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如果旅行記憶是一只抽屜 照片便是開啟它的那把鑰匙-馬賽Kyo

欣傳媒
Sheila Hsu不用相機方框看世界 那吃飯可以也不用筷子? 從地球北端到南端,Kyo總帶著相機行走世界,同時拾藏旅行記憶,有人說透過相機方框會限縮人的視野?他有自己的獨到見解,Kyo說自己是一個容易忘事的人,每一張照片都像是一把鑰匙,它可以將裝有記憶的抽屜打開,如果少了這把鑰匙,他壓根不會注意到那只抽屜,而記憶也將永遠密封其中,曾經擁有的故事也就會遺落在人生的時間軸裡…透過相片,Kyo能將所有時空背景、氣味、聲響、對話等記憶一一重建。

不用相機方框看世界 那吃飯可以也不用筷子?至於拿著相機拍照,是否會少了心胸和情緒感受當下?Kyo說:「人們會因為拿了筷子而少了感受美食的滋味嗎?筷子是享受美食的工具,人們習慣使用筷子久了變成了自然,對我而言拿相機就會呼吸一樣自然,也就不會因為拿了相機而削減了對眼前事物的感受。

」透過相機方框是一種風景,放下相機是一種感受,兩者並不衝突,當然,如果對於相機操作不夠熟稔的人,總想著如何操作,但美景可能一晃眼就消逝,那就拋開相機吧! 無論可愛或醜陋,都是生命注定的原始面貌 當生活充斥著虛假,我們開始追尋世界裡的一點真實。

看著Kyo的攝影作品,觀者幾乎能呼吸畫面裡的空氣,安靜俐落卻充滿意寓,但再端看他的插畫作品,線條縝密、色彩奔放,畫面奇趣橫生,難以想像同一雙手,能創造出極大的反差,這也同時反應Kyo的生活寫照,面對客戶必須極盡所能滿足需求。

在廣告的工作領域之中,Kyo一個人要不斷切換多重角色,業務、製管、創意,無間斷的會議、討論、估價及創作,淹沒在數不盡的繁雜工作事項裡,於是一旦榨擠出一些時間,他便從台北逃到地球的原始端,從南極到北極、沙漠、火山到海底遺跡,因為繁瑣,於是追尋簡單,找出世界的一點真實,然後用力呼吸,他說:「原始的地方與現實差異太大,我把它們歸納為夢,可以觸及的夢,沒有藩籬、沒有玻璃,而是可以行走的夢境。

」那種純粹與大地的原始,才讓Kyo有了真正喘息的空間,也能感到自己真真切切的活著,每次按下快門,自己就可以做決定,那是最大且唯一的自由,透過旅行中的攝影,Kyo得到了沉澱、療癒與釋放,思緒也隨之顯影在一張張相片裡。

在廣告工作領域,所有完美畫面中的構圖、光線、劇情都是預先設定,一絲不苟卻少了份真實,就連人與人的相處也不見得真心真意,於是跳脫工作後,Kyo只專注在捕捉世界的真實,培養自己的野性。

也因這份充滿野性般的敏銳觀察力、以及豐富的想像力,加上廣告人特有的找梗功力,即便在冰天雪地中漫長地受凍等待,卻還是尋覓不到極光而得到一地失落,Kyo也能在這片自然的原始大地裡,撿拾最微小的好故事。

那些旅程中與動物的不期而遇對他來說都是命中註定,逆光所瞬間遇見回眸的麋鹿、行駛列車透過車窗迅速捕捉地孤狼身影、森林裡兩度巧遇的小紅狐,這些種種無論可愛或醜陋,都是生命注定的原始面貌,也是他所追尋的真實,Kyo也用親身經歷與鏡頭,鑄造一把把所謂記憶的鑰匙,現在,他打開抽屜,翻出那些你所遺落的自然角落,告訴我們這世界的故事。

Editor│Sheila Hsu【延伸閱讀】地球會微笑-馬賽kyo的旅行圖與文 FB粉絲團站在地球北端 沐浴極光的男人-馬賽Kyo黃于洋─旅行教我的事 「相信」、「勇敢」與「說再見」城市路跑家 - 歐陽靖的蛻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