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瓦埃勒(Vejle)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丹麥的天氣翻臉就像翻書一樣,一下子天空陰沉得像隻禿鷹的羽翼,一下子卻晴得可以拿出被子曬,我搞不懂的天氣,仍無序的變化。

  我有點擔心,跟沙發主約好四點車站見,火車遲到半小時,但我已經等了快一小時,還是不見沙發主的踨跡,還不會被放鴿子吧?粗心的忘了把他的手機抄在筆記本裡,到處問也借不到有無線網路的手機,果然手機上網這件事在臺灣極度普遍,但在丹麥卻不是這麼一回事,焦急的我只能枯等在車站前的噴水池旁,看著一旁騎腳踏車繞圈圈的丹麥小孩跌倒哭泣。

  我選擇在離開丹麥的前一天,來到這座城市待一天。瓦埃勒(Vejle),很難翻成中文發音,它並不是多麼熱門的觀光城市,會來這裡的多半跟去兩個地方有關:一是位於璧倫(Billund)的樂高樂園(Legoland),一個則是在樂高樂園不遠處的璧倫機場(Billund Lufthavn)。許多人來到Vejle為了前往樂高樂園和璧倫機場,如果轉車的時間充足,「順便」來逛逛。

  所有我認識的丹麥人,都是童軍,當然這跟我在營地工作有關係,即使不是直接在營地認識的人,他們的家庭成員和朋友圈也多半是童軍,所以我實在是很好奇,「一般」的家庭會是怎麼樣的?他們怎麼看待童軍?他們又為什麼不想加入童軍?

  這其實是個很奇怪的狀況,當然我不是說丹麥童軍多到爆炸(但至少比臺灣熱門多了),但因為工作的關係,實在是很難接觸到童軍以外的人,在語言學校認識的又是移民,當然我是很樂意認識來自不同背景的人,但一直沒有機會解開我的疑惑。直到我離開丹麥的前一天,總算有機會了。雖然好友的阿姨就在樂高樂園裡工作,而且她家也住附近,但我還是婉拒她的好意,選擇找個沙發住。

  接待我的沙發主(推薦)總算出現了,他帶著未滿一歲的女兒前來接我,沙發主說他目前失業中,他的太太是個老師,現在正在放暑假,所以他們有比較多時間可以接待客人。我覺得一個男人可以很從容的說他正在失業,而且失業的時候會幫太太帶小孩和做家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不過在丹麥待久了,瞭解他們的教育方式和社會福利政策後,其實就不會大驚小怪。

  到沙發家後,一邊跟沙發主聊天,一邊幫忙準備晚餐,他們並不是第一次接待臺灣人,據說我來之前有一個臺灣家庭也來借宿,還送他們一塊臺灣國旗磁鐵當見面禮,所以他們也知道關於臺灣的一些事。整個晚上就是一直聊天,聊我在丹麥發生的趣事,還有對丹麥人的印象,終於給我逮到機會問他們有關童軍的事,他們的答案也滿神奇的,他們覺得童軍是一群很「老氣」的人做著「不大正常」的事,我差點笑到翻過去,他們說社區裡有一群童軍,想法跟社區的人不大一樣,大家都覺得他們是怪咖,後來他反問我我在營地都做些什麼,他聽完之後覺得如果是這樣的方式,他或許會想參加。

  隔天早上我並沒有一如往常起得早,我知道有小孩的人早上都會睡得比較晚,尤其是在假日時,沙發主很貼心問我昨晚有沒有被小孩的哭聲吵醒,天曉得我睡到連夢都沒有做,一覺到天亮。吃完早餐後,不知道為什麼話閘子一開就繼續聊下去了,沙發主笑說我該不會一直聊到要去搭飛機吧!看了錶發現已經快中午了,於是收拾好行李,再到市區走一走。

  這不是我第一次來Vejle,我先前來過兩次,但天氣都不是陰就是雨,夏天的丹麥只要太陽不出現氣溫還是可以降到需要外套的,這次我就好運多了,老天爺賞給我一個藍天白雲日。車站對面有遊客中心,來到遊客中心拿了地圖,便開始我的步行之旅。

  Vejle其實沒有太多所謂的「景點」,所以我也樂得輕鬆,可以很悠閑的晃。

  教堂迷如我,第一站選擇來到當地現存最古老的建築-聖尼古拉教堂(Sankt Nicolai Kirke)參觀。紅色磚製外牆是聖人尼古拉的專屬標誌,在丹麥,人們選擇以紅磚來興建奉獻給聖尼古拉的教堂,聖尼古拉是商人及海上從業人員的守護神。這座教堂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1250年,起初教堂是後羅馬式風格,不過十五世紀時改建成哥德式風格,尖尖的高塔有27.2公尺高,一直以來都是當地的地標。不過教堂在三十年戰爭裡遭到華倫斯坦(Albrecht Václav Eusebius z Valdštejna)率領的軍隊重創,因此接下來的幾個世紀教堂進行重大的修復工程。

  這座教堂的北翼是最古老的部分,至今仍可看到十三世紀時存留下來的紅磚,在這裡還可以發現23個直徑約15公分的洞,這些洞據說是用來放置顱骨用的,1658到1660年間,時值波蘭-瑞典戰爭的二次北方大戰,有23個波蘭籍的傭兵在瓦埃勒峽灣北岸的北方森林(Nørreskoven)被補,斬首後把他們的頭骨放在這些洞裡示眾,不過在丹麥這可不是一件尋常的事,教堂牆上通常不會拿來放置頭顱,這事純屬特例。

  教堂內部也頗具有可看性,丹麥保存最佳的沼澤木乃伊(bog body)之一哈拉爾斯凱爾之女(Frau von Haraldskær)存放在教堂內的北側耳堂(Transept)中。1835年,當農人在距瓦埃勒市區不遠的哈拉爾斯凱爾(Haraldskær)沼澤挖掘泥炭時,無意發現這具沼澤木乃伊。這些沼澤木乃伊的死法都非常悽慘,多半都是被謀殺或是當成獻祭品而被丟到沼澤裡的,當時北歐人也有「入土為安」的概念,因此如果屍體被埋在潮濕的沼澤裡,而非乾燥的土壤中,便永世不得超生。

  根據《約姆斯維京人傳奇》(Jomsvikingernes Saga),十世紀時,丹麥國王藍牙哈拉爾(Harald Blåtand)曾下令把挪威皇后君希特(Gunnhild)丟進沼澤裡淹死,所以當這具沼澤木乃伊被發現時,就被誤認為就是君希特的遺體,因此丹麥國王腓特烈六世(Frederik VI,在位期間為1808-1839)便下令以精心雕琢的石棺安置這位貴族的屍體,這就是為何比起其他後來發現的沼澤屍體,這具屍體的保存狀況特別良好。雖然後來被證實她並不是什麼挪威皇太后的屍體,而是一具鐵器時代的女子屍體,但它仍被存放在玻璃棺木中,當作教堂內的永久展品。

  瓦埃勒也不乏有美術館及博物館。如果閒得發慌,這裡的的美術館(Vejle Kunstmuseum)占地不大,只消幾個小時就可以逛完了,裡頭有一些林布蘭的作品可以看,雖然我覺得展覽還不錯,尤其是室內設計和策展形式讓人覺得很舒服,不過沙發主好像不這麼想,他推薦了另一間免費的博物館給我。

  美術館北邊圓環前的挑高建築物是音樂廳(Vejle Musikteater),不過沒有機會進去欣賞表演,再往北走是市立公園(Byparken),許多人都來這裡曬太陽、看書、蹓狗,還有陪小孩在沙坑或水池裡玩,這裡之前是一家叫做C. M. Hess的鑄鐵工廠所在地,後來工廠拆除後變成公園,現在公園還可以看到一些殘存的棚架。

  市立公園有條小溪(Omløbsåen)流經,它源於佛羅湖(Fårup Sø),是葛雷斯河(Grejs Å)的支流,公園裡的植物都是引這條小溪的溪水澆花,溪水非常清澈、無汙染,也因此公園的一隅開闢成親水公園讓孩子們在夏天時可以玩水。

  這條小溪也經過沙發主位於溪流路(Aagade)的房子後方,沙發主說這條溪有一種只能生存在極度乾淨水裡的生物(忘了是昆蟲還是魚類),所以他們都引溪水來澆花,不過他說這在丹麥是違法的,不像在臺灣,人們可以隨意在溪流上游的源頭引水當飲用水或洗滌水,在丹麥,只要是森林、河流,都是國有財產,人民不可未經政府同意而開發或使用。

  沿著溪邊的人行步道(從Tønnesgade到Vesterbrogade是開放的)散步,步道兩旁綠樹成蔭,雖然稱不上是必去景點,但絕對是一條讓人放鬆的步行道,走在這條小徑上,才知道原來溪流路的房子從正面看不怎麼樣,但每棟房子都有一個廣大的後院,可以種花種菜,也可以當成給孩子玩的小公園,也難怪這條沿著小溪而建的路被稱為溪流路(Aagade)(「Gade」在丹麥文指的是「街道」,而「Aa」可以當成「Å」看,指的是「溪流」)。這條路上的房子歷史都超過百年,從外部看不出來,但裡頭很多建築的梁柱和地板都還是木製的,雖然走起路來會發出聲響,但住在老房子一直都是我的夢想,能在這樣的房子住上一晚,真是莫大的榮幸。

  瓦埃勒的老房子也不少,在街道隨意亂逛一不小心就會撞見一間,老銀樓(Den Gamle Guldsmedie,地址是14 Torvegade)大概是廣場街(Torvegade)上最引人注目的房子了吧,這間銀樓到現在還是繼續營業,如果想要在丹麥購買珠寶當成紀念品,這家老店是個不錯的選擇。Vejle最主要的購物街就是以廣場街上新哥德式風格的舊市政廳(Vejle Rådhus)為中心,往南邊和往北延伸,南邊的購物街稱為Søndergade,北邊則是北方路(Nørregade)。

  位於Søndergade街上,黃色外牆配上紅色梁紋的史密德農場(Den Smidtske Gård,地址是Søndergade 14)也很值得參觀,這座農場由商人A. Ingvard Smidt於1799年所建,最古老的部分就是Søndergade的入口處,在門楣上還可以看見刻在木頭上的屋主和屋主之妻的名字以及完工的年份。

  第一次來瓦埃勒時,誤打誤撞發現了這裡,當時部分空間作為瓦埃勒博物館的分館,展出一些舊時的染料,雖然展品不是很豐富,但由於是免費參觀,我們倒也樂得在此消磨時光,不過後來博物館在2009年便遷出了。現在這裡純屬消費,設有商店、café和餐廳,在夏天的時候非常熱鬧,許多人喜歡聚集在中庭喝啤酒、吃飯、聊天,度過一個悠閒的下午。

  購物街Søndergade南邊的大型購物中心Bryggen,它也是Vejle最大的建築物之一,占地55,000平方公尺,2008年才開張,兩層樓的建築容納了72間店家。Bryggen位於瓦埃勒河(Vejle Å)河畔,在舊時這裡曾是供小船停泊的碼頭(但現在碼頭則在更東邊),許多停泊的船隻為當地人捎來了新訊息,也因此這棟建築的外型被設計成船型,而且還賦予它一則座右銘:「給城市多一些邊緣」(give lidt mere kant til byen)。

  沙發主推薦的博物館叫做Økolariet,他說如果對環境有興趣,是個不錯的地方。這裡的確是個滿值得參觀的地方,而且免入場費,逛起來就特別開心。

  Økolariet是結合自然、環境、能源、發明和創意的知識中心,類似臺中的自然科學博物館,它位於火車站隔壁條街,非常好找。雖然裡頭絕大部分的文字說明是丹麥文,不過來到丹麥的博物館,我最想看的不是它展出什麼東西,而是它策展的方式。Økolariet營造的是體驗教學、親子互動的氣氛,因此有許多可以讓孩子們親手做的活動。我最喜歡的活動之一,是為了讓孩子更清楚家庭汙水排放到下水道的過程,而設計了一部在模擬下水道中奔馳的車子,一旁還養了許多真的老鼠在牆上的管道亂竄,除了帶著小孩的父母,也有許多像我這樣年紀的人排隊等著體驗。

圖說:Økolariet二樓的戶外陽臺,種了許多香草植物。許多十幾歲的孩子在玩「水往哪裡流」的設施,還可以順便幫忙澆花。

  這次來到瓦埃勒,決定要走到火車站後方看一看。瓦埃勒是沿著河谷而建的城市,中古世紀時,這座城市也因地理位置成為貨物的集散中心,十七及十八世紀,因為瘟疫和戰爭,當地人口銳減,但十九世紀後,港口、車站等現代化建設,使得這座城市又活躍了起來,後來更轉型成工業城市,被稱為「丹麥的曼徹斯特」。現在瓦埃勒港附近遍布大型工廠,這一帶並不浪漫,沒有商店、餐廳,有的只是每間房子長得都一樓的社區,會想到這裡來,為的只是來看一看這幢新式建築:波浪(Bølgen)。

  這一系列的超現代(hypermodern)公寓的房價,可是位居西丹麥史上最高,由丹麥的漢寧‧拉森建築事務所(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設計。Bølgen位居瓦埃勒港口北岸,這一帶本來只是荒地,都市更新計畫中有意將這一帶建設成新的住宅區及公園,也因此附近的土地都還在大興土木,而Bølgen便成為最明顯的地標。

  這一波的建案中,計畫要蓋五座波浪狀的公寓大樓,目前已經完成兩座,每間房間都有特大的陽臺,而且房子前後都採用玻璃落地窗,只要有日照時,室內都很明亮,可以減少開燈的時間,節省許多能源。

  建築東側面對橫跨在瓦埃勒峽灣上的跨海大橋(Vejlefjordbroen),這座不起眼的橋據說也是當地的景點之一。跨海大橋建於1975年,於1980年正式通車,長1712公尺、離海平面最高處為40公尺,從港口看橋,雖然橋的造型十分平凡,但它是丹麥載運量最高的公路橋,對當地交通有著無可取代的重要性。開車經過跨海大橋時往港口的方向看,Bølgen像一道海浪矗立在港邊,但卻小的很不起眼,還是近看比較漂亮。

圖說:位於郊區的救世主教堂(Vor Frelsers Kirkes,位於Jernbanegade 26)。

  瓦埃勒峽灣的北邊有座北方森林(Nørreskoven),這裡是當地民眾散步、健行的去處,面積大到走不完,如果運氣好,可以看到狐狸、獾和鹿等動物,森林裡有一座鹿園(Dyrehaven),可以看到黇鹿梅花鹿兩種鹿,還可以近距離餵食鹿群,不過我對「餵食」動物實在是沒有興趣,在森林裡健行一下子就餓了,還是趕快回到市中心找吃的比較實在。

圖說:位於沙發主家附近的Vejle博物館(Vejle Museum,地址是Spinderigade 11E),預計於2013開幕,目前內部偶有展覽,不過大部分的空間還是空空如也。

  黃昏時刻,回到沙發主家中,走了一天,看了許多地方,卻也還來不及跟沙發主分享,就要背上行囊,跟沙發主道別了。搭上前往璧倫機場的公車,在車上遇見一對要前往樂高樂園的韓國旅人,興奮的聊著天,坐在後座的我,眼淚卻開始掉,天曉得再回來丹麥會是什麼時候,那種依依不捨的離情,總算在離開前一刻爆發。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