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舒淇說「我是台灣人」 錯了嗎?(管仁健)

NewTalk
舒淇說「我是台灣人」 錯了嗎?(管仁健)

台灣知名導演侯孝賢耗費10年的新作《聶隱娘》,5月21日在坎城影展全球首映,侯孝賢與演員舒淇、張震、謝欣穎、周韻、許芳宜、妻夫木聰等盛裝現身,吸引大批國際媒體採訪。

但主辦單位在記者會的攝影單上,竟將舒淇的國籍印成「中國」,再以手寫塗改為「TAIWAN」。

之後有台灣媒體報導舒淇怕國際媒體弄錯,除了手拿著更改的資料外,也不斷在現場向國際媒體和攝影記者一一說明,自己的國籍是「TAIWAN」。

雖然是主辦單位自己印錯,才緊急手寫更正回「台灣」,媒體卻誤傳成是舒淇自己更改、並在紅毯上喊話「我是台灣人」。

兩岸間敏感的國籍問題,立即引發中國鄉民瘋狂湧入她的微博,留言「台獨狗」、「賤人」、「三級豔星文化低」、「你今後的電影我都不會看了」、「滾回台灣」等不理性謾罵、還把她陳年舊事挖出來酸。

而台灣鄉民雖稱讚舒淇有骨氣,卻也替她未來在中國的發展擔憂。

不過還原真相,舒淇當天走過紅毯時,媒體只有拍照,根本沒人發問;另一方面舒淇當時也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停下來接受媒體訪談。

但脆弱的中國鄉民早已在網路罵翻,揚言拒看《聶隱娘》。

舒淇早上看見微博上已灌滿了毒舌留言,而且謾罵的還是她根本沒做過的事,經紀人轉述:「她快哭出來了,整個人崩潰,一早就被罵到狗血淋頭。

」並希望趕緊還舒淇一個公道。

根據《鳳凰娛樂》報導,舒淇經紀人受訪時澄清,這個報導純粹是有人惡意炒作,「這不只傷害舒淇,也傷害《聶隱娘》及侯導的努力。

」而台灣的文化部也表示,《聶隱娘》劇組因經提醒媒體收到的攝影單有誤,向影展大會反應,大會表示抱歉,隔天記者會前有工作人員手持更正後的攝影單給現場媒體看。

劇組統籌則說,舒淇忙得昏天暗地,根本不曉得她的國籍被寫錯。

事實上也不只舒淇國籍被誤列為中國,坎城影展手冊也一度將侯孝賢的國籍誤印為中國。

經駐法代表處要求更正後,影展官網的國家欄位才被改為台灣」

中國鄉民在還搞不清舒淇究竟有沒有說過「台灣人」,就出現這麼弱智的生物性反應,台灣鄉民們也不要覺得訝異。

在台灣長達40年的戒嚴時代,我們與對岸一樣,受的也就是這種假愛國之名的奴化教育。

歷史不能為了統獨就幼稚的以今律古,大家應該認清「台灣人」這個名詞,是在日本統治台灣後,才有了清楚的輪廓。

甲午戰爭後清廷割讓台灣,1895年日軍在澳底一登陸,台北城就開始亂了。

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看情勢不妙,馬上攜家帶眷捲款溜了。

台北城陷入無政府狀態,原本清朝留下的駐軍就開始搶劫民戶,台北城的仕紳受不了,於是請了英法德三國的洋商去基隆跟日軍投降,日軍就這樣兵不血刃的進了台北城。


日軍一路南下,完全沒有受到抵抗,一直到彰化附近,才碰到比較有組織的反抗勢力,吃了大苦頭。

但彰化人在努力抗日時,請問台北人在做什麼?召集志願軍南下作戰嗎?在當地發展地下組織嗎?不,他們已經開始跟新的統治者套交情、攀關係,搶著要幫日軍帶路。

當時台灣第一富豪,板橋林家的林維源,也就是台灣民主國的議長,日軍登陸前就跑到廈門避風頭,等到日軍和平進城,馬上急電家中的家長(管家),趕快與北白川宮親王聯絡。

所以可以這樣推論,「以台灣人立場來看」,台北人漢奸比較多,彰化人比較有骨氣嗎?非也非也。

穿越時空隧道,想象一下1895年的台灣,當時沒有電視、沒有網路、沒有高速公路、沒有西部縱貫線鐵路。

台灣比較繁榮的三個區塊,一府二鹿三艋舺,彼此是疏離的。

1697年時,《裨海紀遊》作者郁永河因福建榕城火藥庫災,損失五十餘萬斤的硝磺火藥,典守者要負責賠償,所以他從台南搭牛車經過21天跋涉,到台北去向番人採購硫磺。

郁永河是因公務在身,所以有55名士兵隨行保護,否則沿路毒蛇猛獸、山匪路霸、番人獵首,很難平安到達,很少有人敢嘗試陸運。

至於水運,台灣的河川都是東西向,南北沿岸航線到日治時期才開始。

所以那時的人如果一定要從台南到台北,就會先坐船到福建,再轉船到艋舺,這樣還快一點,而且安全。

大家試想一下,在這種交通阻絕的情形下,一個台北人會對於府城或鹿港關心多少?他應該是一輩子沒到過那裡,也沒有親戚在那裡,更沒有朋友在那裡,頂多能知道台灣島上還有這樣一個地方就不錯了。

所以當他聽到日軍在彰化和反抗軍激戰,是會馬上熱血沸騰,衝下去為「同胞」報仇?還是聳聳肩,慶幸自己腦袋還在脖子上。

從歷史看來,日本修築的縱貫鐵路,是讓台灣連成一體的關鍵,否則住在這個島上的人,根本不會有「同胞」的感覺。

如果回到十九世紀,你問住在台灣的漢人:「你是哪裡人?」他也許回答漳州、泉州或是客家人,也可能回答是艋舺、鹿港或府城人;但他絕不會告訴你:「我是台灣人。

日本時代的環島鐵路建設,先後完成了縱貫線、屏東線、台東線(窄軌)及宜蘭線,長達740公里的主幹線。

另外台灣四大製糖會社(台灣、鹽水港、大日本、明治),各自舖設糖廠專用鐵道,總長超過三千公里,遍佈於西部山岳、海岸和中南部地區。

其他像是阿里山的高山林業鐵路,基隆與高雄的港口鐵路,高雄的「哈瑪星」漁業鐵路(日語「濱線」)、還有鹽業鐵路、煤業鐵路等。

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台灣,有著總長五千公里以上的鐵路,說台灣是「鐵路王國」,一點也不為過。

家父1949初來台灣時就很驚訝,台灣連人口幾百人的小村,學生也能搭火車上學。

在大陸時都是很大的都市,才會有鐵路經過。

現在台北捷運(地鐵)的淡水線、新店線、南勢角線,當年也都是火車在走的。

清朝時自大陸渡台開墾的移民,因來自不同原鄉,以及語言、風俗與習慣等差異,形成各籍分類聚居與劃分地盤的現象。

又因台灣河川多東西走向,形成天然障礙,南北交通不便,許多地方的開發,都以大陸對渡口岸為主,所以來台的漢移民及其後裔,仍抱持著原鄉祖籍的認同,難以形成台灣全島的意識。

所以在清代211年間,發生過60次以上大型的分類械鬥。

因為日本在台灣所建設的鐵路,打通了清朝時台灣因溪流切割、交通落後所造成的隔閡,促進了全島性的溝通聯繫,也助長了「全島一體」的台灣意識。

因此中國鄉民一定要明瞭,還原真正的歷史,台灣是到了1684年4月才納入中國版圖,而有「台灣人」這一意識,更是晚到20世紀初日本完成了縱貫鐵路之後。

舒淇說「我是台灣人」,錯了嗎?中國鄉民要怎麼想,一時之間很難改變;但從歷史來看,「我是台灣人」這一意識,也非源遠流長,而是這一百年來逐步發展出來的。

達志影像/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