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海德堡 Heidelberg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序》

  「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對於這句話的詮釋,是從與一位朋友相交後感受而來的。有種朋友是這樣的:不常見面,但只要一見面便無話不談,彷彿要把這些沒見面時日裡發生的事,全都傾洩一注。

  我和N是在丹麥結識的,那時我申請到丹麥的Houens Odde國際童軍營地當兩個月的志工,她是從德國來的國際志工,雖然申請管道不一樣,但我們住在同個屋簷下好一陣子。雖然如此,因為不諳英文加上個性害羞,住了好一陣子還不知道室友是誰,甚至莫名奇妙的患上了思鄉病,幸好溫柔體貼的她對我照顧有佳,加上很有自己的想法,常常會跟我聊很多人生大事,當我知道她的年紀比我小時,我著實大吃一驚。

  後來要道別時,我有一種非得要再見她一面的感覺。所以我沒哭,縱使其他人已經哭得慘透了,那種莫名的篤定,我至今仍無法理解。

  一年後,當我從因斯布魯克搭火車來到慕尼黑,在中央車站的大廳見到她時,忍不住尖叫。那是一種很特別很特別的感覺,她直說:「好快,我從沒想過會這麼快再見到妳。」其實我也不知道,從那次丹麥之旅後,我就愛上了出國旅行,一有機會可以回到歐洲,想也不想就是來見她。

  她在海德堡大學念的是英文系,輔修教育學程,目標是畢業後在學校教英文。我們相遇時她剛好高中畢業,可已經從大學畢業的我,一點都不覺得她只有二十歲。後來我發現很多歐洲年輕人在高中畢業後,並不是馬上申請大學就讀,而是找機會出國旅行,或是先到某個機構實習,近幾年也很流行當志工,他們稱之為「gap year」,臺灣叫做「壯遊」,意思是停下腳步思考的一年,許多人會因為這一年發生的事而改變一生。

  去丹麥當志工算是我的壯遊,大學畢業後許多班上同學都繼續讀研究所,只有少部分的人進入職場。我的狀況算是滿特殊的,到處去當志工,不然就是打打零工混日子,不想念書也不想工作,只想好好想一想,我的未來。就是在這麼迷惘的情況下,我遇見了N。跟她聊天時有一種疑惑,但底她受到的教育是如何的,可以讓一個人在進入大學之後,就幾乎可以篤定未來的職業?我聽著她告訴我德國的學制,發現真是與臺灣的大不相同。德國的初等教育是最紮實的,因此師長的學經歷在國小階段也是最高的,所以她立志要當一位小學的英文老師,因為她勇於接受挑戰。

  我們在慕尼黑度過愉快的一天,沒有任何景點,只有街上逛逛聊天,下午搭了火車回到她父母居住的路德維希堡(Ludwigsburg),見過她的父母後更讓我確定人長得漂亮跟父母有很大的關係,她母親的神情與黛安‧基頓(Diane Keaton)神似,而父親根本就是個老帥哥,不過父母很早就離異了,因此N雖是獨生女,盡得父母的寵愛,卻一點也不驕縱,反而獨立自主,家庭教育就是影響她個性很重要的因素。

  隔天我們一同開車來到她大學的宿舍,晚上去城裡看了紀錄片《閉嘴只唱》(Shut up and sing),片中講述美國鄉村音樂女子天團迪克西女子合唱團(Dixie Chicks)在2003年倫敦演唱會時,因發表的言論而引發的軒然大波。看完電影,我們不約而同的對電影裡的音樂有極大的共嗚,回國後我馬上在博客來買了她們的最新專輯《有志竟成》(Taking the long way),從此成了小雞迷。

  我總共在海德堡只待了兩天的時間,當然這座城市值得用更多時間去探索。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街上亂晃,做的事也與當地人無異,如果要說這篇是「遊記」,不如把它當成「日記」更為恰當。那是我心目中很美好的一段時光,一部分是因為這座城市很美,絕大部分是因為有N的陪伴,所謂「他鄉遇故知」雖指的是偶遇,但在異地有好友的相伴,何嘗不也是一種幸福呢?

《行腳紀錄》

  德國是我這趟旅程的最後一段路了,目的只有來拜訪N,因此到哪裡去我也無所謂,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海德堡是這麼美麗的城市。

  海德堡最有名的景點即為德國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海德堡大學(Universität Heidelberg)、位於王座山(Königstuhl)上的海德堡城堡(Heidelberger Schloss)以及橫跨內卡河(Neckar)的卡爾‧特奧多橋(Karl-Theodor-Brücke),除此之外,哲學家之道和著名的巧克力「學生之吻」也是海德堡特產,因此N說她要當一個「道地」的導遊,啟動我的觀光客模式。

圖說:海德堡三景:老橋、古堡和大學城。

  我們的第一站就是海德堡城堡(Heidelberger Schloss)。位於王座山上的古堡,可以搭纜車或步行上山參觀,一大早便吃飽喝足的我們,二話不說當然是靠雙腳走上山,雖然坡度有點陡,不過沿途綠樹成蔭,微風吹來,倒也十分舒爽。

圖說:從內卡河仰望位於海拔80公尺山崗上的海德堡城堡。

  進入古堡前,一座巨大的圓塔以崩壞之姿呈現。這座塔是火藥塔(Krautturm或Pulverturm)或爆破塔(Gesprengter Turm)。造成它崩壞的說法有二,一說是在1693年的九年戰爭中,因遭法軍炮擊而震垮;一說是遭雷擊而崩壞。無論如何,當局決定以這樣的形態將它呈現於世人眼前,不做任何修復,是為了要提醒世人歷史之痕,抑或戰爭之惡?

圖說:呈現崩壞之姿的火藥塔,是古堡裡六座塔樓最有特色的一座。其餘塔樓為厚牆塔(Dicker Turm)、監獄塔(Gefängnisturm)、城門塔(Torturm)、藥劑師塔(Apothekerturm)及鐘塔(Glockenturm)。

  火藥塔一旁是廣大的城堡庭園(Schlossgarten),於腓德烈五世(Friedrich V)在位時建造,因此又稱為腓德烈五世庭園,庭園裡有尊歌德的雕像,據說他曾造訪海德堡八次,每次都會流連在庭園裡仰視著頹圮的火藥塔,而他常常坐下休憩的長椅,也因此被冠上「歌德長椅」之名。

  來到入口的城門,是一座高聳的塔樓,被稱為城門塔(Torturm),因上方有嵌入大鐘,所以又被稱為時鐘塔(Uhrenturm)。這座52公尺高的塔樓建於1531年至1541年間,作為防禦工事的一部分,是目前古堡中最高的建築物,下方有昔日做為地牢使用的地下室,樓上則是昔日守衛過夜的地方。

圖說:城堡的入口-城門塔,走道下則是昔日的護城河。

圖說:城門塔東側的模樣。

  城門上有一鐵製把手,上頭有一道裂痕,這就是傳說中巫婆的齒痕(Der Hexenbiss),據說古堡的領主曾經說過,誰要是可以將把手咬斷,就可以把城堡贈送給他,結果出現了一個巫婆躍躍欲試,卻使盡吃奶的力量仍是徒勞無功,僅在把手上留下這道裂痕。

圖說:被巫婆咬了一口的把手,看看這把手的厚度,要咬裂就很不容易了,更何況是咬斷,開什麼玩笑!

  進入城門之後,是一方廣大的中庭,周圍則環繞各式風格的建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得名於選帝侯腓德烈四世(Friedrich IV)腓德烈宅邸(Friedrichsbau)。這座結合文藝復興和巴洛克式的宅邸建於1601年至1607年,立面上刻有歷代選帝侯及腓德烈四世祖先的雕像,目前內部作為博物館使用。

  腓德烈宅邸的西側是後哥德式的酒桶房(Fassbau),是帕拉丁伯爵約翰‧卡西米爾(Johann Casimir)特地用來放置裝有葡萄酒的大木桶的地方。我們可以看見裡頭仍安置了一個直徑足足有7公尺的大木桶(Großen Fass),其容量為220,000公升。這個大木桶是海德堡城堡歷史上所製作的第四個酒桶,稱為「卡爾‧特奧多酒桶」(Karl-Theodor-Fass),於1751年以130棵橡樹打造,已經有將近300年的歷史。當法軍占領城堡時,士兵們以為裡頭裝滿了美酒,因此還試著用短斧將酒桶劈開,可惜裡頭卻是空無一物,至今我們還可以在木桶上看見斧頭的劈痕。

圖說:放置在地下室的大酒桶,直徑足足有七公尺長,非常壯觀。

  酒桶旁立有一座塑像,是海德堡最著名的宮廷小丑佩克歐(Perkeo)。佩克歐本名為佩克特‧克萊門斯(Pankert Clemens),天生矮小卻不以為忤,反而利用他的身材發展出獨特的幽默,因此逐漸成為選帝侯卡爾三世菲力普(Karl III Philipp)跟前的大紅人,1720年左右,佩克歐跟著主子來到了海德堡城堡,在宴會中人們常常因為他的身材短小而故意向他勸酒,希望因此將他灌醉而讓他醜態畢露,沒想到佩克歐的酒量極好,當人們問他要不要再來一杯時,他常以義大利文回答:「何不呢?」(perché no),因此得到「佩克歐」這個雅號。

  另外一個說法是當卡爾三世看到他時,第一印象就是這個人好搞笑,可以待在他的身邊取悅他。為了測試他的酒量,因此問他願不願意跟他到海德堡去,那裡有世界上最大的酒桶。嗜酒如命的佩克歐毫不遲疑的用義大利文回說:「何不呢?」,惹得卡爾三世哈哈大笑,便決定帶著他前往海德堡,從此叫他「佩克歐」了!

  居住在海德堡城堡時,因為佩克歐的好酒量加上他很懂得品酒,因此被派任為管酒員。不過據說他天天要喝5至8加侖的酒,但身體卻不曾因此出過問題,倒是因為愛喝酒而惹出了許多笑話和麻煩。傳說他老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醫生建議把酒當水喝的他要多喝白開水,結果他卻因此一命嗚呼。

  腓德烈宅邸的北側有一座可以眺望海德堡舊城區及內卡河全景的露臺,雖然起了些霧,沒能把更遠的地方看清楚,但舊市區裡的聖靈教堂(Heiliggeistkirche)、卡爾廣場(Karlsplatz)以及卡爾‧特奧多橋(Karl-Theodor-Brücke)可是看得相當清楚。沿著城堡北側的小徑往下走,就可以來到有座聖母與聖子像的穀物廣場(Kornmarkt)。

  

  舊城區裡有兩座大型的教堂,一座是立於市集廣場(Marktplatz)的聖靈教堂(Heiliggeistkirche),另一座是位於其西南側的耶穌會教堂(Jesuitenkirche)。前者是建於1398年,作為海德堡大學的大學教堂,並為歷代選帝侯的長眠之處,然而在九年戰爭中遭到法軍破壞,目前僅存教堂的創立者魯普雷希特三世(Ruprecht)及其王妃的墓地;後者的創建時間相對的晚,建於1712年,海德堡大學被耶穌會掌控之際。耶穌會提倡的反宗教改革運動,使得一向以崇尚自由為校風的海德堡大學成為教會的專屬學校,獨立思考以及新思想的探索與追求在這段期間全然被抹殺。雖然1772年教宗宣布取諦耶穌會,然而海德堡大學的名聲仍頹糜不振了好一段時日。1814年,耶穌會重獲教宗的認可,而這座巴洛克風格的耶穌會教堂以獨特的南北向之姿,屹立於此。

  參觀完教堂後,我們決定搭乘遊輪來趟內卡河船旅,遊輪沿著內卡河行駛,約50分鐘的船程,因為船開得很慢,因此可以悠閒的欣賞沿途風光。船上當然有介紹各個景點的歷史和一些有趣的軼聞,不過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發呆,因為風景真的好到讓人不想思考(其實是當時的英聽能力有夠差),我問N有沒有搭過遊輪遊河,她說這倒是第一次,因為這是「觀光客才會做的事」,聽完之後我們兩個相視大笑,是啊!真是有夠觀光客的了,「謝謝妳讓我有機會當個觀光客,我還真是從來沒有用這個角度去看海德堡」,N笑著說。

圖說:雖然天氣有些陰陰的,太陽遲遲不肯露面,不過從大家臉上滿意的表情,還有狂按快門的手指,顯示每個人都很享受這趟船旅。

圖說:五十分鐘的內卡河之旅真的很棒!非常推薦給大家,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欣賞這座城市。可能是因為我的心情大好,太陽公公也在船旅接近尾聲的時候出現囉!

  上了岸之後,我們來到俗稱老橋(Alte Brücke)的卡爾‧特奧多橋(Karl-Theodor-Brücke),這座橋也是當地非常著名的觀光景點,許多人流連在橋上,或欣賞河岸風光,或拍照留念,總之,200公尺的橋不算短,卻因為人潮而顯得有些擁擠。

  這座橋是由選帝侯卡爾‧特奧多(Karl Theodor)下令建造,於1788年完工,為內卡河上第九座橋梁,不過它的前身皆被洪水沖毀,因此卡爾‧特奧多決定修建一座堅固的石橋,一勞永逸。橋的南端有一道雄偉的橋門(Brückentor),橋門兩側是28公尺高的雙塔,是這座橋門歷史最悠久的部分。橋門原先是城牆的一部分,並設有收費站收取過橋的費用。後來在十八世紀改建成現今看到的巴洛克式,在卡爾‧特奧多橋建成之後,成為大橋專用的橋門。

  橋門旁有座猿猴像(Brückenaffe),黑色的猿猴手中的銅鏡被大家摸得發亮,一問之下才知道只要用手撫摸牠手中的這面銅鏡,就可以招財。既然已經進入觀光客模式,那麼就持續到底吧!我們兩個很自動的排在拍照人龍隊伍裡,準備跟猴子來個相見歡。

圖說:被我說長得很像葛妮斯‧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的N。當她擺好姿勢等我拍照時,一旁同時有好幾臺相機也紛紛按下快門,大家見到正妹可真是毫不留情啊!

  不過我們兩個很好奇為什麼要在橋頭放這隻猴子,回家上網查,才知道在德國有於橋頭擺放猴像的習俗(不過N也不知道為什麼),原先橫跨內卡河的橋梁北側就有一座猿猴像,不過在九年戰爭時消匿無蹤,後來在1977年時,當局決定要恢復這項習俗而舉辦了徵稿活動,雕刻家蓋爾諾特‧赫夫(Gernot Rumpf)的設計雀屏中選,於1979年將這座全新的銅像安置於橋門旁。

  赫夫的設計很有趣,除了手持的銅鏡的猴子,一旁還有一張羊皮紙和一隻刻有他簽名的老鼠。羊皮紙上刻著:「看什麼看,沒在海德堡看過猴子嗎?看看你的四周,不是有更多像我一樣的猴子嗎?」,這段諷刺的文字著實讓人吃了一驚,赫夫的用意是要提醒大家,無論是住在城內或城外的人,不要分什麼貴賤貧富,大家都是平等的;至於老鼠的設計更是有趣,赫夫把一旁的城門塔想像成穀倉,而老鼠正是偷吃裡頭食物的元凶,又是一大諷刺!不過大部分的觀光客應該不會去注意到這些,而是更專注於撫摸猴子手上的銅鏡吧!

  更有趣的是,猴子的頭被設計為中空的,許多人便會把頭放進裡頭,成為名符其實的「猴子」,如果事後知道紙上寫的諷刺文字,一定會有種「中計了」的感覺。對了,後來那隻有簽名的老鼠遭竊,赫夫隨即補上兩隻老鼠,買一送二的他還很幽默的說老鼠跑去找老婆了。

  當這隻猴子和老鼠被放在這裡之後,便衍生出許多穿鑿附會之說:據說摸猴子手上的銅鏡會帶來財富、摸牠的手指則是有朝一日會重返海德堡、摸老鼠則可以多子多孫,總之,都是些帶來好運的事,所以無論是鏡子、手指還是老鼠,都被摸得亮晶晶的。

  N問我還有沒有力氣再走一段路,她說對岸有條美麗的小徑,被稱作「哲學家之道」(Philosophenweg),我點了點頭,當然是奉陪到底。於是我們走過橋,來到充滿綠意對岸。

  沿著蛇徑(Schlangenweg)向上走,來到了全長約四公里的哲學家之道,這條路的名稱由來相傳是過去海德堡的哲學家和學者常會來此散步,因為環境安靜,很適合這些腦袋瓜裡裝滿疑問的哲學家與自己辯證;另有一說則是這裡是學生們理想的見面之處,而每個來此念書的學生都得接受哲學教育,因此學生和哲學家被視為同義詞,因此這條路才有「哲學家之道」之名。

圖說:極為隱密、兩側有石牆、下頭舖著石階的蛇徑。

  哲學家之道對於很多學者而言,是可以專心思考的地方,對我們而言,沿途風光旖旎,加上又是黑莓的盛產季,所以我們一路走走停停,就是為了採食路邊的莓果。我們並沒有把這條路走完,而只是走了一段就折返回舊市區。

圖說:由哲學家之道遠眺舊市區。

   回到市區後,N領我來到一家叫克努塞(Knösel)的甜品店,我問她要做什麼,她笑著回說:「來買妳的吻」。不明所以的我跟著她進到店裡,裡頭販售著以紅色包裝紙包裏、不同大小的巧克力,這種巧克力被稱為「學生之吻」。這名稱來自於舊時民風保守,男女學生無法大膽示愛,而必須靠著間接的方式來傳達愛意,於是糕餅師傅弗里多林‧克努塞(Fridolin Knösel)製作了一種裡頭包覆著杏仁牛軋糖及威化餅的巧克力,並把這種巧克力命名為「學生之吻」,男學生知道了以後,便買來贈送給心儀的女子。

  因此這間店裡的巧克力成了遠近騁名的紀念品,無論真的是否要送給情人,幾乎所有的觀光客來到海德堡,都會來到這裡買一塊巧克力當伴手禮,據說連畢業於海德堡大學、德國前總理科爾都是這家店的忠實顧客。這塊巧克力對我來說,真是甜死人,不過因為是N的心意,所以倒也吃得十分開心。

  N最後帶我參觀海德堡大學的圖書館Universitätsbibliothek),她說她在考試前都會來這邊苦讀好幾天,平常也會到這裡看書,她最喜歡的是被那些舊書籍圍繞的感覺,彷彿回到了過去詩人文哲聚集一堂的時光。除此之外,舊校舍裡的學生博物館(Studentenmuseum)裡還有一座學生監獄(Studentenkarzer),當時海德堡大學擁有治外法權,可自行處分犯下輕罪的學生,許多被關在裡面的學生閒來無事便在牆上塗鴉,密密麻麻的塗鴉形成一種另類藝術,不過別以為這些被關過的學生會因此反省自己,許多人反而引以為榮,還在牆上簽下大名或畫上自畫像,以證明「到此一遊」。

  聽著N說這些事,想像在那樣的年代被關進學生監獄的叛逆少年們,也許對於學生而言,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發洩方式。至少,對於喜歡畫畫的我來說,倒也有趣。

  我們在舊市區裡胡逛了一陣,最後散步回到N的宿舍吃晚餐、看電視。隔天一大早,我便要搭火車到法蘭克福機場,然後搭飛機回到寶島了。晚上我們閒聊一會,沒有說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也許那天我都嫁了,孩子也生了,或者有可能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不期而遇。命運這事,誰知道呢?

  所謂的君子之交,該是淡如水的。沒有眼淚、沒有哭泣、沒有悲傷,有的只是一種滿懷感恩的心情。是哪位故作輕鬆的人說過,再見,是為了下一次的相聚?道別從來就不容易,尤其是距離很遠的好友,更是難分難捨。但我們都知道地球是圓的,一定會有機會再見的。

  所以我們擁抱著,並用微笑祝福彼此。

網友評論

交通方式

自行開車

編輯 歷史

大眾運輸

編輯 歷史
搭火車至海德堡(Heidelberg)站,舊市區距車站步行約十五分鐘。

其他方式

編輯 歷史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