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海商法修正草案之研究(三)

台灣新生報
(三)法院實務最多的爭執是在貨物價值多少的問題,在法律中是規定應賠償目的港的價值,業界大家都知道在正常的狀況,是CIF的正常價格之百分之一百一十,可是還有許多案件,他們貨物都是很特殊的,找不到市價,或許這個在海商法之下可以指導一個方向。

(四)有關貨損請求權存續期間,是把它當作消滅時效或者是除斥期間?在法院實務上律師經常都是在爭執這個條文。

其實請求權是傳統的通說,民法在民國十八年公布施行到現在都採此說,請求權是因時效期間經過而消滅,海商法卻一定要把它弄成除斥期間,這是中華民國法制唯一例外,所以用起來是非常痛苦。

這個我還是覺得要改回原來的消滅時效比較好。

英美法系採timeexten-tion制度。

可是我們的民法制度是不可以用法律行為來加長或減短時效的。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其實我們民法本來就有規定在時效快屆滿的時候,可以催告請求之方式中斷時效而延長六個月,所以在某種程度與timeextention有相同效果,且可以由單方做,不用雙方協議弄個老半天。

如果可以用法律行為加以延長三年、四年或五年,等到最後沒有達成和解,到法院訴訟的時候都已經四至五年前的事了,這時法院在訴訟審理容易產生延滯,都是很不好的。

所以我認為其實我們現行法制,時效一年或二年,可以催告請求延長六個月,這樣就可以解決了,否則以我代表一些保險公司的經驗,常常拖到最後一個禮拜,才被通知這件要起訴,這都是很不好的習慣!對律師來說也是很頭痛的,也就是前二至三天才說這件要起訴,但是每個海商法案件都那麼複雜,只有幾天時間準備起訴實在太倉促。

如果給他time extention,一延可能三年五年,將來會有許多案件都在事發多年後才起訴。

所以這制度的採擇,我建議應該就是把它當作請求權時效,不要弄個time extention,採現行民法制度就夠了。

(五)法院判決依據民法不是民商合一的錯。

實務上也經常有這樣的困擾,但這是法官的問題,而不是「民商合一」的問題。

例如明明在保險法或海商法裏面已經有規定了,但法官還是用民法的類似概念去判決,因此,我覺得這個帳不能算到「民商合一」上面去,而應該是法學教育出了問題。

要讀海商法,甚至進一步從國外吸收知識,通英文是起碼條件,但很多法律系學生要考律師和司法官,在學校基本上是放棄英文的,因此,等到要用到英文的時候沒招,就只好選一個自己最熟悉的概念穿鑿附會一下,因而把民商合一的觀念給誤解了。

他們說那是民商合一,其實那並不是「民商合一」。

(三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