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卡維農 Cavaillon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越過迪朗斯(Durance)河,就從羅納河口省(Bouches-du-Rhône)進入沃克呂斯省(Vaucluse)了。

  卡維農(Cavaillon),一座那麼不怎麼有名的小鎮,位於沃克呂斯省慮貝隆區域自然公園(Parc Naturel régional du Luberon)境內。鄰近有許多著名的觀光城市:教皇宮殿所在地的亞維農(Avignon)、電影《美好的一年》小說作者居住地梅涅爾伯(Ménerbes),以及電影實際拍攝地點戈爾德(Gordes)。如果不是因為要拜訪jy的哥哥所以來到這裡住宿一晚,也無緣拜訪這個迷人的小鎮。

  當車子開進城裡時,原先以為這是座無趣的城,不過真正的可看之處隱身在市中心西隅的舊城區。婆婆把車開進小小的巷弄間,轉個彎進入一座廣大的停車場,停車場旁就是通往聖雅各山(Colline Saint-Jacques)的起點,山頂就是這座城市的起源地,古老的聖雅各修道院(Chapelle Saint-Jacques)自十一世紀起屹立於此,成為卡維農的象徵。

  卡維農位於阿爾碧(Alpilles)山脈及盧貝隆山脈(Luberon)之間,由迪朗斯河(Durance)的支流卡拉馮河(Calavon)沖積而出的平原。這樣肥沃的土地使得卡維農成為哈密瓜的盛產地,這裡的瓜以香味甜美及肉質多汁著稱,來到卡維農,似乎一定要嚐上一口甜瓜,才叫真正來過。

  卡維農的市中心緊鄰聖雅各山的山腳,1171年開鑿的聖朱利安灌溉渠道(Canal Saint-Julien)貫穿市區,它是普羅旺斯最古老的灌溉渠道,引進迪朗斯河的河水,灌溉面積高達3,800公頃,並提供磨坊動力來源。至今,我們仍可在金蘋果路(Rue Pomme d'Or)見到這條渠道流經市區,河水似乎從十二世紀開始,不斷的為這塊土地注入生命。

圖說:在jy哥哥家所在的白馬鎮(Cheval-Blanc)郊區,也可以見到朱利安灌溉渠道的河水潺潺。

  不過最令我感興趣的還是停車場旁的羅馬拱門(Arc antique de Cavaillon)遺跡。

  細讀解說,才知道古羅馬時期在高盧地區建造的第一條羅馬大道多米蒂亞大道」(Via Domitia),就從卡維農經過。這條大道建於西元前118年,通過法國南部,連接了義大利及西班牙行省,而卡維農就是中途站之一。十九世紀時,這座羅馬拱門被移至這座廣場,並列入法國首批的古蹟清單中。

  而這座羅馬拱門的南側,正是我們住宿的旅館「公園飯店」(Hôtel du Parc),這間飯店本是一棟十九世紀的豪宅,而後改建為飯店,飯店旁邊就是一座綠意蓊鬱的公園,因此取名為「公園飯店」。飯店的會客廳佈置得十分復古,古董家具陳列在四周,壁爐、燭臺、鏡子、桌椅、油燈,甚至還有舊時的保險箱,讓人一走進這家飯店,便驚豔不已。

  辨理完入住登記後,帶著行李來到房間,每間房間的裝潢也都不大一樣,牆壁粉刷著柔美的色調,讓人一見心情大好。除此之外,床單和被子的樣式也搭配著屋內的擺設,至於房價也很實惠,48歐元起跳,如果想要暢遊亞維農、尼姆、亞耳這一帶,也想悠閒的在盧貝隆山區健行的朋友,不妨選擇這個寧靜的小鎮住宿。

  隔天一大早就起了床,打開窗戶見到的是充滿普羅旺斯地區植物的中庭花園,真想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下了樓,來到餐廳,服務生為我們送上熱騰騰的巧克力,雖然才八月底,但南法的清晨如果太陽不出現,還是顯得有些清冷。飯店提供的早餐有法式早餐,就是我在法國早上天天吃的烤過的吐司和充滿果粒的果醬,這果醬一點也不隨便,在我驚嘆之餘,jy用鄙夷的眼神告訴我太大驚小怪了啦!法國的果醬沒有隨便的!

  如果不習慣早餐吃甜的,還有德式早餐。看到火腿、培根、奶油的時候,jy看了看我,就說:「妳要吃就吃吧!」,結果當我正在享受我的火腿吐司時,婆婆也下樓來用餐了,看到我吃鹹的早餐時,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Oh là là!妳竟然在早上時吃這個!太可怕了!」,害得jy的牛奶差點噴到我臉上,想到他第一次看到我早上吃拉麵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反應。我在婆婆面前一向保持良好的媳婦形象,自從我嫁了一個早上只能吃甜的法國人之後,大概只有回娘家的時候早餐才會變成蛋餅、蘿蔔糕。婆婆一直覺得我們的胃很厲害,可以吃完鹹的吃甜的、吃完熱的吃冰的,還可以鹹的甜的、冰的熱的一起吃,今天親眼看我吃鹹早餐,她的反應不下第一次看到我吃「燒冷冰」和「鹹蛋糕」。

  嚇完婆婆後,她的精神也變好了(這是什麼情況啊……),她提議我們在出發到jy的妹妹家前,去逛一逛舊城區,這提議正中吾家下懷,我咧嘴開心的附和。

  卡維農的舊城區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雖然它的規模和名氣沒有亞維農這麼大,不過也是滿值得一逛的。舊城區的範圍大致上是介於波尼塞克路(Cours Bournissac)及甘貝塔路(Cours Gambetta)之間,許多小小的街道南北縱橫,而中心點正是卡維農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et-Saint-Véran de Cavaillon)。

  卡維農在西元四世紀上葉就已是主教教區,而後成為亞耳王國(Royaume d'Arles,西元933–1378年,又稱「勃艮第第二王國」)的領地。十一世紀之後亞耳王國分裂成許多小國,卡維農於十二世紀時成為普羅旺斯侯爵(Marquisat de Provence)的領地。十三世紀時土魯斯伯爵雷蒙六世(Raymond VI de Toulouse)兼任普羅旺斯侯爵,卡維農有了截然不同的命運。

  雷蒙六世是個很特別的人。雖然出身自上流的貴族社會,卻是當時主張「二神論」的阿爾比派(Albigenses,又稱卡特里派,Cathari,或以意譯為純潔派)的忠實擁護者。阿爾比派主張宇宙間存在代表「善」與「惡」的兩種對立的神,為了遠離「惡神」必須遵守十分嚴格的戒律,如:全素(不吃肉、奶及蛋)、節慾,然而其反教廷的教義才是讓羅馬教廷最頭痛的事。

  十二世紀至十三世紀時,阿爾比派在西歐十分活躍,1208年,教宗英諾森三世(Innocenzo III)勸誘法蘭西卡佩王朝的國王菲力普二世(Philippe II)發動阿爾比十字軍(Croisade des Albigeois,1209-1229)以討伐異端,法王表面上對教宗的要求充耳不聞,私底下卻暗助十字軍領袖蒙特佛的西蒙(Simon IV de Montfort),箇中之因就是法王對於土魯斯伯國獨立的不滿。

  當十字運兵臨城下,雷蒙六世依舊斷然拒絕交出阿爾比派教徒,卻在西蒙的猛烈進攻下逃離領地,被迫流亡至英國。阿爾比派在數次十字軍的征討後元氣大傷,自十四世紀末期,便從歷史上消聲匿跡。卡維農在雷蒙六世的流亡後成為教廷的領地,卻也無法躲過十六世紀宗教戰爭的摧殘。

  卡維農大教堂,全名為「聖母及聖韋朗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et-Saint-Véran de Cavaillon)」,建於阿爾比十字軍討伐後的1251年,教宗英諾森四世(Innocent IV)奉獻給六世紀卡維農的主教聖韋朗(Saint Véran)而建造了這座羅馬風格教堂。宗教戰爭期間,胡格諾派領袖阿德雷男爵(Baron des Adrets)波蒙的弗朗索(François de Beaumont)占領卡維農,教堂被廢止,而後一世紀又重新運作。

  教宗英諾森三世對於異端的鎮壓,似乎不只阿爾比派受害。1215年,在羅馬拉特蘭宮舉行的第四次拉特蘭會議中,對於猶太人也有一連串十分歧視的命令,包括猶太人必須穿著特殊服裝以便識別,且不可擔任任何有權管轄天主教徒的公職。

  1394年,法王查理六世(Charles VI)下令將猶太人逐出法國,許多猶太人流亡至南法亞維農一帶(Comtat Venaissin,仍不是法蘭西王國的領土)。1498年,法王查理八世(Charles VIII)併吞普羅旺斯侯國,並致力於驅逐此區的猶太人,猶太人只好集中至僅存的教宗領地:亞維農、卡維農、索爾居河畔的利斯勒(L'Isle-sur-la-Sorgue),以及猶太人的大本營卡龐特拉(Carpentras),而這四個區域被稱為「Carrière」。雖然教宗並不像法王一樣殘忍,將猶太人驅出此區,但對於猶太人仍有許多歧視的行為,像是猶太人必須戴上黃色的帽子,且只能居住在同一條街上。

  1559年,教宗庇護五世(Pius V)命令亞維農的使節必須在三個月內驅逐領地內的猶太人,但他並沒有完成他的任務,在兩年後被召回羅馬教廷。十七世紀時,亞維農特使允許猶太人居住在四個特定區域,不過卻有種種限制,例如猶太區必須在夜間關閉,且禁止天主教徒與猶太人往來。但在這個時期,猶太人仍然維持他們的信仰,並在卡維農重建十五世紀的猶太會堂(Synagogue de Cavaillon)。猶太人居住的地區愈來愈小,直至1903年,卡維農的猶太家庭僅剩三戶,隨著時間的轉移,猶太歷史留下一抹若有似無的痕跡。

  如果你對猶太歷史有那麼些許興趣,不妨造訪被開闢成猶太博物館的舊猶太會堂。十八世紀卡維農的猶太人經濟好轉,使得他們的生活改善許多,人口數也隨著迅速增加,然而因為居住區域的限制,他們的房子只好像香港的大樓一樣向上發展,於是當時可以在卡維農見到六、七層樓高度的建築,對於以兩、三層樓建築為主的南法地區,這倒是十分難得一見。

  法國大革命之後,卡維農的主教被廢除,併入亞維農的教區內。雖然教廷的權力已經離開法國,但猶太人的居住地仍被限制,長久以來對於猶太人的歧視無法在一夕之間連根拔除,猶太人只能自求多福。現在,普羅旺斯地區僅有兩個猶太社區:亞維農和卡龐特拉。

  市政廳(Mairie)附近的約瑟夫‧古意廣場(Place Joseph Guis)上,有著許多繽紛色彩的房子,象徵著普羅旺斯地區的特色。而卡巴索爾的菲力普廣場(Place Philippe de Cabassole,卡巴索爾的菲力普是十四世紀卡維農的教宗)上則舉行著古董市集。至於好吃的比薩店、起士店、咖啡館和點心店,在舊城區應有盡有。

圖說:約瑟夫‧古意廣場上的建築群,有著象徵普羅旺斯的柔和色彩。

  如果對於歷史建築有興趣的話,可以沿著「Circuit du Vieux Cavaillon」的指標走,你會在巷弄中發現許多標示著「歷史古蹟」(Monument Historique)的建築,下面有短短的解說,對於喜歡老房子的我,可真是一大享受。

圖說:位於卡巴索爾的菲力普廣場西南隅的歷史建築,是一間有著優美陽臺的別墅。

  還記得那時一個人到亞維農旅行時,對於其歷史的著迷程度。來到卡維農,驚見它與亞維農密不可分的關係,無論是羅馬帝國的建設、教廷的影響,還是對猶太人的迫害,小小的卡維農的確讓人驚豔不已。下次再來,必是用不同角度去看這座小鎮,跟著前人的腳步,慢慢將記憶的拼圖,一一拼湊。

資訊:

猶太會堂(Synagogue de Cavaillon)

引申閱讀:

網友評論

交通方式

自行開車

編輯 歷史

大眾運輸

編輯 歷史
搭火車至卡維農站(Cavaillon‎),舊市區距火車站不遠,主要景點步行皆可抵達。

其他方式

編輯 歷史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