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建築旅行/朱沛亭體驗生活 從UFA電影院到奧地利

欣傳媒
欣傳媒 | 記者葉穎/專題報導「關於建築旅行,很多建築人常常是因為想要看某一棟建築物所以開始了這樣的旅行形態,但我,完全是因為旅行之後才開始看建築的!」朱沛亭說,曾經,也像是一般自助旅行背包客一樣,他和從前學校的三位學長姐,總是希望在寒暑假可以出國走走看看,一開始,也都跟時下的年輕人一樣,背上背包,地鐵或城市裡的大眾捷運就足夠補給一整趟旅程裡走看景點的相互串接。

漸漸地,等到背包客的旅行經驗多了,才慢慢開始有了發展出行旅進階版的念頭-想要去到一些普通觀光客所無法到達的景點,更想要看到的不只是如同風景明信片上的明媚風光,而是可以多一些特別跟不一樣,也拍回來一些別人所沒有的景象「有時候說穿了,現在回頭看,這中間還真是不免有些虛榮跟炫耀的成分在裡面」他說。

如果自行租車、駕車的行程安排可以算是自助旅行的進階版,那麼,真的透過進階版旅行計畫再進化到以旅行來看建築,其實是始於一次即將前往德國的行程規劃時,總是負責泰半旅途規畫的他竟然發現了當時剛完成的德勒斯登UFA電影院就位在他們將到的目地的附近,同行的朋友看到他收集來的關於UFA電影院那歪斜玻璃鋼構的資料照片,都不約而同地感到高度興緻,於是一夥人就這麼硬生生的根據UFA電影院的所在位置,將旅行路線做出了大幅的調整。

自此之後,旅行並同步走看目的地周邊的有趣房子,便成為了朱沛亭最習慣地旅行方式。

看建築的行腳也開始從台灣跑透透轉為國外租上一部車子,透過GPS的引導,自由兜轉在各個建築景點之間溜溜步。

這樣的旅行方式曾經讓他在《讓歐洲微笑的建築》一書裡自嘲著,生為建築人,自己真可以算是追星一族!不過,幾年下來,從《建築在旅行的路上》再到《讓歐洲微笑的建築》兩本書的出版,不管是照片或者搭配的文字,都可以看到建築人皆然,那面對名家之屋,必會忍不住操起俗稱大砲的長鏡頭相機,啪啪啪照不停的慣性。

也就是在《讓歐洲微笑的建築》一書出版後的數年,這回的訪談中他說出了這幾年針對旅行已然轉換成更釋然且不一樣的心境轉變。

他說,這幾年,他發覺有時候一到景點便拍個不停的習慣,往往在旅程結束之後,回溯之際,會有一種除了照片之外,什麼都沒有感受到的悵然之感!當一幀幀的建築留影被帶著飛回台灣、帶到課堂上時,那種近乎炫耀的虛榮感是有的,但真的對比專業建築相關書籍,如是的照片,又怎會是難得呢?這讓他慢慢反思到靜下心來,透過身體感官,去感覺空間、感受房子裡面氣息的重要。

所以,從近期一趟超過40天-德國整整走一圈的旅行開始,他嘗試著看建築之外,也感受生活,甚至不排斥很觀光客的行程穿插其中,所以在那次的旅行中,建築人的他與旅途中的夥伴,同時也是生活中的另一伴一面駛着小車,一路上看的也許是酒莊,也或許是臨到目的地才找住房的冒險體驗,當然,這中間想必穿雜着偶一旅人都會面臨到被騙、被敲竹槓的險阻,卻也讓他們意外入住到只得徒步上山才到得了的百年老旅館。

談到明年規畫將前往奧地利為主的旅行,他說,主要是想要將當地樸實、原始、俱有大地感的建築風貌領着大家一起去感受。

除卻奧地利之外,如果真要他推舉一個地方或國家,是建築愛好者的旅行敲門磚,他說,那應該會是巴黎!因為單單一個巴黎市內,就可以涵蓋囊括進太多可看的建築景點,即便是龐畢度中心,在今日看來依舊不減它的精彩跟前衛感,尤其當巴黎各個熱點的串接,只消大眾捷運就可以相互聯結的起來,對於入門者來說,未嘗不是另一種利多。

最後,被問到有沒有什麼地方是很想要去,卻還未成形的旅行者夢奇地,愛好旅行如他真是想了好一會兒,最後迸出的竟是一個位於南法的spa莊園,他說,聽說那兒號稱可以很養生也悠哉地用生心靈的方式找到瘦身妙方,是他說什麼都想要跟另太太一起前往嘗試看看的體驗。

即便這樣的答案大不同於從前會號稱自己是建築追星族的朱沛亭,不過,卻其實真切地呼應著他在採訪最後想要提醒建築迷或即將同行前往奧地利一遊的夥伴們:請記得即便到了夢想中非去不可的景點,也要記得放下相機,慢慢去呼吸去感覺,同時記住,建築畢竟不止是個雕塑,而是需要透過居跟處,跟身體產生感應的場域。

更多建築旅遊資訊,請上【建築行腳】專輯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