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哈囉!我是郝毅博》 老外國父紀念館開講

欣傳媒
郝毅博 直到開學前,我已經跑了很多地方拍新聞,也認識好多朋友,包括洪先生整個家庭。

他們現在有一點像我自己的家人,每次回台灣,我就會跟他們團圓,住在他們家,附近的一間牛肉麵店老闆也成為我的朋友。

本來我只是去那邊吃麵,可是後來發現老闆謝先生,他對我很好,也很喜歡跟我練習英文,同樣也很願意讓我跟他練習中文。

因此我會等到晚上九點後(客人較少)去他那兒吃麵。

過了不久,我是每星期三到四次固定去他的店吃麵,我們聊了很多話題,政治、藝術……謝老闆還會解釋很多成語讓我認識。

現在我每次回台灣,一定會去他的店,感覺像是兩個老朋友又團聚了。

甚至有一次,我的太太(當時是未婚妻)去台灣旅遊的時候,經過他的店,跟服務員說想找謝老闆。

謝老闆還特地為了跟她打個招呼而從外面開車回來,並請她吃午餐。

其實謝老闆不是唯一的例子,很多台灣人都是這樣。

上大學的第一天,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師大派一些台灣學生幫新的外國學生報名,有一個女生跟我打招呼,接著說:「你是哪州來的?」我心想:州是什麼意思?喔……原來她以為我是美國人(我們彼此說中文,所以她沒聽出我的英國口音)。

在台灣,這是一個很普遍的錯誤,看到一個白人,就把他當作美國人!有的英國人會覺得有一點生氣,但是我不討厭美國所以覺得沒關係。

有時我甚至會跟對方玩一玩,回答說我來自加州,有時我來自紐約州!可是,告訴他們我來自美國的任何一個州,或者其他說英文的國家會產生一個問題,像謝老闆一樣,他們都要練習他們的英文!可是我是來台灣學中文的,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假裝我來自一個不講英文的國家。

有時我會說我是法國人,台灣人真的會相信並說:「歡迎我們的法國朋友!」但是法國有一點冒險,一定有會說法文的台灣人,所以有時我會選一個比較小,沒那麼有名的國家,可是這也有它的危險性。

我有一次在師大的圖書館裡,我對一個台灣學生說我來自斯洛維尼亞,突然有一個外國女生從另外一張桌子大喊:「我也是啊!」這真的有點尷尬,我該怎麼解釋自己是因為她的國家小到沒人知道……才說我來自那裡?幸好,我真的去過斯洛維尼亞,所以我很努力花了半個小時跟她聊斯洛維尼亞的事情,我保證沒得罪她。

遠赴師大學中文 道「兩岸關係」 師大的第一個學期,我上了密集班,作業很多,所以雖然交了一、兩個朋友,但我沒有太多時間出去玩。

連學校安排的活動,也沒有時間參加太多,我只在一個週末參加學校的旅遊團,去遊賞日月潭和阿里山(這一次的旅遊經驗很有趣,整團有三十五個女生,卻只有五個男生!)。

之後學校舉辦了一個活動,我一定不能錯過的──演講比賽,題目是「兩岸關係」。

我是在比賽前幾天聽到的,所以我用了不上課的時間加緊準備我的演講,可是沒有時間全部背下來。

到了比賽的那一天,我站在講台上,面對幾百學生,發抖。

我在地上擺了一張紙,紙上印的是我的演講稿,我每次忘記台詞,就蹲下來看看(其實是好多次)。

可以明白告訴你我那次沒有獲獎,一點也不令人吃驚!但是老師們似乎看到了我的潛力。

頒獎儀式結束之後,有一位老師找我說:「你的演講寫得不錯,如果能背下來,你可以跟得獎的學生參加國父紀念館舉辦的『第36届外籍學生華語文演講比賽』。

」原來學校辦的比賽算是初賽,決賽在國父紀念館,來自台灣各地的一百多位外國學生會來競爭!為了這個比賽我付出了很多努力準備。

時間限於四分鐘,所以我熬夜,用手表數時間,練習了好多次。

過了兩個星期我終於站在國父紀念館的舞台上,這一次因為準備好了而沒那麼緊張,評委打鈴叫我開始,我就張嘴開始說:「我是從英國來的,我的名字叫郝毅博,我是倫敦大學的中文學生。

」 詼諧奪第七 演講比賽種下主持種子 「這個演講比賽是為了紀念孫中山先生的生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紀念的日子,孫中山先生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中華民國。

現在由於共產黨控制中國大陸,因此在中國大陸,中國傳統文化大部分被共產黨破壞了。

台灣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在這邊,文化大革命沒發生,台灣保護中華傳統文化。

過去國民黨跟共產黨打了那麼多年的仗,可是,因為貿易的關係,現在國民黨好像忘了這件事(大家都笑了)。

他們甚至讓陳雲林,一個共產黨的幹部來台灣,有人認為共產黨改變了嗎?我知道他們在表面上改革了,可是那是一個很膚淺的改變,其實他們還在迫害中國人:西藏人、法輪功、民主運動、宗教徒等等。

我朋友被共產黨迫害了,中國的公安長時間動用刑罰電擊他,只因為他是法輪功學員。

現在共產黨打算發展他們的海軍,他們要用海軍做什麼呢,你們知道嗎?沒有人知道。

對台灣來說非常令人憂心。

當然,現在中國大陸是我們全世界的工廠,所以很多人要去大陸做買賣,那不一定是很大的問題,台灣已經是中國大陸最主要的投資方。

可是台灣的政府得保護台灣的自由社會,共產黨可以假裝他們是台灣的朋友,但是我覺得他們一定不是,共產黨還用一千個飛彈對著台灣。

我喜歡馬英九(評委都笑了),可是我覺得他對共產黨的認識不清楚,我不要台灣的政府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影響。

我要提醒馬英九:你不要跟共產黨做朋友。

曾經馬英九說:『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

所以我知道在他的心裡他是好人,可是我希望他能記住孫中山先生的遺教:保護中華民國的主權。

我個人的看法是這樣的:中國大陸的人民當然是台灣人的朋友,可是共產黨一定不是。

共產黨告訴我們,共產黨和中國是一樣的,不能分開。

當然那是不對的。

我舉一個例子:中國內戰的時候,共產黨說:『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可那是錯的,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沒有共產黨,中國跟台灣這兩個國家的政府才能做好朋友,謝謝大家!」我一說完最後一句,四分鐘的鈴響了!我得了第七名,幾千台幣的獎金。

評委也跟我說:「你像我們的市長也性郝!厲害!」那天第一名和第三名也是師大學生(第一到第九名都能獲獎),所以學校非常高興。

老師說在這個比賽,師大很久沒有得獎,所以那天有三位學生得獎,老師們都覺得很驕傲。

可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雖然我當時不知道,可是在這一次比賽,埋下了我後來用中文拍電視節目的種子。

郝毅博說:「得知我來自英語系國家,台灣人都想練習他們的英文,可是我是來台灣學中文的啊!」本文由 高寶書版 提供文章出處:《哈囉!我是郝毅博》郝毅博 著(本文授權範圍僅限欣傳媒,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