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卡拜爾歌手 用歌唱記憶文化

NewTalk
新頭殼newtalk 2013.02.23 TEWA/法國報導 在〈我的山頭〉(Adrar Inu)這首歌中,卡拜爾歌手易迪爾(Idir)唱著自己的心情故事,「返鄉尋找我的出身、我的青春,故鄉深深的撼動了我。

而我是多麼害怕故鄉的節奏、古老的氣息,輕易地被人們遺忘。

」 卡拜爾語是卡拜爾人的母語,屬於亞非語系柏柏爾語族的北柏柏爾語支,在阿爾及利亞的七個區內通行。

根據《法國消息電台》(France Info)報導,易迪爾從1975年開始就定居在法國,但他不是法國人,他拿的是阿爾及利亞護照。

然而,他跟阿爾及利亞卻有一種特殊的關係。

對他而言,阿爾及利亞政府試圖要讓卡拜爾文化噤聲。

卡拜爾地區說的不是阿拉伯話,說的是柏柏爾語。

易迪爾回憶阿爾及利亞獨立當天,他的母親坐在電視機前面,卻完全聽不懂他生活的土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在1962年獨立後,我們相信那些政治人物口中說的,我們重回了那神祕卻抽象的阿拉伯世界,然而我們在那裡卻找不到我們的位置。

」「我是阿拉伯語區的人,但我不是阿拉伯人。

就像魁北克人也說法語,但我們並不會因此叫他們法國人不是嗎?」 自1979年起,易迪爾就不再回到阿爾及利亞唱歌,「一開始,是因為有一股心照不宣的阻力,然後那裡發生了許多恐怖主義活動。

我沒有心情在人命跟蒼蠅一樣不值錢的地方歌唱。

後來,還是有人邀我去唱,但我並沒有選擇自己要唱什麼的自由,所以我情願保有我的自由。

」「但是現在情勢稍有改變,我想我會回去唱了。

」 *TEWA (Taiwan EU Watch,台灣歐盟觀察),是由在歐台灣人組成,目標是成為一個新世代的媒體。

以自由、國際觀的報導作為期許,超然獨立於台灣媒體之外。

與新頭殼為合作夥伴關係。

[完整的影音請至 http://newtalk.tw/news/2013/02/23/33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