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海商法修正草案之研究(二)

台灣新生報
想起在大陸與律師討論鹿特丹規則之優劣、及大陸應否加入鹿特丹時,律師曾不經意說:「其實我們用海牙威士比規則抗辯幾十年了,又要讓我們看鹿特丹,多累人哪」!這應該是法律人的心裡話吧?也應該就是我常說鹿特丹條文太多的原罪。

讓人懶得讀、不願讀、不願多了解的重要原因。

民國八十八年之修法,何以弄到最後,會造成以不變應萬變之結果,民商合一之說法,正是個中主因之一。

每修海商法,便有民商合一阻滯海商法之修改。

正如許多律師公開或私下之承認:「其實律師長期受民法薰陶,對民法較為熟悉、用民法抗辯更為方便」。

法院常以民法為判決理由亦如此。

個人不免提出莫再為之所困的建議,使海商法之修正,先大步走出自己的路,不再附會民法之諸多規定。

八、結論 走筆至此,已將在公聽會裡聽懂的問題回應完畢,提出意見自有利於修法,回應純屬個人意見,雖未必周全,然拋磚引玉,引起討論,讓看到回應的人參與討論,亦有利整個社會氛圍對修法之注意,未能參與公聽卻關心修法之人,書面回應或亦能更增對修法之了解。

一個下午把海商法所有的章節一起說明,讓所有的人都弄懂、甚而提出意見,其實有相當的困難度。

回應登出之後,回饋之建議甚多,舉其一、二,作為本文之結尾: (一)海商法修正牽涉許多方面,應該讓船、貨及承攬運送人等各方面都能有表達意見的機會 1.今天只有一個保險公司兆豐保險公司參與,應該多找他們來參加。

2.承攬運送人也可以多找其他業者來參加。

承攬運送人站在比較中間的立場,有時候在船方,有時候也站在貨方,所以以他們立場,比較能在中間有個平衡,可以多聽承攬運送人意見。

實務上,經常一個貨主對承攬運送人提告後,承攬運送人再去向運送人提告,時效早已過了,這種案例十分多,這個部分可以加以注意。

3.有很多進口大宗物資進口商經常訂租船契約,應該也可以多多聽他們的意見。

大家一起努力來修這海商法。

(二)美國管理權宜籍公司的經驗可以作為參考 美國是把他們當作國內公司來管,不是把他們當作外國公司。

我認為值得參考。

因為通常一船公司的船經常是船籍登記巴拿馬的公司,它們都是一船公司,表面上或許會有P&I保險或船級證書等各種證書,但是卻也很容易發生貨損!這些公司大部分打贏了官司也沒有用,勝訴判決被告應給付再高也有沒用,因為它們是一船公司,對它們實在是無可奈何。

然而也有許多判例,比如輸入關鍵字「Jones Act」,會跑出這些案例來,可以去參考美國實務是怎麼做的。

這次鹿特丹規則將實際運送人拉進來,要跟運送人負連帶運送責任,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方向!但是他們負的連帶責任是如何?是契約的連帶責任,還是侵權的連帶責任?這也可以在後續做個釐清,否則究竟是一個負契約責任,一個負侵權責任?是真正連帶,還是不真正連帶?這在實務上會有爭議。

(三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