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人性被高估了--奧維寧校園槍擊事件

NewTalk
人性被高估了--奧維寧校園槍擊事件
新頭殼newtalk 2016.04.25 文/法蘭克‧貝拉迪 2007年11月7日,18歲的奧維寧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北方60公里的圖蘇拉小鎮,在約凱拉高中殺害了9名學生。

這場槍擊事件發生之前的幾個小時,一支由「Sturmgeist89」用戶名稱上傳並預告這場大屠殺的影片,才剛被上傳到YouTube。

在影片中,一張約凱拉高中的照片被撕得粉碎,並拍攝一名男子把槍對著鏡頭的照片,這張照片還特別著上紅色。

芬蘭只有5百萬人口,和其他人口更多的國家相比,芬蘭的大屠殺槍擊事件似乎更頻繁。

不令人意外的是,芬蘭是全世界持槍比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自然淘汰宣言奧維寧的例子中,最令人震驚的,是他在屠殺行動中清楚又公開的哲學說明:「我是一個憤世嫉俗的存在主義者、反人性的人文主義3者、反社會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現實的理想主義者與神聖的無神論者。

」這是他在行動之前不久,在自己網站上寫的內容。

他也留下了「自然淘汰宣言」,而且已經在網路上流傳很廣: 自然淘汰如何變成個別淘汰? 現在,自然淘汰的過程已經完全走錯方向了,已經反轉過來了。

人類這個物種已經退化很久了。

智障又愚蠢且心智軟弱的人,生得比聰明又強悍的人更多更快。

但是,法律保護這些智障的大多數,而這些人又選出社會的領導人物。

當代的人類不只背叛了自己的祖先,也愧對未來的子孫。

……自然性(Naturality反而因為宗教、意識形態、法律與其他欺騙大眾的制度,而受到歧視。

人類只是包含在其他動物中的一種物種,而且世界也不是單獨為了人類而存在。

殺戮與死亡並不是悲劇,在所有物種中,這是經常自然發生的事。

奧維寧的重點正好就是新自由主義強調的重點,但卻是一種理解錯誤的自然淘汰思想,而且已經被用來反對社會主義協助弱者對抗強者的保護行動。

不是所有的人命都一樣重要,或值得去救。

只有優等的人(聰明、有自覺、意志堅強)應該繼續存在,劣等的(愚蠢、遲鈍、軟弱的大眾)就應該消滅。

針對這個問題的另一個解決方法就是:愚蠢的人當奴隸,聰明的人才能享有自由。

我的意思是,擁有自由的意志、有能力聰明地進行存在主義與哲學性思考,並知道什麼是公平正義的人,才應該擁有自由並成為統治者……而像機器人一樣的大眾可以當奴隸,因為他們也不在乎,而且他們的心智非常遲鈍。

和一般人的認知相反,在這些大屠殺策畫人的心中,納粹主義並不是他們偏好的意識形態。

在他們的宣言中,納粹主義有幾個明顯的面向:「暴力、對受害者沒有人道精神、種族主義。

」但奧維寧認為納粹主義是一種去個性化(deindividualization)的威權形式。

他唯一的信條是強大的個人金融經紀人與槍手是孤獨的贏家。

奧維寧也在宣言中寫到:企業、教會或其他組織、團體、意識形態、宗教或大眾妄想制度的控制,並接受這些單位的規則、道德規範與行為要求。

在整個人類歷史中,在所有專橫、威權、極權統治、君主統治、共產黨、社會主義、納粹、法西斯與宗教社會中,這種現象屢見不鮮。

然後,在這篇文章的最後,奧維寧也公告他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我已經準備好為了一個我知道是正確、公平與真實的理念而死……即使我可能會失敗,或者輿論可能只會記得我的邪惡……我寧願奮戰而死,也不願過著漫長而不快樂的人生。

這是我的戰役:一個人的戰役,對抗著人性、政府與軟弱大眾的世界!不必同情地球的廢渣!人性被高估了!現在是回到自然淘汰與適者生存演化軌道的時候了。

奧維寧的宣言可以被視為大屠殺哲學的誇張聲明,也就是把屠殺隱喻為純粹的社會達爾文主義。

在制訂約凱拉校園殘殺行動之前,奧維寧「自拍」了一張照片,他穿了一件總結自己意圖的T恤,並呈現出什麼是他所謂的「詩意」。

在T恤上寫著幾個字:「人性被高估了。

」我不知道奧維寧從哪裡找到這幾個字,他的靈感來源是怎麼來的。

但這幾個字值得被嚴肅看待。

這些字一點也不平庸。

社會文明、社會達爾文主義社會主義可被視為這一條思想脈絡下的邏輯發展,也是人文主義文明在現代建設的最終呈現。

文藝復興時代的人文主義者認為,人類領域的自主性與大自然的無情法則有所區隔;接下來,啟蒙運動就像自主的人類中的理性規範者。

十九世紀的社會主義政治遺產,也一直肯定正義與平等,但那並不是基於自然,而是基於人類的理性與同理心,也就是承擔相同感受、相同擔憂與相同目標的能力。

由於這些進步的發展,現代性(modernity)最後建立的社會文明是:共同的需求凌駕於對個別利益的主張。

這種社會文明也希望防止每一個人對抗每一個人的無止盡戰爭。

但是過去這30年來,這種社會文明在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攻擊下,已經崩毀。

社會達爾文主義就像全球新自由主義政治主張的先驅。

這套哲學有一個穩固的物質基礎,很難攻破。

就像在自然領域上,社會達爾文主義認為,仁慈原則無法在社會上抵擋演化的正面力量。

如果自然演化的特徵是最適者生存,歷史演化也不能例外。

奧維寧的口號「人性被高估了」只是改寫(重新敘述)了新自由主義的主張,也就是,規範經濟領域的那隻看不見的手具有優越的效能。

最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就是那隻主導經濟的看不見的手,而經濟是人類行為與文化中,最重要且最具決定性的領域。

作者:法蘭克‧貝拉迪(歐洲知名作家、理論家,義大利自主主義運動的核心人物。

) (編按: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的《英雄:大屠殺、自殺與現代人精神困境》一書。

作者法蘭克‧貝拉迪的研究範疇聚焦在後工業資本社會中的媒體與資訊科技,作品往往結合歷史、哲學、社會、政治、科技、傳播等多重領域,以宏觀的辯證探究當代人的集體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