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勇敢追夢 壯遊世界徵文入選-結果!我們都想去流浪

欣傳媒
勇敢追夢 壯遊世界徵文入選-結果!我們都想去流浪
陳宜強

我的壯遊故事-結果!我們都想去流浪
流浪,總歸是流浪的不確定性,我跟女友沒有做太多的功課,我只跟隨我崇拜的切.格瓦納,用同樣如『摩托車日記』中的流浪方式,騎著買來的300cc越野摩托車,橫馳在安地斯山脈中,在世界最乾燥的沙漠中,在太平洋的彼端海岸線上。

也想追隨『阿拉斯加之死』的克里斯,瀟灑點火把身上資本主義的一切給燒掉,走進荒野。



有時騎車騎到迷路,進入濃霧積水的山區,山嵐追著我們跑,成群羊駝抬頭不削地看著我們。

有時我們會遇到爆胎,因為不停打滑的沙子路,或是爆胎危險的粗石頭路,開始體會台灣擁有柏油路的幸福。

晚上沒有人煙的地方就得紮營,卻遇到村民拿著犁田般的武器,突襲我們的帳篷。



有時騎到海拔五千公尺,空氣稀薄又無人煙的地方,一個下著雪又閃電烏雲的高山深淵小路,和那放大版的九彎十八拐山路,讓我連人帶車摔到在45度斜坡沙子路上。

但這些都比不過遇到加油站的汽油竟然摻水的無奈,讓摩托車掛在荒郊野外的窘境。


有時我們騎到沒汽油的窘境,近百公里沒有加油站,那只好索性在沙漠或海邊紮營。

有時在雲霧中,挨著寂靜空曠的遠山吹來寒風,趕在天黑前紮營在荒野避風處,在接近0度的氣溫下,煮著泡麵喝口溫暖的熱湯,當下的溫暖真的是喝到心裡面的幸福。


那一天,突然騎出山區,進入無邊無際的沙漠,好像進入另一個世界,看著路邊墳墓的古老文化,卻也想起『不去會死』的石田裕輔半路遭搶劫的恐懼。

遠遠看到海市蜃樓,在這類邊境城市,充滿了繁華與混亂的氣味,我們總是不太喜歡久留,畢竟不久前我們才被沙漠吞噬許多財物。



路上,一直握著油門手把的我,常常跟後座的女友都忘了,上次走路流浪的模樣,時常回憶著數月前,還沒買摩托車之前,那滿地積雪滑溜的大峽谷健行的輕鬆。

無奈即將被資本主義侵佔的古巴哈瓦那。

或是坐在天空之鏡的烏尤尼鹽湖上放空,幻想著切.格瓦當初走到生命盡頭的感受。

又或是走在印加古道,看著滿坑滿谷遊客的馬丘比丘,厭惡人多的我們,是如何的快閃當地,又是如何的逍遙,騎著租來的摩托車穿梭印加帝國的山野之間。


這趟流浪,計畫始終改不上變化。

後來奔馳在黑夜中的安地斯山脈的我,想念起提前返台的女友。

眼前的風景,儘管漆黑,我突然靜下來看見了自己,原來流浪讓我內心平靜下來。

我決定把車賣了,買了一張回台灣機票,停止流浪,因為,我求婚成功了。


結果!我們都想去流浪浪

作者介紹:
姓名:陳宜強
部落格:

本文授權範圍僅限欣傳媒,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