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站在地球北端 沐浴極光的男人─馬賽Kyo

欣傳媒
Sheila Hsu極光夠大時 可以在底下做功課 繁雜而瑣碎的工作細項填滿了行事曆,很難從中見到一點喘息的縫隙,對廣告人、插畫工作者馬賽Kyo來說,生活與工作沒有界線,笑稱自己過著一種,下樓上班、上樓回家的U型管狀人生,唯一不妥協的是,一旦出走旅行,就要遠遠地逃離城市喧囂,走向地球最純粹的原始地方,6次站在北極圈裡,仰望極光、按下快門,他得到了自由與超脫。

站在地球最南端 想著北極的綠光過去做廣告,創意人員透過一張張正片目錄做為靈感發想來源,當時看到一張有著奇幻感的極光照片,Kyo心想:「這是自然景觀嗎?還是電腦特效?好炫,可是跟我沒關係。

」當時他絕對沒有料想到,自己會在短短4年間,6度造訪北極圈,就為了這個「跟我沒關係」的極光。

第一次造訪阿拉斯加的極光,沒有太多的情感牽引、沒有過多的事前準備,初見極光是一抹淺淺綠光蘊在夜空,心裡滲透出「原來這就是極光」的淡淡感受,倒是北極圈冷冽而清晰空氣與寧靜氛圍,已經悄悄地在他心中刻劃出一道痕跡。

同年11月,Kyo旅行世界到了的另一端──南極,搭上遠途輪船航程、攀越冰斗山嶺,他意識到冰雪與自己冷調個性相當契合,經歷南極一長串艱辛路途,他站在世界的最南端,腦中卻浮現起對北極圈的想念,他告訴自己:「回去阿拉斯加吧!」極光夠大時 可以在底下做功課兩年後再次回到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Fairbanks),碰上了極光大爆發,以雙眼見證大片綠光恣意渲染夜空,他開始思考自己過去錯過了什麼?甚至懷疑首次見到的極光,只是一陣裊煙雲霧,站在雪地中沐浴灑落的極光,成了一種癮。

隔年憑藉著八字運氣又遇上了完美極光,範圍五級、活耀度極大,漩渦狀的極光在空中舞躍,如同綠色精靈般變換光線與姿態,顛覆過去認知,即便不在無光害的地方,光走到停車場就能清晰可見,當時夜空揚起的超大極光,是連當地人都驚呼的震撼,Kyo說:「極光夠大時,是可以在底下做功課!」月光會不會影響極光的亮度及色彩?不同地區看到的極光又有何差異?走過北美阿拉斯加,也造訪過北歐冰島的Kyo說,據個人經驗極光的形狀樣貌與呈現色調,無論何處每一刻都有所變化,至於月光是否影響極光,經過觀察,Kyo發現北歐冰島的極光似乎多少會受到月光影響,而改變了極光呈現的色調;阿拉斯加的在極光大爆發時,只要亮度夠大,月光並不會造成干擾極光,透過極光的瞬間亮度,加上月光落在雪地的映照,不須刻意補光打燈,前、後景都能清晰呈現,甚至可以拋開過往避開月光的攝影觀念,僅需帶著腳架與快門線就能拍出猶如白天出現的極光。

  冰島人說:「如果你不滿意現在的天氣,等個5分鐘就好了。

」 16天漫長等待 想捉摸極光靠八字一心想拍極光落在湖畔的倒影,Kyo選了一個秋末冬初9月時節,第四度前往阿拉斯加,為此還換了一台更高階的相機,每一天都全副武裝做好準備,每一夜耐著低溫獨自步行穿越幽暗的森林,漆黑中只聽見雪從樹上掉落的聲音、湖水聲,但連續十多天都見不到一絲綠光,一次次的失落襲擊,即便挫折,隔夜還是勇敢出發,面對無法預期的未知,每一夜要踏進森林前都是痛苦掙扎,Kyo自嘲是個怕黑、怕鬼、怕蟑螂的人,但一旦當手中握起了相機,膽子就變大了、勇氣也變多了,所有恐懼瞬間消弭,16天的漫長等待之後,那一夜,陰暗的雲層散開,星星出現,天空透出淡淡的極光顏色,Kyo說:「當人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宇宙忽然賜予你小小的恩惠,你會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的禮物。

」乍現的小小極光,也許不若先前極光爆發的精采景象,但那晚他也終於睡得香甜。

(推薦閱讀:極光旅行時不得不瞭解的8件重要事項 你注意了嗎?)16天連續撲空的紀錄,Kyo不經懷疑起自己的八字,隔年同樣9月,因廠商邀約前往冰島拍攝極光,一行人剛抵達的前幾天都是陰雨綿綿,但相信人多八字就會重組,冰島人說:「如果你不滿意現在的天氣,等個5分鐘就好了。

」冰島每一刻的天氣都在變,一夥人坦然地感受陰鬱氣候之下,為冰島地質風貌帶來的情緒感動,至於極光,一切隨緣。

第三天早上依然陰雨,但看到消息當天有太陽黑子影響,可能會出現大極光,黃昏後天空漸漸變得粉藍透徹,轉為粉紅再變粉紫。

Kyo與同行旅伴決定當晚賭一把,捨棄晚餐,直接從民宿抓著泡麵與熱水壺就直衝冰河湖,路途中望向天空已經看見極光飄動,極光果然大方露臉,同行的幾輛車透過對講機激動歡呼,漆黑的道路只有他們寥寥幾輛車子如同前行移動的星點,還能見到前方的同行車輛,因難掩興奮一路左右漂移,難以言表的喜悅之情,只有親眼看見的人們最深刻清楚,只吃泡麵又如何?關於八字與極光之間,Kyo有了新的體悟,先前認為極光隨時都會出現的心態需要重新修正,說到底是靠運氣,但對於宇宙萬物永遠要懷抱感恩之心。

Editor│Sheila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