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探/米奇就是米奇!那霍夫曼的小鴨呢?

NOWnews
記者田欣雲/台北報導

今年適逢東京迪士尼30周年,筆者躬逢其盛、前往樂園採訪,過程中,在路上巧遇米奇,我們隨口向樂園受訪者提了一問:「扮演米奇的工作人員是男是女呀?一天工作多久呢?」只聽見樂園公關帶著天真的口吻,回答:「米奇就是米奇呀!」哈!這回答可逗樂了我們,不死心地再問:「可是我們剛剛在別處也見到米奇,這兒也有米奇,香港、美國的迪士尼也都有米奇,到底有多少米奇呢?」然後那天真的表情又出現了:「米奇就是米奇呀!米奇只有一個。

」好的,我知道要識趣,不該追問下去了,「米奇就是米奇」,我懂了他要表達的意思。

那,霍夫曼的小鴨呢?小鴨還是小鴨嗎?

迪士尼樂園,是許多人心目中的夢幻王國,到了那兒,彷彿暫時脫離現實世界,走入童話之中,其氣氛營造之成功(尤其是東京迪士尼),讓您不得不佩服他們對品牌、對角色人物的經營、保護與堅持,而這所有的精神意涵,正可從那句「米奇就是米奇」看出。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樂園尊重米奇、相信米奇,並把此精神延續在樂園的經營管理中,所以米奇不是個會打卡上下班的工讀生,也不會把戲服脫下來讓你檢視透不透氣,極其呵護之能事,因為只有「米奇就是米奇」,迪士尼夢幻王國的國祚才得以延續

這也是為什麼,當我看到基隆小鴨被如此對待,心中既遺憾、又不捨了。

還記得與黃色小鴨初相見,在維多利亞港,那是小鴨在香港閉展前倒數第二晚,海港城旁的天星碼頭依舊人潮蜂擁,遊客爭與小鴨拍照,四周雖不乏趕著發小鴨財的小販,兜售群鴨商品,但主辦單位並未畫蛇添足,灣中的小鴨就是小鴨,在遠方高樓霓虹的背景前,靜靜地浮牠的大水塘。

隔夜,小鴨展謝幕,考量要維持大家心目中的小鴨形象,放氣工作被安排在深夜執行。

其實,為了保持小鴨代表的快樂、希望,「洩氣鴨不現身」原是霍夫曼的堅持,深怕觀眾失望難過,而這樣的堅持,與「米奇就是米奇」並無二致。

▲還記得與黃色小鴨初相見,在維多利亞港,那是小鴨在香港閉展前倒數第二晚。

(記者田欣雲攝影)

如今,那隻霍夫曼的、象徵童年純真的小鴨已經玩完,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大型黃色帆布充氣物,是官員出風頭、打知名度的工具,是主辦眼中的搖錢樹,一下風車鴨、一下氣球鴨,想提前展就展,想原地轉就轉,而媒體跟風向來葷素不忌,隨發起人起舞,反正玩爛議題、與我何干?最好也像桃園鴨來個精彩「爆」點,更添話題。

霍夫曼的小鴨被玩死了。

從頭到尾,都是「尊重」問題:尊重藝術,尊重作者,尊重霍夫曼,尊重小鴨。

你尊重人,人也尊重你;你尊重展覽的創意精神,展覽自然也受人尊重。

否則,萬有引力不是牛頓「發明」的,金寶湯罐頭也不是安迪·沃荷「製造」的,有何稀奇?

其實黃色小鴨本來就有,但這『變大的』概念是他的」,高雄黃色小鴨策展單位、左腦創意行銷執行長程詩郁說,當初在策展高雄黃色小鴨時,其實很單純,就是Follow霍夫曼的理念,「他希望把這個藝術很簡單地展出,不希望有售票行為,不希望過度商業化,只希望大家來看到小鴨,可以感受到幸福和快樂,我們也很清楚這個理念」,程詩郁表示,不喜歡霍夫曼的創作,覺得他的小鴨又不怎麼樣,都沒關係,可以不要跟他合作,但現在畢竟是邀請霍夫曼來,而不是做一個自己的黃色小鴨展,基本的尊重是應該的

「你說他也商業?請問邀畢卡索作品來台灣不收錢嗎?會因為這樣就說商業嗎?每件事情都有它的價值,其實就是基本態度的尊重。

今天我們台灣的很多原創、創作,也希望獲得大家尊重,這是一樣的態度」,程詩郁說。

「他沒有擁有所謂『黃色小鴨』的著作權,可是他擁有『霍夫曼黃色小鴨』的著作權」,程詩郁說,霍夫曼也知道黃色小鴨不是屬於他一個人的,也並非全世界只有霍夫曼可以做,所以在展出時,儘管外頭很多不是霍夫曼品牌的小鴨在販售,他也沒有表示意見,但對策展單位來說,要去尊重他的創意、著作權,「外面要怎麼賣,是別人的事,但主辦單位不能自己去做這件事,因為是你跟他合作」。

謝謝你,小鴨。

你用你的生命,讓我看見純真,看見善良,看見尊重,也看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