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食飲北京囈語:零下10度的芋頭冰

欣傳媒
唐正一 現在的小朋友應該都不知道什麼是「叭噗叭噗」了吧? 大概在念幼稚園到小學的那段時間,推著車或者蹬著腳踏車後面掛著兩個冰桶,沿路壓著喇叭「叭噗!叭噗!叭~噗~!」,我們就知道要跑出門買「芋頭冰」了。

在那個沒有Häagen-Dazs、Cold Stone的年代,小美冰淇淋與芋頭冰就是我們最美味的甜點。

看電影的時候吃小美冰淇淋,日常生活就是「叭噗叭噗」。

那是屬於蟬聲綿綿的夏天記憶。

話說,北京到了冬天,戶外的氣溫可以達到零下10度,但是房間裏面,就像是夏天在冷氣房裏一樣,可以24小時維持在25度左右,有時候還得打開窗戶放點冷氣進來,要不然人就被烤焦了或者半夜睡覺流鼻血。

北京整個城市布滿了長達2萬多公裏的熱水管線,提供7.5億平方米的房間持續地取得溫暖。

一般居住地方的暖氣費,每平方米要交24元人民幣(非居住的地方每平方米是33元),因為只要交了供暖費,就可以享受4個月的供暖。

這四個月下來的總供暖費接近200億人民幣,每次看到這些數字都覺得真是莫名其妙的龐大啊!在這樣溫暖又乾燥的屋子裏,就必須多喝水,或者大快朵頤的吃起冰淇淋。

不知道為什麽一直記得,在小時候某個暑假的下午,那天只有我和我還在空軍服役的父親兩個人,因為我說我想吃「叭卟叭卟」,他竟然說他做給我吃。

他帶著我去買了幾顆芋頭,然後耐心的削好皮、把芋頭切成小塊的丁,然後拿出大同電鍋的內鍋,把小塊的芋頭丁放進鍋裏,加入的水恰恰淹沒過芋頭,放在瓦斯爐上開啟大火,等沸騰之後轉中火加入紅糖調整甜味,加入一些水調整濃度,然後轉小火蓋上蓋子,慢慢煮半小時。

接著放涼之後放進冷凍庫冰凍著,直到整個都凍透了就可以拿出來吃了。

當時的我相當不識相,堅持著說:「這不是叭噗叭噗!」,父親也很堅持的說:「這就是芋頭冰啊!」,然後他就不知道幹嘛去了。

我就拿著鐵調羹一勺一勺地鏟著這一鍋芋頭冰吃著,芋頭很香、軟軟粘粘的。

印象中後來好像就再沒吃過父親做的芋頭冰了,不過在刨冰店倒是吃過類似的芋頭湯汁淋在刨冰上。

零下10度的北京,在炎熱的房間裏面我一邊回憶、一邊動手做這款記憶中的芋頭冰,沒有臺灣的紅糖就加冰糖吧。

突然想為父親做這道芋頭冰,不過那得等到夏天了,得先一勺勺鏟好,弄得像冰沙一樣,要不然他啃不動。

後來臺灣的街上再也沒有賣芋頭冰的攤販了,剛開始那種方塊狀的「太湖芋頭冰」慢慢地在雜貨店、超市取代了「叭噗叭噗」,然後到了現在去哪裏也吃不到道地的叭噗叭噗芋頭冰。

很抱歉本期沒有老北京芋頭冰,只有我記憶中父親老芋頭的芋頭冰。

----------------------------------------------------------完整文章,請見《SENSE好感》NO.34『日本咖的私房慢遊路線』*本文版權僅限於欣傳媒,請勿轉載 出版社:欣傳媒出刊日期:2014年12月5日全台7-11、全家、誠品、金石堂、博客來、法雅客均售博客來購書:http://goo.gl/V6Y9s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