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近距離一睹大師風采 柏林愛樂布蘭登堡講堂一探巴哈偉大作品

欣傳媒
欣古典

5月15日柏林愛樂巴洛克獨奏家樂團於國家演奏廳,為台灣音樂學子特地舉辦一場講解式音樂會-布蘭登堡講堂,柏林愛樂巴洛克獨奏家樂團21位團員全員到齊,現場特地為聽眾們示範演出共四首布蘭登堡協奏曲中的重要樂章,布蘭登堡協奏曲演出編制方式除了弦樂家族之外,另外配合大鍵琴還有管樂獨奏群演出,包括法國號、雙簧管、以及不常在一般交響曲可以看見的木笛還有最令人注目的高音小號等。



此次柏林愛樂巴洛克獨奏家樂團演出多首經典,其中最令聽眾大呼過癮的包括對於高音小號極為困難演奏的第二號布蘭登堡協奏曲;柏林愛樂巴洛克獨奏家樂團執行長邀請客席小號手出場時更神祕的說;「接下來要邀請的是樂團的super star,全世界能輕鬆自如吹奏高音小號的人數,用一隻手就可以數的出來」,本次客席小號邀請到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的榮譽教授萊因霍爾德‧弗里德里希(Reinhold Friefrich)擔任,清亮的高音小號美妙樂聲,絕對讓觀眾體認到能夠參與今日盛會,是絕無僅有的珍貴經驗!

「航海家2號」唱片刻錄第二號布蘭登堡協奏曲航向太空

第二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第三樂章BWV1047,F大調
編制:小號,獨奏小提琴,木笛,雙簧管,弦樂,大鍵琴

第二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的第一樂章曾作為人類音樂的代表之一被刻錄在一張唱片上,隨著「航海家2號」一同飛向外太陽系,不知道在它20億年的壽命之中能不能找到遠方的知音。



第二號的獨奏樂器群包括木笛,雙簧管,小提琴和一支高音小號四件樂器,室內樂團一方則是弦樂家族和大鍵琴。

其中值得一提的高音小號(Piccolo Trumpet)較小號高八度,音色瞭亮,有多種調性,是巴哈時代獨有的樂器,現代人為了重現巴哈作品當中那些輝煌燦爛的高音小號段落,特別參考當時的資料,重新設計了這種樂器並將其命名為「巴哈小號」。




▲ 提到高音小號音樂絕不能錯過的精彩曲目《第二號布蘭登堡協奏曲》

巴哈科登時期顛峰之作 《布蘭登堡協奏曲》

布蘭登堡協奏曲寫作於巴哈身為柯登宮廷樂長時期, 1721年巴哈把這六部為室內協奏曲而做的樂譜獻給布蘭登堡侯爵,根據義大利協奏曲風格所譜寫。

大協奏曲的演奏形式不是由一件樂器和樂團以現代協奏曲競奏的模式,而是一組人數較少的樂器組成的獨奏室內樂和另一組數量較多的室內樂團競奏。



鋼琴與大鍵琴有什麼顯著的不同?

大鍵琴家 拉斐爾.亞伯曼表示:「大鍵琴不像鋼琴以擊弦的方式產生聲響,而是以勾弦的方式發聲,所以聲音會比鋼琴更為清脆,但另一方面這種發聲方式也讓整體音量比較小。



第三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第三樂章BWV1048
編制:弦樂家族,大鍵琴

第三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的樂隊配置比較特別,僅僅使用了弦樂器,只有三把小提琴,三把中提琴,三把大提琴和作為通奏低音的一把低音提琴和大鍵琴。

這種獨特的樂器配置使得這首協奏曲更像是一部室內樂作品


▲《第三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第三樂章》,不同於其他首布蘭登堡協奏曲的「兩個團體」競奏的演奏形式



巴洛克音樂與現代音樂演奏方式差異?如何正確培養巴洛克演奏風格
大提琴家克莉斯汀.馮.德.顧茲表示:「以大提琴為例,古時候的大提琴並沒有立柱,演奏者必須將琴夾在腳中間,藉此限制了大提琴的共鳴,另一方面當時使用多為羊腸弦。

其實在法國大革命之前,弦樂器的弓並沒有一致的定型, 握法也沒有一定標準,所以我們藉著研究以前的畫作來推敲古時候的演奏方式,以維持古時精神的理念來重塑風格。

以前人留下來的畫作可以看出,巴洛克時期的弓 比現代的弓長度更短、且形狀如弓型,持弓的位置不容易施加壓力,在這些條件限制之下所呈現出來的音色和音樂必定與現代弓的表現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演奏巴洛克音樂時建議拿弓的位置仿造古代弓的長度(我們應當把持弓的位置縮短)。

我們現代演奏許多大提琴協奏曲時常使用的右手持續(SOSTEN)的技巧在巴洛克 音樂中並不適用,我們可以想像如大鍵琴的發聲方式,練習時建議使用較多的空弦,演奏時不是專注於演奏出渾厚的音量,而是體會琴的空弦聲音自然產生的迴響。



第一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第四樂章BWV1046
編制:弦樂家族,雙簧管、巴松管、法國號、大鍵琴
主體是典雅端莊的小步舞曲,加入法國號和木管獨奏群演奏TRIO 段落,與弦樂家族演奏的MINUET片段產生有趣的音色對比。




▲《第號布蘭登堡協奏曲第四樂章》

台灣賓士行銷業務部協理滕沛鑫小姐希望藉由星盛事與音樂家持續合作,積極的推廣加深精緻文化。

而樂團執行長萊瑪‧歐洛夫斯基也再次重申,巴哈的六首布蘭登堡協奏曲是古典音樂史上無與倫比的偉大作品,藉此機會讓學子們更加深入了解這部作品,對他們來說也非常具有特別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