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自由城,克里斯汀尼亞 Fristaden Christiania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凌晨十二點,我知道我不該還在這裡的,膽經已經運行,肝經即將來臨,而我,縱容我的私慾,在文字裡流洩。夜半無聲,卻聲聲催、聲聲催,止不住的齲洞,留下斑斑痕跡,向紙上爬行。

  這裡不是歐盟。出了這個門,是另一個世界。反之則然。

    

  我任性的將它歸在「丹麥」,可居民們可不這麼覺得。這裡,他們稱作「克里斯汀尼亞」(Christiania)。

  

  逃離現實的,歡迎;無家可歸的,歡迎;遊戲人間的,歡迎;悲天憫人的,歡迎,憤世嫉俗的,也歡迎。這裡有自訂的法律,自鑄的貨幣(Løn),居民宣稱這裡不屬於歐盟,而是一座城中之城,一座無政府狀態的自由城。

  縱使丹麥的國教是基督教福音派路德宗,「克里斯汀尼亞」(Christiania)跟基督教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所以,別再以為克里斯汀尼亞是一座「基督城」,那裡的居民如果懂中文的話,可是會笑到腰都彎了。

  克里斯汀尼亞位於哥本哈根(København)內城(Indre By)及安馬島(Amager)間的克里斯汀港(Christianshavn)上。克里斯汀港是一座人工島,由丹麥國王克里斯汀四世(Christian IV)於1617年下令建造,並在島上興建具有防禦功能的城牆及軍營以保護哥本哈根,也因此這座港(Havn)以國王的名字命名。1971年,當雅各‧路德維森(Jocob Ludvigsen)在此創立自治社區時,便沿用丹麥國王的名字,並在後面加上表示情況、狀態的字尾「ia」,一座微型國家(Microstate)「克里斯汀尼亞」,儼然成立。 

  2012年6月,聯合國首次發表「全球快樂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丹麥位居全球第一,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的確,極高度的人類發展指數(0.895,排名全世界第16,2011統計)、完整的社會福利制度以及極小的貧富差距(最高10%所得人口的平均所得約為最低10%所得人口所得的5.2倍,為全球第二小,發達國家最小),讓丹麥人有資格成為全球最快樂的人,也使得丹麥成為一個幾乎沒有窮人的國家。

  這樣的數據令人難以想像,像這樣一個富饒、平等、快樂的國家,卻有一群人不願成為其中一份子,而要求自治的權力?當我拋出這樣的疑問時,丹麥友人並未嗤之以鼻,而是以一向平和的口吻說:「沒有一個適合所有人的完美國家,再完美的國家也不可能適合所有人。」

  也許,當我們認為已經獲得足夠的自由時,卻也有人覺得自己的自由仍被侵犯。

  1970年代的哥本哈根,房價和房租都高得驚人,一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和付不起房租的低收入戶進駐位於克里斯汀港的廢棄軍營,這些軍營在二戰後逐漸減少使用,並於1967年至1971年呈現棄置狀態。這些結構堅固的建築物成為流浪漢的庇護所,沒有付房租的壓力之下,聚集的人愈來愈多,愈來愈多。這種行為並非丹麥才有,世界各地都能看到,無論是高度開發的國家,還是開發中的國家,貧與富永遠都在拉鋸,只是有時候窮人離富人的距離近了些,但永遠都不可能超越。

  那樣的時代背景,成為追求「平等」的社會運動溫床,丹麥記者雅各‧路德維森在1971年9月26日在自己發行的雜誌「主要文件」(Hovedbladet)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並以「百姓攻占軍方禁地」為題,詳細敘述自己與其他五位朋友在廢棄軍營裡「探險」的過程,並宣告「克里斯汀尼亞成為一個經濟自主的自治社區,每一位住民都要謀求全體居民的福祉,並追求物質及心靈上的豐足。」

  於是,克里斯汀尼亞成了一塊大磁鐵,吸引了各式各樣的人前來定居,尤以嬉皮文化(hippie)、鳩占文化(squatting)、集體主集(collectivism)及無政府主義(anarchism)的奉行者為最。

  克里斯汀尼亞的空降,讓丹麥政府十分頭痛。主要是因為在克里斯汀尼亞大麻可以公開交易,嬉皮士認為吸食大麻所產生的幻覺可以幫助心靈的修行。於是,在主要街道「Pusher Street」上,可以看見許多販售大麻的攤販,居民們相信,透明公開的交易管道可以避免因搶奪市場而造成的糾紛,並有效防止大麻擴散到其他地方,甚至可防止吸毒者使用更激烈的毒品。

  然而在這裡「硬藥」(安非他命、海洛英……等)是被嚴格禁止的,克里斯汀尼亞自己有自己一套規矩,這套規矩看在警察的眼裡,並非「盜亦有道」,而只是一個可笑的藉口。

  2004年丹麥政府強制禁止在Pusher Street公開販售大麻,並派出大量警力不時巡邏,但都無法有效阻止大麻交易。地下化的結果就是使得克里斯汀尼亞的大麻市場規則被打亂,並引來外界勢力覬覦這塊大餅,終在2005年發生幫派以機槍掃射克里斯汀尼亞,造成一死三傷。

  丹麥政府視克里斯汀尼亞為眼中釘,並制訂「正常化計畫」以求鏟除這個大毒窟。然而大量觀光客的湧入,也是丹麥政府始料未及的。克里斯汀尼亞成為哥本哈根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每年有大量的外國訪客前來造訪與鄰近地區截然不同的自由之城。於是,丹麥政府開始重視起這塊「寶地」,尤其是那些不起眼的軍營和城牆,可是丹麥保存最佳的十七世紀防禦工事。

  2007年,丹麥國家文物局提議應保存位於克里斯汀港的古蹟。5月4日,一些林務局的工人在警察的陪同之下進入克里斯汀尼亞執行一座空屋(Cigarkassen)的拆除工作,然而這個舉動看在住民的眼裡卻不是滋味,憤怒及恐懼無止盡蔓延,似乎以暴力反擊是回應腎上腺素最好的方式。我們可以想像那樣的畫面:警方與抗議者的對恃從來不是臺灣真正的「新」聞。最後,在居民的頑強抵抗下,警方撤離。克里斯汀尼亞卻也沒有嚐到勝利的滋味,50名抗議者被捕,其中許多人並非克里斯汀尼亞的居民,而是前來支援的社會主義者。九月,克里斯汀尼亞的代表與市議會達成協議,未來十年間政府收回對克里斯汀尼亞的控制,並讓其商業貿易自由發展。

  從此之後,外人在克里斯汀尼亞不得拍照。

  克里斯汀尼亞爭取自治之路看來是沒有退路了,至今,他們仍不斷與丹麥政府談判,丹麥政府同意他們以低於市價的價格將名義上屬於國防部的土地逐塊買下,於是在2011年4月因談判進行而關閉的克里斯汀尼亞,也在雙方獲得部分共識後再度開放。

  

  第一次造訪克里斯汀尼亞是在2006年,幸運的,還可以拍照的時候。丹麥友人告訴我一定要去看看這個地方。「妳不一定會喜歡,但非常有趣」,他說。

  

  的確,克里斯汀尼亞是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創意和自由可真是一體兩面,「沒有建築師的建築」,有些牆上被畫上精緻的塗鴨,每一個房子都被仔細的照顧及妝扮,庭院裡種著水果和蔬果,居民們或曬太陽、或擺攤、或聊天、或抽煙,似乎過著挺悠閒的生活。

  

  是的,但仍夾雜著不安與徬徨的情愫仍在流竄,無人願意當個無殼蝸牛,居民們早已認定這裡是他們無可取代的「家」,許多外國人甚至慕名搬來,都是因為激盪的創意以及高度自制的自由。但不繳稅的行為,仍是無法被政府接受的。自1994年起,居民開始繳納水費、電費和垃圾處理費,但談到納稅,尤其在丹麥要繳納50%至70%的高額稅金時,無政府主義者可不吃這一套。

  

  大部分的居民都有自己一套謀生的辦法,攤位上琳琅滿目的創意手工藝品總是容易吸引人們的目光,人們可以用丹麥克朗與住民交易,縱使他們有著自己發行的貨幣。

  觀光客帶來的商機一方面增加居民的收入,另一方面卻也對住戶造成不少的困擾。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家變成觀光景點讓人自由參觀,也沒有人願意在做菜時或掃地時有人拿著相機對你猛拍。居民們似乎對於觀光客並不是那麼熱衷,而小販們寧願多花點心思在創作商品上,也不願多花一秒把注意力放在招攬客人上。 

  

  買了幾條精緻的幸運帶,我跟小販道謝時報以微笑,那可是她用半小時的心血編出來的傑作。每一條,都是那麼獨一無二。

  走在街上,我想著克里斯汀尼亞的未來會是如何。當丹麥被評選為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時,克里斯汀尼亞的住民是否有被列入考慮?「沒有一個完美的國家適合每一個人」,是怎樣的情況讓人從丹麥逃向克里斯汀尼亞,他們追求的是否真的在此找到?

  被困在城中的自由城,是否真的自由?

網友評論

交通方式

自行開車

編輯 歷史

大眾運輸

編輯 歷史
搭捷運至克里斯汀港站( Christianshavn)或搭公車至聖安娜街(Skt. Annæ Gade)下車,入口位於公主街(Prinsessegade)及船夫道(Bådsmandsstræde)的交岔口

其他方式

編輯 歷史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