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巴黎書展獲獎 林莉菁:對無知青春的懺悔

NewTalk
新頭殼newtalk 2013.03.23 TEWA/巴黎報導 台灣旅法作家林莉菁作品《Formose》(中譯為《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參加法國巴黎書展,獲得大巴黎區高中生票選為「高中讀者文學獎」,她和其他七位得主於當地時間22日接受頒獎,並發表得獎演說時表示,這本圖像小說是對於其無知青春的悔懺,也從這反省式的史觀,表達她對於台灣政治現狀與未來的憂心。

巴黎書展是法語出版界最重要的年度盛會,22日展開,共為期四天。

每年春天皆有上千家出版社在此相聚,近二十萬人次入場參觀,至今已達三十三屆,而本屆對於台灣有個重大意義:這很可能是第一次有台灣人在這個書展中獲獎。

在林莉菁短短三分鐘的演說終了時,獲得現場雲集聽眾熱烈掌聲。

演講中文譯文如下:(並附有演講影片) 「各位女士先生,各位評審,與各位親愛的朋友們,日安。

感謝年輕的評審--伊夫林區的高中生們將這個獎項頒給我的書--《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由於這個獎,將會有更多的人去閱讀,去理解這本圖像小說,這本著墨於一個在中國陰影下小國的作品,不只是漫畫的愛好者,也會有如你們一般的年輕讀者來看。

親愛的朋友們,我也曾是高中生,但那時的我卻沒有如你們這般的幸運, 因為.....儘管我讀的已是最好的升學高中,但大部分的學生,就像我一樣,又盲又聾,為何又盲又聾?因為我們學不到國家真實的歷史,我們成了那個獨裁體制的棋子,那時年輕的我,甚至會對街上那些抗議政府的人,感到不屑,所以這本書, 這本《Formosa》其實還是一位前任無知高中生的懺悔。

如同大家所看到的, 俄國與匈牙利的民主狀況倒退,台灣人現在正擔心著,因為台灣情況也不太妙,如以下這些事例:反政府的學運領袖受到警方的監視,再如同,媒體對於支持民主運動的學生與學者窮追爛打,更甚者,政府拿司法來做為對付反對者的工具,以上我所言者, 在所有的法國媒體裡,你們是很難去聽到的。

另一個台灣的現象....在法國與歐洲,我們找不到如同佛朗哥或希特勒的紀念館, 但是在台灣,在那裡的首都,答案卻是可以,那裡現在還有一間叫做蔣介石的紀念館,紀念著一位前獨裁者,若有一日,你們去台灣旅行,如一般外國觀光客,去那裡照相,望著那又白又純淨的建築物,你們不會知道,那是蓋在台灣人民的血淚之上的。

因此,在這裡我要引述《憤怒吧!》作者愛賽樂的話,他是這麼說的『創作是抵抗;抵抗, 是創作。

抵抗什麼?抵抗那個人的或社會集體的因循盲從,抵抗什麼?抵抗那反民主意識型態的死灰復燃,抵抗什麼?抵抗遺忘歷史,抵抗無知,抵抗冷漠。

』 最後, 非常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