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張小茵-襄陽米公祠 書法藝術的寶庫

欣傳媒
張小茵為書法、怪石癲狂的米芾 米公祠,原名米家庵,建於元代,擴建於明代,是紀念北宋書法家米芾而修建的祠堂。

庭院清靜,碑石林立,怪石嶙峋,銀杏參天,散發出寧靜致遠的氛圍,內室也收藏許多米芾臨摹的書法名作,如《蜀素帖》、《研山銘》,另收藏與其並稱「北宋四大書法家」的蘇軾、黃庭堅、蔡襄等人筆跡,供眾瞻仰,時常可見喜愛書法的旅客駐足,仔細研究筆韻的身影。

米芾,初名黻,字元章,祖籍山西太原,後遷居湖北襄陽,自稱「米襄陽」,因其迷戀書畫珍石的態度過於癲狂,而有「米癲」之稱。

其工於書法,作書十分認真,明代范明泰所著《米襄陽外記》記載:「余寫《海岱詩》,三四次寫,間有一兩字好,信書亦一難事。

」可見創作態度嚴謹。

元代倪鎮詩《題米南宮拜石圖》:「元章愛硯複愛石,探瑰抉奇久為癖。

石兄足拜自寫圖,乃知顛名傳不虛。

」從詩作看來,米芾對喜愛怪石一事頗為得意,據說當時有塊自南唐後主李煜留傳後世,愛石者為之痴迷的奇加,輾轉流到米芾手裡,欣喜若狂,即抱眠三日,興揮毫留下千古名作《研山銘》,此書後續離奇失蹤,直到2002年3月中國政府才在日本藝術品拍賣會贖回,現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館。

走進米公祠,左側有座亭子,扁額上頭寫著「潔亭」,「潔」字有整潔之意,因米芾有過度愛乾淨的癖好而得名,坊間相傳,米芾見一名叫段拂,字去塵的男子,即興高采烈的說:『你既「拂」又「去塵」,自然是乾乾淨淨,實在是我的賢婿啊!』於是便把女兒嫁給他,這無厘頭的作風,在古代可說是史無前例,比現代還前衛。

另有一次,米芾邀請忘年之交曾祖到家作客,順道讓他目睹稀世硯台的風采,曾祖知道他有潔癖,特地用手帕擦手,才拾起硯台把玩,但心想:這外觀真不錯,不知道磨起墨來如何?等不及米芾差僕人拿水過來,便吐了一口口水在硯台上,磨起墨來,米芾面有難色:「這硯已弄髒,我不要了,送給你吧!」曾祖見事態嚴重,立刻放下硯台,再三道歉,隨即告辭,沒想到兩天過後,米芾仍派人把硯台送至曾祖家中,其潔癖性格可見一斑。

一棵約400多年的銀杏古樹,是米公祠裡醒目的自然景觀,周圍鐵鍊層層環繞,最上層掛滿許多印製「招財進寶 財源亨通」的紅色布條,第2至3層則是手工刻劃的祈願木片,抑或堅固的金鎖,上面盡是每個來過這裡的旅客,敬虔許下的願望,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我希望我以後可以把書法練好,在一代書法名家米芾看來,這應是最感心慰的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