(William Wallace)。他的事蹟被改編成美國史詩電影《英雄本色》(Braveheart),也因此較被遊客所知曉。然而電影英文名稱「勇敢的心」指的卻是另一位蘇格蘭民族英雄,即率領蘇格蘭人民在第一次獨立戰爭中贏得最後勝利的羅伯特‧布魯斯(Robert the Bruce)。

  羅伯特‧布魯斯的雕像位在城門左側,他於1306年加冕為蘇格蘭國王,然而他死後的遺願卻是希望他的心臟能由好友詹姆士‧道格拉斯(James Douglas)隨著十字軍來到聖地,然而天不從人願,道格拉斯一行人在泰巴之役(Battle of Teba)中了埋伏,傳說中道格拉斯在即將陣亡之際,取出銀盒中的心臟扔向摩爾人,並聲嘶力竭的大喊:「衝啊!勇敢的心,一如以往那樣,我願一直追隨著你直到死去為止(Forward, brave heart, as ever thou were wont to do, and Douglas will follow thee or die.)」

  道格拉斯最後戰死沙場,身葬異鄉,國王的心臟則被帶回蘇格蘭,葬在梅爾羅斯修道院(Melrose Abbey)中。

  電影最終,威廉‧華勒斯以叛國罪被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Edward I)判決死刑,斬首示眾。多年後,由羅伯特‧布魯斯率領的蘇格蘭軍隊大敗英格蘭士兵,蘇格蘭終於成為一個獨立的王國。

  城門是城堡與市區的唯一通道,所有要進入城堡的人,都得從這裡進入。進入城門後,到售票處買了不便宜的門票,沿著緩緩的斜坡來到了第一道門-吊閘城門(Portcullis Gate)。

  為了阻止敵人入侵城堡,因此在十六世紀的長期圍城(Lang Siege)後才建造了這道門,當作是內部的屏障。當時愛丁堡城堡已經不是皇室官邸了,而是一座具有防禦性的軍事堡壘,也因此建造者設計了四重的防禦機制,好讓這道門無堅不摧。

圖說:愛丁堡城堡的3D示意圖。圖片來源:http://www.edinburghcastle.gov.uk/

  過了吊閘城門後,是一處可以遠眺王子街的平臺-阿蓋爾砲臺(Argyle Battery),平臺上仍有許多大砲,每一座大砲都對著愛丁堡新城區的方向。不過這些大炮已經淪為裝飾品了,遊人在此聚集,莫不為了貪看風景,在這和平的年代,誰還會記得戰時的紛擾呢?

  再往前走是英哩山砲臺(Mills Mount Battery),這裡有座聲名遠播的大砲,它有一個很實際的名字:一點鐘大砲(One o'clock gun)。這座一點鐘大炮舊時的功能是為了給停泊在福斯灣(Firth of Forth)船上的水手對時用的,每天下午一點準時開炮。雖然人們現在已經不需要藉著炮聲對時了,但它仍維持傳統,除了在少數節日休息,每天下午一點,我們仍然可以聽到它的炮聲。

  穿越由車棚改建而成的茶坊,來到了蘇格蘭國家戰爭博物館(National War Museum of Scotland)。雖然我對戰爭極沒興趣,但既然花了大錢買了門票,不妨進去看看。戰爭博物館的建築本身建於十八世紀,起初是彈藥庫,後來變成軍醫院。博物館裡利用文物展示了蘇格蘭過去四百年的軍事歷史,包括制服、徽章,甚至是使用過的武器都是展覽的一部分,當然也介紹了不少戰役,利用圖片解釋開戰原因、戰況及戰爭結果。

  戰爭本身就已經夠沉重了,身為軍事堡壘的愛丁堡城堡,完整的紀錄了這四百多年來蘇格蘭的戰爭歷史,如果對於蘇格蘭歷史不熟悉的人,來到這裡一定會覺得無聊至極。我就是那個哈欠連連的人,待在館裡也是走馬看花,索性前進下一站。

  過了福格門(Foog's Gate),來到了城堡的上城區(Upper Ward),這裡的可看性就大多了。

圖說:愛丁堡城堡內部的第二座門、建於十七世紀的福格門。據說「福格(Foog)」二字是來自於蘇格蘭地區常見的每上濃霧(Sea-fog),不過是不是這樣,誰也不知道。

  城堡岩的頂峰就是愛丁堡城堡內最古老的建築,聖瑪格麗特禮拜堂(St. Margaret's Chapel),這座禮拜堂是十六世紀長期圍城(Lang Siege)中倖存的建築物之一。聖現格麗特禮拜堂的歷史可追溯至十二世紀,當時的國王大衛一紀(David I)為了皇室家族禮拜之用而建造了這座教堂,並以他後來被封聖的母親聖瑪格麗特(Saint Margaret of Scotland)為之命名。

圖說:建於十二世紀的羅馬式教堂,占地面積不大,卻是愛丁堡城堡建築群中最重要的建築物。

  小小的羅馬風格禮拜堂面積不大,一次只能容納40人左右,但它的重要性與它所在的地點不謀而合。它曾遭到忽視而被作為彈藥庫使用,直到十九世紀人們才發現它的珍貴。目前它被登錄為國家的一級古蹟,內部已被修復到初次使用的面貌。

  聖瑪格麗特禮拜堂的北側,有座十五世紀的大砲、被喻為「中世紀火炮王」的蒙斯梅格(Mons Meg),這座大炮的鑄於英法百年戰爭期間,是法國勃艮地公爵菲力浦三世(Philip III)送給「老同盟」夥伴蘇格蘭國王詹姆士二世(James II)的禮物。這座大炮將近7公噸,光是運送就是一大考驗,很難想像當時這座大炮如何飄洋過海,從歐陸來到蘇格蘭。

  大炮的名字很有趣,「蒙斯」指的是大炮鑄造的地點,現在位於比利時國土的小鎮蒙斯(Mons),而「梅格」據說指的是詹姆士二世的皇后-丹麥的瑪格麗特。無論如何,大炮笨重的形象讓人印象深刻,很難想像在當時可是先進火炮的代表作。時代更迭,隨著海軍的出現,射程僅有3公里的蒙斯梅格退出戰場,成為皇室典禮中的禮炮。

  作為禮炮的蒙斯梅格,其代表作即為1558年蘇格蘭女王瑪莉一世與法國皇太子婚禮上的嗚響,使它聞名遐邇。然而它仍敵不過時間的考驗,蒙斯梅格被廢置在福格門旁將近百年,終在詹姆斯黨起義後的1754年被送至倫敦塔(Tower of London),就怕它再度淪為政變或民亂的工具。1829年,流落異鄉的蒙斯梅格在護衛隊的守護下,回到了愛丁堡城堡,從此之後,它便佇立在此,遙望福斯灣(Firth of Forth)。

  蒙斯梅格所在炮臺下方,有一小方綠地,它是十九世紀陣亡將士及戰犬公墓,這些戰犬在戰爭中與人類一樣失去了牠們寶貴的性命,因此一同在此長眠。只是令人不勝唏噓的是,戰爭傷亡是人類的咎由自取,關這些無辜的小狗何事!

  穿過另一座炮臺,視野變得更好了。這些大炮對著福斯灣的方向,透過炮口,海平線就在遙遠的彼端。愛丁堡依著福斯海灣南岸而建,從城堡瞭望臺上可以清楚的看見周遭的地貌,座落於山頂的城堡,的確是一處具備軍事重要性的堡壘。難怪蘇格蘭和英格蘭交戰的年代,雙方都以愛丁堡城堡為首要目標,似乎控制了城堡就能夠取得勝利。

圖說:對著福斯灣的大炮,從炮口可以清楚的看見海平面。

圖說:在城堡上城區的風景真是不得了,愛丁堡市區以及周遭景色收盡眼底。

  繞過蘇格蘭國家戰爭紀念館(Scottish National War Memorial)的後方,來到了一方廣場-加冕廣場(Crown Square)。加冕廣場又稱宮殿中庭(Palace Yard),四周被建築物包圍,國家戰爭紀念館位於北側,東側是皇家宮殿(Royal Palace),南側是大禮堂(Great Hall),西側則是安妮女王樓(Queen Anne Building)。

圖說:蘇格蘭國家戰爭紀念館後方。

  一看到另外一座與戰爭有關的博物館,真讓我倒盡了胃口,雖然戰爭的痕跡在這座堡壘裡無所不在,但避也避不開時,真讓人沮喪。於是我走進皇家宮殿,希望能遠離戰爭一會兒。

  皇家宮殿(Royal Palace)是整座城堡裡人氣最旺的一棟建築了,裡頭收藏著代表蘇格蘭王權的寶物-蘇格蘭的榮譽(Honours of Scotland):皇冠、寶劍和權杖。

  這座宮殿在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四世(James IV)統治期間作為皇室的官邸,也正是因為他與英格蘭國王亨利七世之女-瑪格麗特‧都鐸(Margaret Tudor)聯姻,才讓外孫女瑪莉一世擁有英格蘭王位的繼承權,但也因此造成她悲劇性的一生。

  皇家宮殿的地面層(Laich Hall)是國王的宴會廳(King's Dining Room),宴會廳的壁爐上裝飾著聯合王國的紋章,而非蘇格蘭王國的紋章,想必是後來才加上去的。

  蘇格蘭王國的紋章由兩隻獨角獸簇擁著中央紅獅子盾牌所組成,獨角獸只出現在神話中,牠代表著純潔無瑕,也是高貴和權力的象徵。獨角獸同時也是蘇格蘭王室的象徵,然後在傳說中,牠唯一的敵人正是象徵英格蘭王室的雄獅,那是一次決鬥中,獨角獸的角插入樹幹太深無法拔出,獅子趁此機會咬死了牠。雄獅和獨角獸並列的聯合王國紋章,是否,無聲的代表著兩國在數百年爭戰中的大合解?

  宴會廳旁有間小室,被稱為「瑪莉房間(Mary Room)」,這是瑪莉一世產下唯一的兒子-威廉六世(James VI)的房間。威廉六世在英格蘭女王伊莉莎白一世(Elizabeth I)死後,同時繼承了母親和她的王位,成為第一位英格蘭和蘇格蘭共主聯邦(Union of the Crowns)的國王。

  二樓的皇冠廳(Crown Room)總是擠滿了觀光客,蘇格蘭最珍貴的寶物-蘇格蘭的榮譽就在這裡展出。除此之外,還有一塊不起眼的石頭身邊,也總是圍繞著人群。

  這塊石頭被稱為「斯昆石(Stone of Scone)」,亦稱作「命運石」或「加冕石」,是蘇格蘭歷任國王加冕時,坐在上面的石頭。這塊石頭的命運跟愛丁堡城堡一樣坎坷。1296年,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之際,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將它擄回了倫敦,並放置在西敏寺英王加冕的寶座底下,象徵蘇格蘭王權屈就於英王的王權。1950年四位蘇格蘭學生偷偷溜進西敏寺,將斯昆石盜走,還不小心將它摔成兩半,雖然成功的運回蘇格蘭,但不久又被運回倫敦。終於在1996年,斯昆石回到愛丁堡城堡,那距離它遠離家鄉,已經是700多年後的事了。

  有人說英王愛德華一世擄走的不是真正的斯昆石,它從未被放在英王的寶座下;有人說運回西敏寺的斯昆路僅是複製品,真正的斯昆石已經被藏了起來。無論如何,這塊不起眼的長形砂岩是蘇格蘭王權的象徵,它樸實卻充滿力量,若在街頭上遇見它,誰能想像它是如此重要的寶物呢?

  蘇格蘭的皇家宮殿上,飄揚的是聯合王國的旗幟,斯昆石的飄流仍未結束,它仍要出現在英王的加冕典禮上,那裡,不是愛丁堡城堡,而是遠在倫敦的西敏寺。

  蘇格蘭國家戰爭紀念館(Scottish National War Memorial),一處令我難以費解的地方。這座紀念館是一座另類的忠烈祠,在兩次世界大戰死去士兵的名字,被刻在石棺裡的榮譽榜(Rolls of Honour)上,共計19,7000人。

  蘇格蘭人(尤其是高地人)的性格一向以愛國著稱,在英國軍隊裡,蘇格蘭人的比例占了不少,而在戰場上蘇格蘭人總是衝鋒陷陣、無畏死亡,雖然造就無數著名的軍團,但也因此對蘇格蘭造成極大的創傷。戰場上悠揚的蘇格蘭風笛聲,總是令人動容,它象徵著戰士的勇敢,卻也是殘酷戰爭的悲樂。

圖說:蘇格蘭國家戰爭紀念館的花窗玻璃,出自被視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蘇格蘭花窗玻璃設計師道格拉斯·斯特拉坎(Douglas Strachan)之手。

  紀念館裡還有陰森的戰俘監獄軍事監獄,都是真正被使用過的地方,木床上頭的刻字清晰可見,被監禁在此的戰俘內心想必十分煎熬吧!雖然陳設簡單,但氣氛十分恐怖,剛剛看完忠烈祠已經感慨不已了,現在又處在鬼影幢幢的監獄,衣著單薄的我,不禁打了個寒顫,嚇得我不敢久待!

 

  出了門,天空仍是陰陰的,好像隨時都會下起一陣雨,那時候的心情跟天氣一樣,是陰鬱不明的。

  蘇格蘭,真是一個好特別的國家。它的氣質很像薊花,既滿佈荊刺,又可以開出美麗的紫花;它的命運很像獨角獸,本應與世無爭,偏遭雄獅侵擾;它的個性很像愛丁堡城堡,從不以華麗的外表嘩眾取寵,而是以堅強的實力守衛家園。

  蘇格蘭,在愛丁堡城堡日夜守護下,不寂寞。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