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建築旅行/徐明松五感體驗廊香教堂與葡萄牙

欣傳媒
欣傳媒 | 記者葉穎/專題報導談及關於怎麼開始用旅行的眼光看建築,建築師徐明松直接了當的說,學建築的,對於建築旅行四個字哪裡需要想這麼多,儘管出發去看就對了!也許是曾經在義大利待上好一段時間的關係,他笑說,即便自己的第一趟國外旅行,是遠遠在台灣念建築10年有餘之後才達成,不過,在義大利唸書期間,倒是真的用盡了力氣,不放過任何走看的機會,即便當時經濟狀況並不寬裕,也都不設限地,好多次背着睡袋就出發、輾轉幾趟大眾交通工具-巴士、地鐵、搭便車,就這麼義無反顧的出走去看、去感受。

他回溯談到最讓自己感動的建築體驗時,首先想到的就是跟太太一起前往聖.維托(St.Vito)朝聖由史卡帕設計的布里翁墓園(TombadiBrion)。

他說,那一次的經驗裡,讓他深刻地感受到,這樣一個莊嚴的場域,就這麼樣靜謐的處在小鎮邊陲,玉米田旁的L形基地上,到達的時候,恰巧是傍晚時分,遠處的鐘聲敲響在曠野之間,讓他第一次這麼深刻感應到身歷其境在建築當中,與環境跟地景可以如此呼應且傳達出浩大且攝人心魄的力量。

當下的他甚至感動到想要越洋將這份心情的悸動,透過當時還甚是昂貴的越洋電話,直播傳達給台灣的朋友們。

除此之外,在他第一次前往大師科比意的作品-廊香教堂時,也同樣感受到相同的觸動。

徐明松回憶著,那是將要從義大利歸國前的時機,他和太太決定出走自怎麼都沒法就原生文化面做出深入瞭解的建築哲學課,一路就這麼從威尼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直到廊香教堂(NorteDameduHaut)座落位置的山腳下,為了分毫不差的玩味朝聖者的滋味,他們決心用步行的方式上山,也正因為這樣一步一腳印的過程,讓他看到了廊香教堂就在蜿蜒山路間,一下子出現一下子隱沒,遠遠望去,似信鴿也似修女的帽子。

終到抵達建築體跟前之際,步入空間裡頭這才讓他感悟到何以安藤忠雄會說,處在廊香教堂裡就有如感受著光線進來有如音樂般的吵雜!他甚至花了近三至四個小時的時間,細細端詳那一個個孔洞跟彩繪玻璃的細節處理,讓他驚訝地發現到,每片彩繪玻璃上都隱隱有著許多法文關於和平的語句,這些發現,往往是一般建築書籍當中所難以細細描述的,也讓他對於這趟旅程除了感受上的豐富之外,更覺不虛此行。

他說,如果你我也認同建築乃文化面向中的一類,那麼,透過身體上的感受與放慢速度做出感應跟回應,就會變得十分重要!以徐明松自己的經驗來說,他自認一路學習以來都算是個用功的建築系學生,但早在學生時期他就感覺到單是閱聽知識跟資訊對他來說,還真是不夠,因為這中間總讓他感覺少了一味,慢慢地,他透過旅行發覺到,少了的那一味就叫做身體力行。

因為唯有透過身體的感知跟移動,同時在身體五感打開的狀態下,才有可能真的感受完整,舉凡建築體的尺度,甚至小至風的移動、光影的穿透變化都是可以感受到的細瑣,也才有可能真正了解這棟房子為什麼會讓自己鐘情,且瞭解它更加透徹完整。

他也順勢談到,如果看建築非得透過身體移動才足以看得透徹、轉化的深刻,那麼,自然就不難歸結出為什麼近幾年國內建築環境總讓人感覺單薄且短淺的基底原因了!對照著國內的建築環境,他最想要拿自己在旅行中所認識到的葡萄牙作對照。

他說,葡萄牙的總體環境自始至終都沒有比台灣優渥,可以,許多當地的建築師卻懂得怎麼用簡單的方式去面對他們的歷史跟文化上的遺產,往往白牆、直接挪用石器、簡單樸素而媚俗地就能與歷史性作出很好的連結。

不論是透過景點的造訪或旅宿的經歷,這樣強烈的感受都讓他幾次兜兜轉轉仍舊不厭其煩的想要一去再去葡萄牙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他還提及了近期也許將開跋至印度的旅行計劃,以及許諾自己此生必造訪一次的國家-巴西與墨西哥,他說,到看巴西看奧斯卡尼邁耶(OscarNiemeyer)到墨西哥看路易斯巴拉缸(LuisBarragan),也許是很多建築同好都會想到的行程,不過,對他來說,想要看到的不只親身接觸這些建築大師的巨作,更想要透過親抵這些國度,了解到這些大師的作品是在怎樣的環境裡出現、出線跟形構,也許這就是身為始終關注現代建築歷史脈絡如他,在旅行的路上最異卻也最讓人期待的建築觀點。

更多建築旅遊資訊,請上【建築行腳】專輯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