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薩爾斯堡 Salzburg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抵達薩爾斯堡時,是太陽剛落下的初夜。夏日的薩爾斯堡因著「薩爾斯堡節」(Salzburger Festspiele)而熱鬧非凡。

  我訂了間位在薩爾斯堡要塞(Festung Hohensalzburg)附近的青年旅館,距火車站有段距離,不過就在要塞附近,如果晚點還有力氣,可以上山去看夜景。我本來是這麼想的,但有些事人算不如天算。

  經過米拉貝爾花園(Mirabellgarten)時,被那靜謐悠恬的氣氛給吸引,好奇的走進去看看。夜裡的米拉貝爾宮(Schloss Mirabell)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柔媚不已。

  這座宮殿最初被稱為「艾爾特瑙」,1606年奉大主教沃夫‧狄屈(Wolf Dietrich von Raitenau)之令而建,大主教興建這座宮殿不是為了什麼正當的理由,而是為了金屋藏嬌,他的情婦叫做艾爾特瑙的莎樂美‧艾爾特(Salome Alt von Altenau),也因此宮殿就以此命名。

  好景不常,沃夫‧狄屈垮臺後,他的姪子,亦是他的繼承者馬庫斯‧利蒂庫斯(Markus Sittikus von Hohenems)為了與叔父撇清關係,將這座宮殿更名為「米拉貝爾」,「米拉貝爾」來自於拉丁文的「Mirabilis」,意指「奇幻之美」,而這座宮殿也值得擁有這稱號。

  縱使夏日遊人如織,在這樣清涼的仲夏夜,米拉貝爾花園只被我們二人獨自占有。

  巴洛克時期最有名的奧地利建築師非約翰‧貝恩哈德‧費雪(Johann Bernhard Fischer von Erlach)莫數,約翰的作品可以在維也納的麗泉宮(Schloss Schönbrunn)及卡爾教堂(Karlskirche)見到,這座米拉貝爾花園是他1730年設計的作品。巴洛克風格除了人們所熟知的左右對稱的特徵外,也利用花草排成波浪曲線及反曲線,在不同的變化組合下賦予動感十足的設計。

圖說:夜色中的米拉貝爾花園。

  往南,來到薩爾察赫河(Salzach)邊。被燈光映照的建築物在漆黑的夜色中顯得迷濛,矗立在要塞山(Festungsberg)上的薩爾斯堡要塞和大教堂(Dom)及大學教堂(Kollegienkirche)的穹頂交織成一派壯麗,原來不用登高也可以欣賞到如此闊氣的夜景。

圖說:薩爾斯堡舊城區的夜色。

  向南續行,過了馬卡人行橋(Makartsteg)後,就是薩爾斯堡的舊城區(Altstadt)了 。

圖說:白天的馬卡人行橋(Makartsteg),橋下潺潺流經的是薩爾察赫河(Salzach)。

  不知為何,人群聚集在河邊圍欄,彷彿在等待什麼的到來。這就是典型的群眾效應,我們不敢問卻也猜不著,索性就跟著大家一起立在河邊,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聚集愈來愈多人潮,我們心中的問號愈來愈大,終在劃破寧靜的花火聲後,答案揭曉:是薩爾斯堡節的開幕煙火

  這突如其來的花火讓我們又驚又喜,簡直是上天給我們的一份大禮。因為時間的關係,僅在薩爾斯堡停留短短兩天,我們沒想到要進劇場欣賞任何表演,所以對於薩爾斯堡節的流程毫無頭緒,竟在開幕煙火施放的前幾分鐘抵達施放地點,真是太幸運了!

  我從沒在臺灣看過任何一場煙火秀,什麼跨年煙火和國慶煙火,討厭人擠人的我從來不出席這樣的場合。薩爾察赫河畔的人潮算多,但也稱不上擁擠,每個人都屏息凝視,空氣中聞不到任何煙硝味,但漆黑的夜幕卻開出一朵朵燦爛的花。我和小十笑得開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

  薩爾斯堡節的開幕煙火秀最特別之處就在於煙花施放的速度是配合音樂的節奏。當天所撥放的樂曲想當然爾是莫札特的作品,隨著音樂起伏,花火也在夜色中交織成不同圖案,尤其是在樂章終了時,那萬花齊放的高潮讓觀看者驚呼連連。

  耳邊聽著莫札特的音樂,很難不去聯絡他與這座城市的關係。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年出生於薩爾斯堡,但他卻與大主教卡羅瑞多(Hieronymus von Colloredo)產生嚴重衝突,於是莫札特於1776年決定離開他的出生之地另覓出路。離開故鄉的莫札特生活並不順遂,縱使他的作品獲得極大迴響,經濟狀況仍舊拮据,35歲便撒手人寰的他對於出生之地最大的貢獻就是以紀念他為由而舉行的薩爾斯堡音樂節。

  當拿破崙戰爭把整個歐洲秩序打亂時,法軍逼進薩爾斯堡之際,大主教卡羅瑞多潛逃,成為最後一任薩爾斯堡大主教(Fürsterzbistum Salzburg),從此薩爾斯堡大主教失去了統治地位,而薩爾斯堡由神聖羅馬帝國內的一個獨立國家變成奧地利的領地。

  當薩爾斯堡的地位由一國首都變成一介地方都市,頓時失去昔日光彩。薩爾斯堡人亟欲找出能使這座城市重振雄風之道,於是他們看上了在他生前未能認知其音樂長才的莫札特。然而就在計畫付諸實前夕,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戰爭並未打倒人們對於重拾音樂的信心,人們在戰時仍舊計畫著一個讓全球都知道的音樂節。於是第一屆薩爾斯堡節於1920年舉行了,往後更加入了戲劇及朗讀等元素。至今,薩爾斯堡節為全球第三大音樂節,每年來朝聖的人潮更是絡繹不絕。

  河畔的煙火秀在午夜之前結束,雖然身體疲憊,但我們的心靈卻無敵飽足。

  回到青年旅館後,我們再也忍不住躺在床上倒頭大睡,管他洗不洗澡,管他室友是誰。

  隔天起了一大早,這天的計畫是先上去薩爾斯堡要塞飽覽舊城風光,再下到舊城去探索一番。

  薩爾斯堡要塞(Festung Hohensalzburg)矗立於標高542公尺的要塞山(Festungsberg)上,它是該城市的象徵,無論從舊城的哪個角度看,都可以見到這座中歐保存狀況最佳的中世紀城塞。這座城堡的興建歷程與薩爾斯堡大主教密不可分,始於1077年大主教吉布哈德( Gebhard von Helfenstein),經過七百多年的增建整修,形成今日所見的規模。

圖說:卡皮特爾廣場(Kapitelplatz)上有顆大金球,金球上的男孩仰望著薩爾斯堡要塞。

  一大早吃完早餐就要爬山,搞得我剛吃下肚的食物差點都跑出來見人,還好平時腳力不錯,一想到登高望遠風景好,心情就好了一大半。登上要塞,舊城區全貌盡收眼底,小小的舊城區,教堂密度高得驚人。四座大教堂的穹頂和尖塔將舊城區拱上雲霄。

圖說:從要塞山上往舊城區看到的風景,穹頂、尖塔和鐘樓讓這座古城的天際線熱鬧非凡。

  要塞山上除了薩爾斯堡要塞以外,還有一座因電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而聲名大噪的修道院-儂山修道院(Stift Nonnberg),這座修道院的學校就是瑪麗亞(Maria von Trapp)任教的地方,也是德語區最古老的女子修道院。

  沿著階梯下至舊城區,夾道兩側的建築物都是從中世紀便遺留下的古老建築,莫怪乎這一帶在1996年便被列入世界遺產之列。走在街上,縱然遊客如織,但那並不構成惱人的喧囂,也許是因著建築本身散發出的迷人氣息,也許是因為這麼城市的文化太濃烈。 

  薩爾斯堡(Salzburg)從字面上直譯,意指「鹽之城」(德語的「Sal」為鹽,而「burg」指的是城堡),這座城市自古以來便以產鹽興盛。西元699年,巴伐利亞公爵提歐多二世(Theodo II)將薩爾斯堡獻給了薩爾斯堡第一任主教魯佩特(Rupert von Salzburg),魯佩特大力開採鹽礦,並將這座城市重新命名為「鹽之城」(Salzburg),此後,魯佩特便成為這座城市的守護聖人。

  靠著壟斷鹽的銷售,薩爾斯堡主教的收入源源不絕,這也成為主教主要的收入來源。西元798年,薩爾斯堡憑著優渥的收入和絕佳的地理位置升格為大主教駐地,由於大主教大權在握,因此陸續興建了教堂、要塞及皇宮。

  今日,我們仍可在舊城區內見到許多與大主教們有關的建築物,

  舊城區的最中心,是圍繞著主教宮(Rdsidenz)和大教堂(Dom)的大教堂廣場(Domplatz),其中最令人注目的建築物莫過於大教堂了。

圖說:由要塞山上往下望的大教堂。

  薩爾斯堡大教堂(Salzburger Dom)在大主教馬庫斯‧利蒂庫斯立下基石後,於1614根據義大利建築師桑提諾‧索拉利(Santino Solari)的設計重建,時值十七世紀初,巴洛克風格正席捲歐洲,因此建築師便設計了巴洛克與羅馬的混合風格。

圖說:大教堂壯麗的立面及前方的噴泉。

  進入教堂後,在左手邊可以見到受洗盤,當初音樂才子莫札特就是在此受洗的。教堂內氣氛靜謐穆肅,光線由中央穹頂透入室內,使得祭壇成為視線焦點。祭壇上畫著耶穌復活的情景,而祭壇之上則有兩位守護聖人-聖魯佩特及聖維吉爾的雕像。

圖說:教堂內部,中央是一座獨立的大理石祭壇,穹頂四周的窗戶將光視引入室內,使得室內明亮不已。

  坐在教堂裡寫著要寄給遠方友人的明信片,訪客在我身邊來來去去,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把數張明信片寫完。推開厚重的銅門出去,天空被層層烏雲給遮蔽,好像隨時都會下起一場雨。

  大教堂廣場的另一側是大主教館邸(Residenz),雖說是極權一時的大主教住宿的地方,但外觀卻並不如想像中的華麗,不過進入裡頭,內部的裝飾品卻是華麗非凡,大主教們從各地蒐藏珍奇異寶,為的就是用來誇耀其權勢。目前這棟建築的局部被當作美術館使用,展出1610年後歷任大主教的蒐藏品。不過今天趕路中,與浮華無緣的我往另一個廣場續行。

  舊城區裡有許多廣場,除了剛剛提到的大教堂廣場,還有在大教堂南北兩側的卡皮特爾廣場(Kapitelplatz)和大主教館邸廣場(Residenzplatz),以及立有莫札特銅像的莫札特廣場(Mozartplatz)及西側的地平線廣場(Waagplatz)。圍繞這些廣場的建築物都各具特色,雖然說沒有時間一一進入參觀,但漫遊在其中就是一派暢快。

圖說:卡皮特爾廣場(Kapitelplatz)地上繪有西洋棋盤格,市民聚在此地鬥智,有時雙方棋藝高湛、戰得精釆,吸引了無數民眾圍觀,連鴿子都來湊熱鬧了呢!

圖說:四周建築顏色柔和的大主教館邸廣場(Residenzplatz),中央噴泉的馬兒造型和表情都好可愛,忍不住繞著噴泉走了好幾圈。後方的白色建築物是大主教新館邸(Neue Residenz),中央鐘樓為的鐘琴(Glockenspiel)每逢早上七點、十一點和下午六點就會自動演奏;粉紅色的建築物則是邁克爾教堂(Michaelskirche)。

  而聖彼得教堂(Stift Sankt Peter)就隱身於重重建築物之中。要找到聖彼得教堂看似不難,它的高塔自遠處便可望見,但得先穿過重重巷弄後,方能找到它。

  聖彼得教堂被認為是德語區最古老的修道院,也是薩爾斯堡唯一一座羅馬式教堂,它即是聖魯佩特於西元696年興建的教堂。當時魯佩特奉令來此,為的就是強化基督教在此區域的勢力。教堂周圍自古以來都有人定居,也因此被視為這座城市的發源地。教堂最特別之處在於後方沿著岩壁興建的墓園,雖說墓園的氣氛應是沉寂陰森的,但墳上擺上了鮮花,使得這一小方天地活潑了起來。除此之外,其內部是薩爾斯堡舊城所有教堂中我最推薦參觀的,如果有機會到此一遊,別忘了進去內部的圖書館參觀一下喔!

圖說:羅馬樣式的聖彼得教堂立面及高塔,四周有許多高級餐廳,

  最後的幾小時,我們決定把時間花在逛街上。雖說我並非一個購物狂,但我想任何人來到「糧食街」(Getreidegasse)都會得了失心瘋吧!

  糧食街西起於布勞西斯教堂(Blasiuskirche),終於舊市集(Alter Markt),街道兩側商店林立,最值得看的除了商店裡的精品外,還有以鑄鐵打造的招牌。無論是麥當勞還是Louis Vuitton,通通都要「改頭換面」一番。

  糧食街上有兩個小廣場,一個是咖啡廳聚集的哈根勞爾廣場(Hagenauerplatz),對面的九號房子(Mozarts Geburtshaus)即是莫札特出生後一直居住到十七歲的地方,目前已闢為博物館,開放給民眾參觀;另一座廣場為市政廳廣場(Rathausplatz),這兩座廣場都可以通過拱門連接葛利斯街(Griesgasse),因此也是人潮聚集的地方。

  街上不乏有許多咖啡館、高級服飾店、巧克力專賣店,還有專賣復活節彩蛋的店家。我們在一間服飾店裡買了一件高貴不貴的上衣,然後便開開心心的跑到人滿為患的麥當勞用餐,結果聊得太開心了,離開時完全忘記手上還有一袋剛買的衣服……,回到臺灣後我試圖寄電子郵件聯絡該家麥當勞,但至今音訊全無,看來人還是不要太得意忘形,免得樂極生悲啊!

  回到青年旅館拿行李,匆匆忙忙的趕到火車站,搭上前往捷克的火車。我的心情整個沉浸在悔恨中,同行的旅伴覺得這座城市太美了,還是需要再多花一些時間來了解它,於是問我是不是會想再來一次。「不會吧!」,我想都不想就回了這句,當時的我根本不想再回來了,一起到我那件無緣的衣服,我就傷心極了。

  事隔多年後,旅伴告訴我一件有趣的事,她在斯洛維尼亞當暑期交換學生時,有次搭夜車睡過頭,醒來時人已經在薩爾斯堡了,她想到多年前與我的那次旅行,記得我說過不想回來的話,她說,那是種很奇妙的感覺,明明就不在計畫中的,卻誤打誤撞回來了。

  那次旅行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寫著網誌的我,覺得也許再回去看看也是件不錯的事。但千千萬萬可別是因為搭錯火車或睡過頭啊!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