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安靜中,《念念》不忘的聲音(黃一平)

NewTalk

新頭殼newtalk 2015.04.17 文/黃一平
《念念》是一部很安靜的電影,但是請務必找到一個音響最好的戲院,因為這部電影的聲音,帶動了整個主題與氣質:安靜去說寂寞與悲傷,海浪刷來海闊天空,最細微的那幾個語氣與聲響,勾引出的是角色已經忘記的記憶。

當然,提一下,混音是杜篤之,收音是湯湘竹,配樂是陳揚,吟唱是許景淳,都是當今華語世界,最好的聲音選擇。

取名《念念》,不知是否因為省略不忘?片中三個主角,都有一個掛在心上放不下的過去,有些沒忘;有些更重要的,卻忘了。

在劇情的推展之下,念念不忘的那些,有些學會放下,有些學會珍惜,且這群念念不忘的人,在垃圾車提示聲,風鈴,海浪聲的帶領下,重新面對那些已經忘記或不願想起的,然後他們繼續生活下去,和你我一樣。

故事繼續述說著,生活也這麼繼續著,我們能不能找到一個方式,放下,面對,原諒,繼續往前?

於是這個有點安靜的故事,不若綠島的水塘那麼平靜,或許等下浪來了,這幾個年輕人的小世界就天翻地覆了。

兩個父親的死訊,母親的痛楚,孩子面對的衝突,在年輕的創作者手上,可能都會是某些創作者選擇展現給大家看的,有高潮,有戲劇性,讓觀眾更直接的感知這個意圖。

張艾嘉沒有選擇這些,她刨去那些可能老掉牙的情節,選出某些生活中其他的片段,來說這三個角色的失去與獲得。

當然,戲劇高潮還是有的,張孝全為保護自己拳擊手身分,與王識賢的衝突,他與梁洛施的做愛後的同浴。

長鏡頭提醒我們這些是生活片段,也讓演員把自己的角色狀態完整的呈現出來。

當然,長鏡頭暴露出來的演員優劣勢都有,但張孝全、柯宇綸無疑將自己最好的表演,放在那些鏡頭裡了。

這不是容易看的電影,因為她太過安靜,冷靜,在我們這個追求速度與激情的年代,如果沒有把自己交給電影,難免覺得疏離。

但當你選擇認真聽聽張艾嘉媽媽在說的這個故事:有個女孩,在台北的天空下,哼著歌,想起海浪聲中,聽見的,那些媽媽說的不存在的故事。

海的顏色,究竟是甚麼?那麼太陽呢?

海與天空與太陽,在不同的時空與人的眼中,顏色是一樣嗎?如果《念念》,我是這麼看,你怎麼看?

作者:黃一平(在中國工作、生活的前媒體人,現為微觀娛樂負責人)

影片即為張艾嘉執導的電影《念念》預告片段。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