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在歐洲遇到的種族歧視與霸凌

【 作者: V.Inci75 】 今年2月底辭去工作後,一個人到美國、伊朗、日本、俄羅斯等以及歐洲其他17個國家旅行了5個月,分享其中三件我所遇到的歧視騷擾的故事。

1、 火車上坐我對面的小孩招來了他的同伴--另一個小男孩,一起在我對面坐下,還互相擊掌。

我一直專注地在看著我的手機,印象中我當時是正在讀林文詠長老從辛巴威傳教寄來的信,以至於沒注意對面的兩個奧地利小男孩在做什麼。

這兩名男孩大約11歲。

只聽見他們兩個一直不斷地發出噪音而已,像是用力拍打窗戶、鬼叫、將兩隻手掌圈在一起朝圈住的洞裏面吼出爆音、大力地拍擊手掌⋯等,並且一直兩個人得意地笑個不停。

直到我終於讀完信,注意力不在專注在自己的手機螢幕上後,才察覺到原來剛才這兩個小孩所發出的所有噪音,全都是針對我而做的。

他們兩個從頭到尾都盯著我看,想看我會因為他們刻意製造出的噪音有何反應。

而我,沒有什麼反應。

不想理會他們的明顯挑釁。

決定將注意力繼續放在手機上面,想要視而不見。

然而這兩個小孩卻不打算善罷甘休。

他們持續且更變本加厲地發出噪音、對我做鬼臉、比中指、模仿他們想像中的中文亂叫、手還在我面前揮舞,甚至做出一副"功夫"要打架的動作。

原本以為只要忽視他們,他們就能自討沒趣地停止。

但顯然我太高估了這個年齡的小孩的智商,以及他們對於異於他族的人之接受度的孤陋寡聞。

他們不願意放過一個與他們如此不同的難得能嘲戲的獵物。

從坐上這輛列車開始至抵達我的目的地站 Hallein約20分鐘的車程,從頭到尾這兩個小孩都不曾暫停騷擾我。

最後5分鐘左右,我不堪其擾,試圖試試看做出回應,講點道理。

但顯然地,我確實是高估了他們的智商。

我第一次終於地看向他們的眼睛,客氣詢問到:「你們有什麼事嗎?」 他們戲謔地笑著說:「No.」但沒有打算停止胡鬧的樣子。

我又再問:「你們懂英語嗎?」 他們態度依舊地回答:「會。

」 但其實他們的英語並不好。

我不知道還能跟他們說什麼,畢竟對方英語不好,而我也表明了我注意到他們,也詢問過他們想幹嘛了。

... 【繼續閱讀】 V.Inci75 的主頁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