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柴燒龍眼手續厚工 老農茆木聰堅持傳統

台灣新生報
在三十幾度高溫的氣候下,連續六天要窩在火灶旁、煙霧迷漫中燒柴烘烤龍眼果粒,會是甚麼樣的滋味,老農民茆木聰昨(十三)日表示,「這是一種流目屎的行業」,雖已過古來稀之齡的茆木聰,對這種以傳統土窯烘焙龍眼的行業表示十分辛苦,但畢竟已走過了一甲子的歲月,且其味道是電烤爐無法比擬,會堅持做到無法動為止。

現在正值龍眼盛產採收期,今年因為少天災寒害等因素,使得產量比去年更豐碩,因此在彰化縣八卦山麓沿線,總是處處可見採龍眼、烘培龍眼的豐收景象,但老農民茆木聰卻捨棄簡易的曬龍眼、電烤龍眼方式做成龍眼乾,原因是前者易發霉變質,後者缺乏濃郁的龍眼香氣,因此選擇手續繁複又「厚工」的傳統土灶烘乾法。

茆木聰表示,他讀小學時,就跟著母親學習用傳統土窯灶烘烤生龍眼,將上千斤的果粒平舖在灶爐上,土窯生火後必須不間斷的以慢火烘焙,每隔一兩小時需加一次柴火,以龍眼木為柴薪,烘出來會有特殊香氣。

烘龍眼全憑經驗控制火侯,火勢太小,果肉容易腐爛;火勢太大,龍眼會焦黑,每二個小時翻攪一次,確保龍眼平均受熱,得經歷六天五夜的監控。

而且火侯要控制在四、五十度,在煙霧迷漫又高溫炎熱的氣溫中,眼睛常被燻的淚水直流,加上汗流浹背,茆木聰笑說,這種「流目屎的行業」太辛苦,年輕人都不願意接續,未來想吃到傳統木柴煙燻燒烤的傳統龍眼乾恐怕不容易。

茆木聰也表示,礙於體力及人力,每年以純手工土窯烘烤龍眼乾的數量並不多,多數都供應固定熟客,因為風味特別濃郁香甜、果肉Q彈好滋味,老顧客爭相搶購,就是要吃到傳統風味的「流淚龍眼乾」。

茆木聰表示,以傳統土窯灶搭配龍眼木當柴火燻製出的龍眼乾過程相當費時費工,灶火得二十四小時不間斷,至少得烘焙個六天五夜,還得根據溫濕度、果實含水量調整時間,但風味就是與機器烘乾的不同,很受市場青睞。

農會總幹事蔡文琳表示,古法烘焙龍眼乾,濃濃的碳燒柴香味,送禮自用兩相宜,許多農家的龍眼乾今年已全數被預定銷售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