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星旅遊/韋禮安 在旅行中看見改變世界的力量

欣傳媒
星旅遊/韋禮安 在旅行中看見改變世界的力量
欣傳媒 | 一次旅行第25期/記者鍾瑩貞關於旅行,韋禮安坦誠:「我是比較被動的,因為我是宅男啊,很懶得出門。

」一大半的休息時間,他都是待在家創作,除非悶得發慌,才會出門找靈感。

「有時,並不是想要抵達一個地點,反而是比較偏向一個念頭,例如:『我想去看海。

』於是就自己搭捷運去淡水、或搭火車去貢寮,在海邊坐一下午。

」 海是什麼樣的顏色 藍是什麼樣的快樂「海是什麼樣的顏色,藍是什麼樣的快樂……每一字每一句,全部留給你最真的表情,尋找最完美的翻譯,形容你,是最難的練習,是最美的旅行。

」這首收錄在首張專輯的《翻譯練習》,是他在花蓮海邊的創作。

喜歡看海、喜歡去海邊玩,獨自一人坐在海邊放空,就是他非常中意的時光。

他認為,海很奇妙,它是孕育生命的地方,同時卻也對生命產生極大的威脅。

以前曾和同學去宜蘭衝浪,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大海的力量多麼強大,當自己從浪板掉下之時,他被海浪捲著走,海平面的浪可能沒什麼殺傷力,但海面下的暗流十分巨大;當下,他徹底感受到什麼是「一葉扁舟」,自己毫無力量去反抗大自然,人,十分渺小。

隨著情況和心境的不同,旅行對他常有不同的意義。

這幾年常是因為工作去了許多城市,但不論是表演或是私人行程,共通點都是「讓自己再度成長!」因為碰到不同環境的人、事、物,他開始思考更多關於自己的事情,學習更多。

想讓世界聽見什麼?曾經受邀前往法國midem唱片展表演,回來台灣後,他有些感觸……「我會開始想:如果,今天我是世界的一份子,我想讓世界聽見什麼?我的創作出發點,不再只會侷限於『台灣的聽眾想聽什麼?』」他會開始去尋找屬於自己的獨特元素,於是,在這次專輯裡,他中西合璧、加入東方元素;並不是指加入二胡這種既定印象裡的模式,而是運用不同樂器,創作出五聲音階的表達。

他認為,這種融合最好的例子就是坂本龍一與久石讓。

「他們很有東方味,同時又運用很有Sense的方式去表達。

」而台灣的鍾興民,也是他覺得很棒的典範。

去一趟法國,讓他開始尋根,「我到底從哪來?我想讓大家聽到,但又不能太刻意,或流於俗套。

」他認真地說著。

亞美尼亞改變了黑暗憤青前些日子,因為電視劇《愛的生存之道》片頭曲,韋禮安的創作《在你身邊》成為KTV點播榜上的熱門單曲,充滿情愛的溫柔企求與希冀,唱到許多人的心坎裡,你我應該都沒有想到,原來這首歌的靈感啟發,是來自於亞美尼亞的公益行程。

亞美尼亞是東歐的一部分,是個在西亞外高加索地區的共和制國家,國土處於黑海與裏海之間;西鄰土耳其,北鄰喬治亞,東為亞塞拜然,南接伊朗。

這個內陸國家,絕大部分的國民皆信奉基督教,但因為周圍被伊斯蘭教國家包圍著,再加上與鄰國間的國界爭議問題,成為高加索地區動盪不安的火藥庫地帶。

韋禮安形容「它是曾經輝煌但現今卻衰敗的國度。

」一個以前都不知道地理位置在哪的國家,在去了之後,帶給他很大的衝擊。

以前某個時期,他是屬於憤世嫉俗的人,就像人們口中的「憤青」一般,對於人性感到絕望,甚至自以為地看穿了這個世界;他不覺得公眾人物就應當要有社會責任,因為每個人都該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才對。

然而,去了亞美尼亞,雖然他並沒做什麼,單純只是出現、跟小朋友說聲「Hello」、彈彈吉他,他們就好開心。

他前往一間孤兒院,跟一位小男孩玩了半小時,因為語言不通,他們比手畫腳;離開前,小男孩對他表示:「要寫信給我!」於是,在坐車回飯店的路上,他著手寫了封圖文並茂的英文信,請志工交給小男孩。

「對我而言,這根本是件小事,但卻可能改變小男孩的一生,也許會讓他開始相信世界、相信愛。

於是,我也開始相信,一個人的力量雖很微弱,但依舊可以改變世界……改變的是,那個被助者的世界。

」面對恐懼才是真正的勇者因為創作,他必須主動去搜集靈感,看電影就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最近,他非常推薦《樂高玩電影》(The Lego Movie)動畫片,他張大眼睛笑著說:「超好看!」並同時推薦這位導演的另一部作品──《食破天驚》(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我很喜歡看動畫片,也很喜歡那種突然出現、意料之外的笑點!」然而,近日的新專輯甫一推出,馬上就讓人感受到他的變化。

過去的他,都以流行民謠為主,但此次卻轉為呈現黑暗恐懼的主題,編曲節奏更顯強烈,每首歌曲還獨自傳達出不同心境的「恐懼」。

回歸到韋禮安身上,也是一個開始坦誠面對自我的過程。

他從小就是個膽小和喜歡逃避的人,因為怕黑,於是尿急可以忍耐整個半夜到天亮才去上廁所;因為怕高,所以到遊樂園校外教學時,總被分配到「俗辣組」,不坐刺激的雲霄飛車。

長大後,他漸漸發現,所有的害怕都是「自己嚇自己」造成的。

例如,雖然怕高,但因為專輯宣傳,也曾到雲南大理搭全亞洲最長、最高的纜車;過年時,跟家人到峇里島玩了空中飛人、風浪板等活動,「很多事情一輩子能夠作幾次呢?既然去了,就強迫自己試試看,強迫自己不要往下看。

」在完成後,他覺得並沒有想像中可怕,甚至因為這樣的經驗,而有幸看到世間難得的美景。

其實,有很多電影都在談「恐懼」,例如:《蝙蝠俠》及《黑暗騎士》,而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同時也是他所推崇的導演。

雖然專輯整體概念是黑暗,但韋禮安真正想傳達的是,「真正的勇者並不是不會害怕,而是他能正面去面對他的恐懼,那才是真正勇敢的人!」一旦,人願意將自己最害怕的事說出來、面對它,那就「無所懼」了。

如同他看完《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後,覺得那隻老虎代表了恐懼,而恐懼是讓人們生存下去的動力;也因為那隻老虎,使得Pi更有堅強生存下來的勇氣。

韋禮安也希望每個人聽完專輯後,可以擁有如此的勇氣。

旅遊資訊看不完,請進【欣旅遊】http://solomo.xinmedia.com/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