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海商法修正草案之研究第一次座談暨公聽會意見之書面回應(二)

台灣新生報
七、民商合一情形下,海商法於民法相關部份仍應依據民法,盡量不要另外訂定(林昇格法律事務所黃維倫律師) 個人不反對民商合一之說法,且不反對原海商法第五條「··依本法之規定,本法無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之條文存在於海商法。

就以海上保險來說,海上保險亦為保險之一種,而保險則又多以契約形式存在,因此除非保險法或民法的規定在海上保險裏實在行不通,否則在海上保險裏不需要再重訂了。

如被保險人在損失發生時應該要有保險利益,但因保險法第十七條不是這麼說的,所以我們應該要重訂。

至於定值保險,不定值保險,除非保險法用在海上保險不合適,否則就不用再重寫了。

又如英國海上保險法把我們某些民法的基本原則又訂了一次,如契約在什麼時候成立,這樣的規定在臺灣法律體系裏似乎就顯得多餘了。

因此海商法在面臨司法考試存廢,且面對海商法獨特重要性之採擇時,個人建議海商修法只要多理解海商行為及海商契約之特殊性,以海商傲人之歷史、自身存、廢關頭之必要性,優先考量。

考民商合一之源起,為民國十八年於立法院討論商法總則之際,胡漢民、林森兩氏向中央政治會議提出民商統一法典之提案。

送審後經王寵惠、胡漢民、戴傳賢三氏舉出因歷史、社會、世界交通、各國立法趨勢、人民平等、編訂標準、編訂體制、商法與民法之關係等八點贊同理由。

是年六月五日,中央政治會議第183次會議,議決通過由立法院採民、商合一論,不宜併入民法者,如公司、票據、海商、保險、商業登記等另訂單行法,即為我國現制。

海商法與民法同時公布於民國十八年。

然了解海商法歷史,當知海商法之前,國民政府早已於民國十五年公布過海船法,該海船法草案係依光緒三十四年起草、宣統元年完成之海船法底稿,海船法後經取法德、日,始於民國十八年完成共計二六三個條文之海商法,於民國二十年一月一日起施行之。

由於國際趨勢、公約、商業變化及新慣例形成等因素,使海商、海商契約與民法差異程度越來越大,海上保險若干程度不同於一般之保險,更何況僅只海上才有的共同海損。

海商之海上運送或統合海上運送在內之多式聯運不同於單純之鐵、公陸運或純空運。

海上財產之所有權、留置與抵押權不同於陸上財產之所有權、留置與抵押權,更何況僅海上才有之優先權。

除此之外,海上之拖帶、海難救助、船舶碰撞,哪個可以民法類推之?以個人撰稿之旅客運送為例,光是同名同姓之行李即非民法之行李,需要另行定義,況其賠償、其責任。

以租船契約章為例,民法之雇傭或承攬規定,均無法周全解釋租船契約中之船舶論時與論程出租,即使民法之租賃規定,亦無法周全解釋光船,附會民法之解釋,實無法為租船契約覓得正確之解讀,因此建議須另訂租船契約章,建立海商租船之獨特性。

(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