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泰晤士河畔的插畫之旅1-在倫敦遇見東方快車

欣傳媒
Star Cheng 在倫敦留學的最後一個專題就是每個設計學院都會有的,也可能是是設計系的碩士畢業生的夢魘 — 畢業製作。

我在構思的初期只是想做一個簡單的互動的故事,有點像是給小孩玩的一些益智遊戲書,但我的目標群眾是希望給青少年以上的人閱讀的,但在跟老師討論的過程中一直有個困難點就是故事本身,什麼樣的故事會讓 15 歲以上的年齡層覺得有趣的,於是我想到了偵探小說。

偵探小說本身就是有互動性的故事,作者留下線索給讀者思索,抽絲剝繭後得到結果,這不就是最適合我構想的故事性質嗎?但是又有問題來了,我根本寫不出偵探的故事,雖然從小看福爾摩斯、柯南、金田一長大,但真的要寫是另一回事,而且要寫還必須用英文寫,語言老師曾跟我說過偵探小說裡面的某些單字用語跟我們一般認知的是不一樣的,英文大概只有溝通能力的我來說,要寫偵探小說而且又是英文版,這對要三個月內就把畢製作完的我根本是天方夜譚。

索性跟老師討論的結果,她建議我去找三本著名的偵探小說,分析後選一本來製作。

我選了幾本幾個時期的代表作,愛倫坡的《莫格爾街謀殺案》,約翰·狄克森·卡爾的《三口棺材》,阿嘉莎·克利絲丁的《東方快車謀殺案》。

特地選這三本是因為他們都是密室謀殺,所以在場景的繪製上可能只需要一個到兩個場景即可(後來發現這個想法簡直太天真),而且一個畫面就可以讓觀眾看到所有的線索。

然後我做一個問卷調查,發現阿嘉莎·克利絲丁的《東方快車謀殺案》是大家比較熟知的,而且因為本書在英國知名度比較大,相對的資料收集也比較容易,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東方快車謀殺案》的內容對我來說比較好懂,當然包括英文的部分。

總之,最後選擇了這個故事也開啟了我的東方快車之旅。

當然要開啟東方快車之旅必須要對東方快車有所了解,所以開始搜集資料的時候我到了他們網站,想說直接訂一張票去做實地的察訪,結果一看票價整個嚇傻,一段倫敦到威尼斯的車票(包含床鋪)就比飛一趟倫敦到臺北的來回機票還要貴,退而求其次選擇倫敦市中心到郊區的距離,但也要三百多英鎊的價位。

東方快車是歐洲著名的豪華列車,也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對於在台灣最貴的火車只做過高鐵的我來說,是無法想像這樣形式的火車到底會長什麼樣子。

本來想說可能只能在書上跟網路上找資訊了,後來其中一位指導教授跟我說,你何不寫信問問看東方快車的公司可不可以讓妳免費參觀呢?所以後來我寫了一封簡短的信說明我的畢業製作內容跟需要研究的對象,沒想到對方第二天(本來以為大概要等一個禮拜)就回信跟我說哪幾個日期可以在維多利亞車站等,火車入站就可以參觀了,不過因為阿嘉莎·克利絲丁那個時期(也就是大約一次大戰的時期)的火車已經沒有在使用,但還是可以看到現在的火車也是有一些設計跟當時有相像的地方。

看到這個消息我整個太開心了,也就是說我只要付大概兩英鎊的火車站過站費用就可以看到東方快車。

維多利亞火車站裡也有設立一個東方快車的部門,我拿了一些簡介後就進到月台,火車剛好進站,我從車尾一路往前走,有種從現在漸漸向過去的時空交錯感。

為什麼說有進入過去時空的感覺呢?火車的設計是仿古的,可以看到大概約維多利亞時期進入愛德華時期(大約是一次大戰的時候)的設計風格,然後我看到準備要上車的乘客們都盛裝打扮,男士們穿西裝打領帶,女士們也是禮服套裝,有的還會帶上精緻的帽子。

突然覺得穿著太隨性的我很像跑錯場合。

車裡的服務員也都穿著正式的服裝,可以看過他們的制服也是經過非常精心的設計,服務員的舉止也讓我有身在過去的錯覺。

火車接近車頭的車廂是餐廳,由於我沒有車票不能進入車廂內直接觀看,但透過窗外可以看到內部設計也大多是那個時期的擺設,帶有古典花紋的沙發椅,老式的檯燈,還有精緻的餐具。

最後來到了火車頭,這裡是最多人聚集的地方,大家都在這裡拿出手機、相機外加腳架(我想是一些鐵道迷)來瘋狂拍照,三位司機也探出頭來跟大家拍照寒暄,然後我突然發現我是唯一在這裡的亞洲人,就像是那個第一屆在倫敦舉辦的萬國博覽會突然跑進一起被畫進畫裡的清朝人一樣。

黑色與搭配少許紅色的火車頭設計也很復古,雖然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是使用煤炭的蒸汽火車,但如果有白煙在附近我想我會更覺得自己穿越了時空。

結束了一趟自以為穿越時空的小旅行,回到家剛好收到亞馬遜寄來的東方快車謀殺案英文版的小說,有種要拿出考 IELTS 的精神立馬來研究並分析故事。

TEXT | Star Cheng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自FLiPER 潮流藝文誌,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