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我行。我宿》的療癒之旅/阿德隆飯店

NOWnews
《我行。我宿》的療癒之旅/阿德隆飯店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聽說物理學家愛因斯坦也住過阿德隆,並喜歡靠著窗對路人打招呼,猶愛窗外巴黎廣場的黃昏美景。

雖然柏林很多地方的窗景都可以看到勃蘭登堡門,但只有從阿德隆看出去的最叫人驚豔,而且,得從「巴黎廣場套房」窗戶望出去。

巴黎廣場套房約八十平方公尺上下,以一家城市旅館而言,已屬寬敞。

在我打開房門時,空調和電燈已經自動開啟。

純黑的大理石浴室自成一格,高雅家具與床鋪擺設流露出大時代的內斂沉著。

單是那口窗、那幕景,可以讓人在房間裡神遊半天,可學女星葛麗泰.嘉寶在電影《大酒店》中幽然一嘆:「讓我一個人好好靜下來。

」戲中的場景據說正是在此處實地拍攝。

一想到愛因斯坦在幾十年前可能就坐在我現在這個位置,俯視著相同角度的窗景,情與景交疊,空間與時間重現,一股空靈襲上心頭。

愛因斯坦是第一位入住阿德隆的諾貝爾獎得主,但不是最後一位,前後共住了六位,包括德國小說家曼恩、劇作家霍普特曼、英國詩人作家吉卜林、挪威探險家南森及愛爾蘭文豪蕭伯納。

▲▼阿德隆飯店是柏林的驕傲。

(圖/截自新浪娛樂,2015.11.25)「相對論」的假設,《森林之書》的初稿或《威尼斯之死》的構思,極有可能在這家飯店裡醞釀。

文人墨客情繫於此,飯店的古雅氛圍是一大關鍵,而其建築格局才是幕後功臣。

外觀上,阿德隆是一棟不折不扣的新古典主義建築,一九四五年一場大火將它夷為平地,後經重建得以恢復原貌,石灰岩砌造的四面外牆活靈活現,老飯店神采一如往昔,柏林人引以為傲的老地標再次吸引世人的眼光。

本文節錄:【我行。

我宿:從旅館出發的療癒之旅】一書 ▲【我行。

我宿:從旅館出發的療癒之旅】。

(圖/時報,2015.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