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盧世祥新書《多桑》:他們是最偉大的世代

NewTalk
盧世祥新書《多桑》:他們是最偉大的世代
新頭殼newtalk 2015.11.28 林朝億/台北報導 資深媒體人盧世祥28日舉辦《多桑的世代》發表會,他表示,這一個橫跨日本、國民政府時期的父母輩,其實是台灣社會的寶貝,也是最偉大的世代;他寫這本書是抱著懺悔的心情,也是透過寫書慢慢移除過去移植在腦裡的「中國晶片」。

《多桑的世代》新書裡一共寫了6個人物,分別是謝冰治(盧世祥母親,1915年出生)、高騰蛟(義美創辦人,1922年出生)、彭明敏(前總統府資政,1923年出生)、游禮毅(資深媒體人,1924年出生)、許遠東(前央行總裁,1927年出生)、李遠哲(前中研院院長,1936年出生)。

應邀出席的彭明敏表示,「多桑」的世代經歷兩個不同文化、不同的世界觀;不管對這兩個世代如何評價,他肯定盧世祥這本新書的努力。

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也說,他們在日本時代的感覺是自己是「精英」的世代;但國民政府來了以後,因為不了解漢文,反而成為「遺失的世代」。

至於為何會想寫這本書,盧世祥表示,他想表達的是「多桑」是台灣人最偉大的世代。

他在2008年讀到日本報導文學作家平野久美子寫《多桑的櫻花》時覺得很慚愧,「多桑、卡桑就在他的身邊,應該要好好來記載他們」。

因此,包括寫自己的卡桑謝冰治,也是逼自己去瞭解卡桑一生的日子。

盧世祥也透露他與彭明敏在海外的互動。

他說,1991年聯合報系要他回來時,被打了2次小報告。

第一次是有人向報社說,這個人跟台獨份子彭明敏往來,「你們為什麼要他來當我們的總編輯?」第二次是他要返國前,台灣同鄉在紐約市法拉盛餐廳歡送,也是被打小報告「台獨份子都在紐約法拉盛歡送他」。

盧世祥強調,多桑世代有幾個特點,多桑氣質優雅,他們至少受到公學校教育。

在私的部分,個人衛生習慣極佳;在公的部分,都認為自己不能造成人家的困擾。

所以,不會在路上隨便丟垃圾、不會在車上大聲講手機打擾到別人。

出門時服裝儀容一定整潔,這是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

盧世祥說,多桑的語言能力強。

除了台語外,還會日語與華語。

他訪問李遠哲時,李都用新竹腔的台灣話回答問題。

但李其實會講日、台、華、英、德、俄羅斯等6種語言。

而彭明敏,除了英、日語外,也還會法語。

盧世祥說,多桑的經歷豐富,這也是大時代的幸與不幸;他們當過日本兵、經歷過228事件以及38年的白色恐怖,將他們的一生奉獻台灣。

盧世祥說,他過去是好學生,但寫這本書也就是慢慢地將過去被植入的「中國晶片」消除。

這是他的覺醒,對台灣史的無知,寫這本書也是一種懺悔。

幾年前,他聽Freddy(林昶佐)說過,過去談到抗戰時,印象裡就是日本鬼子、南京大屠殺等等;但他的阿嬤卻是「躲空襲」,跟阿嬤的疏離感很重。

等到他覺醒了,阿嬤卻已經變成了老人痴呆。

台北教育大學歷史系教授李筱峰則稱讚盧世祥用「多桑」作書名。

他說,史學家都想要替歷史創造出一個概念;滿清時叫爸爸是「阿爹」,日本時代變成了「多桑」,他自己的女兒叫他「爸爸」而不會叫「多桑」;因此,盧世祥用「多桑」來描繪橫跨兩個世代的人,是非常厲害的。

李筱峰表示,過去台灣的歷史教育沒有以台灣為主體,所以沒有台灣經驗傳承,也沒有世代傳承。

他班上學生被問到二戰時,誰開飛機來轟炸台灣,100個學生還會有30個寫日本。

因為學生學的是對日8年抗戰的史觀。

他鼓勵人人都可以寫歷史,透過這種微觀的事件,就可以串成一個宏觀的的大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