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推公平農業貿易 他幫農民提高7成收入

NewTalk
推公平農業貿易 他幫農民提高7成收入
新頭殼newtalk 阿迪布.俄葉(Adib Ayay) 為了逃離城市的喧囂,讓自己重新充滿能量,我利用幾週的時間,躲到摩洛哥亞特拉斯山脈(Atlas Mountains)深處,找了一間小旅館安頓下來。

每天早晨,當地人都會給我一籃美味的蘋果當作贈禮。

因為他們的熱情好客,我堅持要當面向那位待我如賓的善心人道謝。

於是,我被領去與農場主人米盧德(Miloud)見面。

從農場的佔地來推斷,我猜想著應該會走進一座豪宅中。

然而,當我來到米盧德的家,那破舊骯髒的景象令我震驚。

他的土地結實纍纍,而屋牆卻是如此殘破又佈滿裂痕。

那些我們視為一般的生活條件,對米盧德和他的家人來說都是最高級的奢侈享受。

一個人如何能過著這樣的生活?對於幾個小時前才獲得的慷慨禮物,我的感激之情很快地轉變成罪惡感。

一個人怎麼能受限於如此令人沮喪的生活水平?而我又怎麼能夠悠閒地吃著米盧德的豐碩收成卻袖手旁觀?他的仁慈值得我以全心回饋。

為米盧德的處境感到困惑,我動員了一小群摩洛哥在地學生組織SIFE(Students in Free Enterprise)的同學們一起進行田野調查,去了解他為什麼擁有這片如人間天堂般的農場,卻只能得到微薄的利潤。

結果發現市場價格是農人收取金額的5倍之多,以簡單的供需法則來看,市場對產品的需求其實比其賣價高出許多。

然而,因為米盧德從未離開過他的小村莊,不清楚市場的真實狀況,使得不法中間商能輕易利用他的無知,殘酷地進行剝削,以極低的價格購入農作物,再用市場售價賣出,為自己賺取最大利益。

我決定回到農村去鼓勵米盧德提高他的賣價。

這個想法嚇壞了他,他覺得其他鄰居仍然會用低廉的價格售出,因此害怕自己會失去客戶。

經過漫長而熱烈的討論,我們談到他的現況,以及若有機會提供孩子更好的生活,應該為了他們去爭取。

米盧德終於同意聯合其他的農人,找到終結剝削的解決之道。

夾雜對改變的恐懼不安和抵制無良商人的決心,他們皆關心著自己家庭的未來,希望讓他們生活得更好。

理解他們的不安全感,我建議他們集合所有人的農作物,共同決定售價,再也不讓任何人從中剝削。

有了SIFE學生的協助,我們規劃出一個關於農民合作協議的行動計畫,在執行集體貿易協定的頭2年,依然與他們保持聯繫。

直至今日,他們的合作社(Rhamna Cooperative)已共同開發了幾項高附加價值的產品,並且得到國家人類發展計畫(National Initiative for Human Development)的支持。

於是不到2年的時間,每位農民的收入都提高了70%,包含米盧德。

米盧德的成功故事激勵我開始提倡「公平農業貿易」(Fair Farming,簡稱FFarming),幫助小農從農產品中獲取最大收益。

公平農業貿易與7個農業合作社結盟,影響了全國超過300位農民。

此外,這個推動計畫獲頒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全球改變者計畫」(Global Changemakers program)獎項,亦被We Are Family基金會納入Three Dot Dash計畫之中。

同時,我們也將其拓展至奈及利亞、巴西、哥倫比亞、孟加拉。

米盧德依然會打電話告訴我合作社的最新進展,而那總是令我回想起幾年前他送我的紅蘋果。

同時,也提醒著我:就算是微不足道的行動都可以帶來改變,讓我們周遭的世界變得更美好。

作者:史黛西.費雷拉(Stacey Ferreira)/賈德.克雷恩爾(Jared Kleinert)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的《我的世界,自己定義!--75位千禧世代的追夢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