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天公疼憨人!味衛佳的柿子 原來還有與攝影師的這段插曲

NOWnews
文/簡佑庭;圖/簡慶南提供

位在新竹縣新埔鎮的味衛佳柿餅加工站,每到10、11月的柿子產季,總吸引大批的觀光客、攝影師前往,不論是單眼相機的大砲鏡頭還是手機、傻瓜相機,無不對準金黃亮橙的柿子。

一顆顆、一簍簍攤曬在三合院前的壯觀景象,豐收的喜悅,一切盡在不言中。

其實,原本位址偏僻、默默無名的柿子加工廠,因為攝影師無心的闖入,與劉家三姐弟的純樸真誠,成為今日台灣旅遊的重要景點。

每到週末,遊覽車、大客車、小客車,把這個位於新竹縣新埔鎮的小工廠,擠得人滿為患、水泄不通,殷切招待遊客的劉大姐、二姐永遠是金黃柿子外的另一個美景,笑臉迎人,還原傳統製作柿餅的每一步驟。

傳統手作與機器 澀與不澀的差別

大姐說,味衛佳從祖父那一代就可以製作柿餅了,當初是以副業的方式製作,一直到大姐爸爸那一代,因為柿子品種改良,大顆,水分多,加上當時生產過剩,農夫詢問大姐的爸爸能不能曬乾做成柿餅,經過一番研究,味衛佳成為當時第一個成功將牛心柿製作成柿餅的工廠。

在父親的年代,會做柿餅工廠還不多,銷路好的時候,大盤商甚至還會預付現金, 一車車載走。

那時大陸進口、機器風乾製作方式都還沒引進、誕生。

機器風乾技術出現後,每一座柿餅加工廠都在使用,只有他們家仍遵循傳統方式。

大姐說製作柿餅是靠天吃飯的行業,濕度高時更可能全軍覆沒,也因此有人研發出風乾機。

可是機器風乾的柿餅沒有綿密感,而且味道澀澀的,因為柿子的單寧酸轉換成葡萄糖,需要時間轉化,速成的柿餅會澀。

加上當初在販賣柿餅時,出貨的箱子並沒有特別標明來自哪個加工廠生產,大盤商進貨時,也不可能只進一家,客人不知道好吃柿餅哪裡買,大盤商也搞不清楚誰的好吃誰的不好吃,導致市場上柿餅銷量下滑,甚至還有銷售員欺騙顧客,說澀的柿子才會降血壓。

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大姐二姐那時還勸弟弟不要做了,如果生活費不夠,兄弟姐妹可以分擔家計,可是心地善良的弟弟卻說,如果他不做了,那農民怎麼辦?當時弟弟還是堅持手工製作,那時沒有一家工廠用木材烤、日曬的方式製作。

因為這樣很費工,加上耗損率高,臨近的工廠員工,甚至還笑弟弟是傻瓜。

面對大陸進口以及機械風乾的柿餅,弟弟無奈地將一簍簍地柿子扔掉。

當時甚至還勸弟弟不要做那麼多,他卻回說「可是沒有曬滿滿,這樣攝影師來拍照就不好看了。

 

攝影師闖入 拯救慘淡經營的加工廠

幾十年前曾有報社記者來拍柿餅,鄰近的柿餅業者不僅不歡迎,甚至還拿出鐮刀趕人,鄰居說攝影師來都找麻煩,不願意讓他們拍照。

味衛佳的位址最偏僻,弟弟心腸很好,以禮相待,甚至讓肚子餓的攝影師,拿柿餅來吃。

當時很多攝影師把這個地方是為私房景點,可是看到照片,其他攝影師們也循線找到蛛絲馬跡,找到這座偏僻的工廠。

一開始,大姐的媽媽為攝影師們還原柿餅的製作過程,後來大姐、二姐利用週末時間,也回家幫忙,還原(大姐強調非表演,因為他打從娘胎就開始做柿餅)製作柿子的過程給現場的攝影師。

一傳十、十傳百,去年雙十假期來了16團,每團都超過40人。

大姐說,其實曬柿餅的工作會一直持續到1月份,不用特別集中在10、11月來,天氣好時分批來,比較不會那麼擁擠,而且,他們有四組模特兒,輪流讓大家拍攝:大姐、二姐、阿嬤們以及工廠的員工。

當時看到那麼多攝影同好,二姊燒了10幾鍋水給客人飲用,過去曾經建議弟弟弄台飲水機省事,可是那種奉茶、煮茶歡迎客人的氛圍,卻淡化掉了,所以也就作罷。

除此之外,味衛佳早期旁邊的屋頂,也沒有如今可拍照的二樓陽台。

以前曾發生攝影師爬到屋頂拍照滑倒,因此就搭了便橋讓大家都可以上去拍攝,後來怕大家危險,加了欄杆,怕熱又蓋了棚子。

加上工廠位址很遠,也拜託親朋友好在旁邊做小吃,烹煮簡單的客家菜餚給大家享用。

大姐回憶,曾經有攝影師在二樓拍攝時,對大姐說「笑一個,我就買柿餅」,大姐回應他說,買不買柿餅沒關係,可是對方仍然像耍猴戲一般,一直說等一下會買多少柿餅,大姐後來就不賣他,因為她強調,她賣這些柿餅是真心分享,而且攝影師拍到好的照片,她也一樣為他們開心,不需要用這樣利誘的方式。

大姐就訓斥他「你們教人文攝影的,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大姐強調,不要因為想要拍照,就捧場買柿餅,真心喜歡再去買,不消費一樣很歡迎來玩。

其實每到採收柿子的季節,大姐每個週末都很開心見到老朋友,像是同學會一般,一同分享豐收的喜悅。

而這些攝影師把這些豐收的影像,分享到海內外,無形中促成柿餅的行銷,也因此,面對攝影鏡頭,劉家姐弟、阿嬤、工廠員工,都展露出最純樸的笑容。

那些發自內心的喜悅,是錢也買不到的無價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