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發現舊箱子 一青妙掀開基隆顏家史

NewTalk
新頭殼newtalk 2013.04.12 陳沛佑/台北報導 從一個老舊的紅色箱子開始,台日混血作家一青妙開始追尋基隆顏家的過往,並寫作《我的箱子》一書。

透過箱子裡母親的書信,更加了解過世的雙親外,也讓她開始思索「日本人」以外的自己,追尋台灣父親家族過往。

一青妙表示,這本書不是結束,若有時間還想要做更多的探訪詢問,更深入的了解更多顏家故事。

為了改建已經三十多年的老房子,一青妙發現了母親留下的老舊箱子,裡面收著父母親來往的情書,父親和兩姐妹的書信,還有一些老舊的照片。

一青妙的父親顏惠民的家族是以採金採礦顯赫一時的顏家,母親則是一位平凡傳統日本女性一青和枝,雙親的結合都帶給雙方家族不小的震撼。

一青妙回憶父母感情,總會提到父親顏惠民逝世前和母親一青和枝的長期沉默冷戰。

她訴說,當時父親得了癌症,家族深怕顏惠民得知後想不開,便和母親商量隱瞞病情,父親察覺到母親的隱瞞後,開始了長期的冷戰。

「父親是因為最信任,最愛的人不告訴自己真相,才會如此失望憤怒吧。

」一青妙這麼說。

她也提到,這一段冷戰對於她的妹妹一青窈是很深的傷痛,一青窈甚至沒有辦法完整的閱讀完箱子裡的母親遺留的書信,最後是透過她的這本書才了解到這一段過往。

一青妙表示,父親顏惠民從小接受日本教育,十歲時到日本念書,所以當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時,身處日本的他心中的徬徨更甚,一夜間眉毛睫毛掉光。

充滿期待回到台灣後又遇到228事件,心中衝擊更大,只會說日文的父親十分不適應,只好偷渡回日本。

她認為,父親在偷渡回日本一直到再次回台灣的這段期間,是最風光快樂的日子。

和一青和枝結婚成家後,身為顏家長男的顏惠民回到台灣接下家業,但是過得十分不快樂。

她回憶,父親有時會突然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和人接觸,少則一兩天,多則一兩個月,小時後的她不認為有什麼,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奇怪,但再也找不到原因了。

一青妙表示,寫這一本書,對她來說是一個學習過程,她發現自己對於雙親不了解的東西太多了,這個探索也開始讓她認同身為台灣人的自己。

她坦言,後悔自己發現的時間太晚,許多好奇的事情已無法尋訪到答案,例如當年父親顏惠民如何偷渡到日本的過程。

藉由撰寫《我的箱子》這本書,展開尋訪顏家過往的歷程,一青妙因此有機會緊密的和顏家親戚聯繫。

她坦承,剛開始在台灣發行此書時感到十分緊張,因為擔心顏家親戚閱讀後會有意見;不過,後來許多親戚給予正面反應:「很開心這本書幫助了解家族過往」,這才讓她放心許多。

同時擁有牙醫,演員,作家三個身分,一青妙表示這些多重身分並沒有衝突,很平衡的在手上,未來也想要更深入的了解台灣顏家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