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地圖 春節特輯

隨意遊 元件頁

艾吉爾(Aiguilhe)

景點內容

景點描述

  艾吉爾(Aiguilhe,或譯艾古力)位於勒皮區(Arrondissement du Puy-en-Velay)的轄區內,緊鄰勒皮舊城,羅亞爾河支流伯恩河(Borne)流經,是一座人口破千的城鎮。

  艾吉爾的奧弗涅方言形式為「Agulhà」,意指細長的縫衣針(aiguille),引申為高而尖的山峰。

  來到艾吉爾,放眼所及便是一座自平地拔起的火山錐-艾吉爾岩(Rocher d'Aiguilhe),高82公尺,上頭建有小教堂,名為艾吉爾聖米歇爾教堂(Église Saint-Michel d'Aiguilhe),2014年票選為法國最受歡迎的古蹟(Le Monument Préféré des Français)第四名,而大名鼎鼎且奉獻給同一位聖人的聖米歇爾山修道院(Abbaye du Mont-Saint-Michel)則位居第八。

圖說:建於82公尺火山錐上的艾古爾聖米歇爾教堂。在天主教中文中稱為聖彌額爾教堂。

  從勒皮主教座堂(Cathédrale Notre-Dame-du-Puy)沿著小路走到艾吉爾也不過僅是數分鐘的光景,等著我們的是一連串的驚喜。

圖說:從勒皮一路走來,艾吉爾岩上的聖米歇爾教堂就是前往艾吉爾的最佳地標!

圖說:鏡頭再拉近些,待會要攻頂之處就在眼前。

  別急著往山上看,入口處就有大陣仗。

  小鎮入口的聖克萊爾廣場(Place Saint-Clair)上,幾座優雅的建築歡迎著南來北往的旅人:聖克萊爾禮拜堂(Chapelle Saint-Clair)是一座有著穹頂的八角樓,與之毗鄰的是聖尼古拉醫院(Hôpital Saint-Nicolas)。兩座建築中間的拱門是進入艾吉爾的「城門( Porte de la Ville)」。

  聖尼古拉醫院現存的建築年代為14世紀,但這間醫院的歷史可追溯至11、12世紀,在勒皮主教阿希馬爾(Adhémar de Monteil,1045-1098)的特許下興建,成為勒皮醫院的分院-艾吉爾醫院(Hôpital d'Aiguilhe)的一部分,專治傳染病患者。建築物的結構為四邊形,西側緊連在舊城牆上,南側有樓梯塔(tourelle d'escalier) ,立面以哥德式的花飾窗格(remplage)裝飾。廣場上美麗的十字架在韋萊地區十分常見,是19世紀雕刻家米歇爾·薩維爾(Michel Savel)的作品,故意仿造14世紀的風格,並非古物。

圖說:12世紀的聖克萊爾禮拜堂是聖尼古拉醫院的附屬教堂,立面與聖米歇爾教堂相仿,只是簡潔些。可見兩根柱子支撐,上頭有著由火山岩和長石砂岩交替拼排剔成馬賽克圖案,十分精美典雅。

圖說:聖克萊爾禮拜堂外牆上由球形或多邊形的拱石(claveau)排列成不同弧度的拱形,其中不乏出現三葉拱(arc trilobé)。三葉拱是多葉拱中最簡單的造型,為伊比利半島上由穆斯林建立的後伍麥亞王朝(Califat de Cordoue)的建築特色,19世紀至20世紀末廣泛的認為這種風格是藉由聖地牙哥朝聖之路(Pèlerinage de 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由西班牙傳播到法國,從而影響法國羅馬風格的建築,尤其是路經聖吉爾的波迪昂西斯之路(Via Podiensis)沿途,最容易見到這樣的建築,但這種論點已遭到質疑。

  進入「城門」彷若回到過去,被已有數百年的建築古蹟圍繞,這一小方空間被保留下來,讓人們盡情緬懷朝聖之路的絡驛不絕。

  廣場上的文字,一開始讓人摸不著頭緒,看了簡介才知道是著名的薩托爾陣(Carré Sator)。

        S A T O R
        A R E P O
        T E N E T
        O P E R A
        R O T A S

  薩托爾陣最早出現於龐貝城遺址中,是一個直豎各五排的矩陣,上頭的文字以回文(palindrome)方式分踞四邊,無論從那個角落開始念都會得到相同的結果。以中央的N為中心朝十字方向展開,則會出現交錯的「Pater Noster」-「我們的天父」的拉丁文以及兩個「A」和「O」-分別是希臘文首位(Alpha)及末位字母(Omega),代表萬物的初始及終結,在啟示錄中象徵基督無所不在。

  1851年,法國考古學家暨藝術修復師安那托爾·多佛涅(Anatole Dauvergne)在聖米歇爾教堂講壇(tribun)窗戶的銃眼(embrassure)中,發現了薩托爾陣。薩托爾陣在基督教早期仍受到迫害、尚未壯大之時,是信徒們維持信仰,甚至帶有庇護魔力的字謎,有時會被刻在器物上,有時也單純的出現在牆上,人們相信薩托爾陣會形成結界,保護設界者。

圖說:進入「城門」的廣場上可見聖克萊爾禮拜堂的八角形的中殿及半圓形的後殿,另一側則是19世紀的哥德式噴泉,為勒皮出生的傑出雕刻家夏爾·克羅扎提耶(Charles Crozatier,1795-1855)敬贈,勒皮的克羅扎提耶博物館(Musée Crozatier)即以他為名,由於他在巴黎逝世,巴黎也有條紀念他的街道-克羅扎提路(Rue Crozatier)。

  沿著岩石路(Rue de Rocher)續行,走到底便是通往聖米歇爾教堂的階梯入口了。

  階梯並不寬敞,坡度倒是令人吃驚。

  要在這麼短的距離之間爬上268階的石梯,得使上一些氣力。幸好,平時就愛健行的我們,雖說不上健步如飛,但也難不倒我們。

  猛一回神,聖米歇爾教堂到了!

  精雕細琢的教堂立面,便令我佇足良久。

  它是維萊地區,面積最大的雕刻建築立面。仔細觀看,精緻的雕刻在布拉齊(Blavozy)的長石砂岩上龍飛鳳舞;皓白的大理石、赭紅的磚石和被暱稱為「蕾絲(La Dentelle)」的黑藍色石頭拼湊出絕倫的馬賽克。

  以《卡門》享譽盛名的法國作家普羅斯佩·梅里美(Prosper Mérimée)在1834年被任命為歷史文物總督察官,在親眼見過這座教堂的立面之後,忍不住發出讚嘆,謂之為「建築瑰寶(une espèce de bijou d'architecture)」。

圖說:聖米歇爾教堂以精緻的立面聞名遐邇。由下往上看,可見入口以兩根柱子支撐,仔細欣賞柱頭上雕刻,除了有葉形裝飾( feuilles d'acanthe),還有人形或獸形圖飾。門上的楣石(linteau)刻著兩隻對望的人魚,其中一條人魚的尾巴還俏皮的轉了一圈呢!上方的門楣(tympan)意外的呈現空白,僅以腰線(frise)圍繞,兩個人頭吐出的卷草花樣(rinceau)讓畫面極為繁複。這道腰線延伸出的三葉拱才是真正的精彩之處,背著十字的羔羊位居中央,一旁以大寫字母「AGNUS DEI」道出他的身分-神的羔羊,一群召喚天啟的老人分駐兩旁。再往上看,多色的馬賽克磚道盡幾何之美。水平棕櫚圖案的簷口(corniche)上開著微向左偏、以忍冬紋(palmettes)裝飾的牛眼窗(oculus)。最上方的五座小拱廊(arcature)裡,由左而右刻著聖約翰、聖母、耶穌、大天使聖米歇爾和聖彼得。立面兩側還有兩隻「疑似」雨漏(gargouille)的公牛,實際上卻沒有任何疏散雨水的功用,僅是象徵聖米歇爾擊敗的惡獸。

  猛一回神,才發現四周展望極好。

  沿著環繞教堂的馬道(chemin de ronde)走了一圈,整座城市風景納入眼底,雄踞烏鴉岩(Rocher Corneille)法蘭西聖母(Notre-Dame de France)就在眼前,好似身臨仙境。

  城市裡的建築清晰得不得了,剛剛那場雨把所有的朦朧洗得徹底,所有的顏色一瞬間亮了起來。

  拾階而入,進到內部,空間規劃令我大吃一驚。

  如果說買房一定要是方正格局,那麼這座教堂一定出局。

  今日所見的規模,其實是分成兩階段形成的。第一階段為961年,勒皮主教座堂的院長特旺呂(Truanus)向當時的主教哥德士加(Godescalc)提出請求,希望能在勒皮郊區興建一座奉獻給聖米歇爾的教堂。

  哥德士加作為徒步前往西班牙聖地聖雅各-德孔波斯特拉(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朝聖的第一人(約950年),享有極盛名譽的他當然樂於讓這條被走出來的朝聖之路更加熱絡,於是便答應了院長的請求。

  前羅曼式風格的禮拜堂(oratoire)中殿方正,其中三側外推為祭室(absidiole),上罩半圓穹頂,整個結構為十字。由於面積不大,火山錐頂部的空間綽綽有餘。

  勒皮後來成為朝聖之路之一的波迪昂西斯之路(Via Podiensis)起點,香客在朝拜勒皮主教座堂的同時,也會順遊位於火山錐上的小禮拜堂,於是在12世紀便進行了第二階段的擴建工程。

  順應火山錐頂部規劃出的設計並不方正,但卻讓空間發揮到最大極限。

  南側的祭室被打掉,成為新教堂前廊(narthex)的一部分,前廊接續迴廊(déambulatoire)而非中殿,讓參觀路線變得峰迴路轉,像是在蝸牛殼裡行走。

圖說:聖米歇爾教堂平面圖。圖片來源。10世紀建造的部分以白色顯示;12世紀增建的部分以灰色顯示,多了前廊(narthex)、迴廊(déambulatoire)、中殿(nef)、後殿(abside)和鐘樓(clocher)。

圖說:自入口進入,在前廊望向迴廊。

圖說:迴廊及中殿一隅。

  無論是前廊、迴廊、中殿甚至是最初的禮拜堂,牆上和天花板上都以壁畫裝飾。

  10世紀的壁畫啊!千年前的藝術遺產,經過眾多修復師的努力,終於在世人面前呈現。

圖說:10世紀的禮拜堂。

圖說:中殿拱頂(Voûte du coeur)的壁畫,舉著右手、頂著十字光輪(nimbe crucifère)的耶穌被聖光籠罩,左右兩個圓環裡,分別是太陽與月亮之神。在耶穌對面的則是大天使米歇爾,兩位六翼的熾天使位居其中。四個角落分別是福音書著者(évangélistes):象徵聖馬太的天使、聖約翰的鷹​​、聖馬克的獅和聖路克的牛,另外兩位天使位居其間。拱頂四周圍繞著耶穌十二使徒及其他聖人。米歇爾在最後的審判時作為數算靈魂的天使,將靈魂帶向彼岸,這情景也被描繪在一旁的牆壁上。

圖說:迴廊頂部的壁畫。

圖說:柱頭上方的壁畫。

圖說:精美雕刻的柱頭(chapiteaux)。

  文藝復興時期,另有三座禮拜堂沿著階梯興建,聖拉斐爾禮拜堂(Oratoire Saint Raphaël)位於山腰,目前僅存廢墟,僅有一塊雕刻過的石頭訴說過去;聖加百列禮拜堂(Oratoire Saint Gabriel)的舊址標示著聖殿的入口,15世紀時勒皮主教沙朗孔的吉翁(Guillaume de Chalencon,?-1443,註)在此發表了他第一場演說,如今禮拜堂重建,雖非位於原址,但在更幽靜的山腰上,與之相連的是一座謐的庭院。

  第三座禮拜堂奉獻給天主教會並不承認的聖徒-聖吉納福特(Saint Guinefort)。

  其實聖吉納福特並不是人,而是一隻。是的,灰色的狗。13世紀宗教裁判官波旁的艾蒂安(Étienne de Bourbon)在他的見聞《超自然現象(De Supersticione)》中指出,這隻灰狗的飼主是維拉爾東布(Villars-les-Dombes)一座城堡的堡主。有天,堡主和他的妻子外出,將襁褓中的嬰孩留給灰狗看守,不料返家時,堡主妻子見到滿地血跡而放聲尖叫,盛怒的堡主以為灰狗襲擊嬰兒而一劍刺死灰狗,卻發現嬰兒仍在熟睡,一旁有隻被狗咬死的毒蛇,才知道自己誤殺忠狗。將灰狗厚葬之後,村民們頻頻在墓上見到異象。由於灰狗忠心護主,因此被認為是嬰孩的守護神,人們相信,只要將患病的嬰孩帶到墓旁,便會有奇蹟發生……

  這種都市傳說當然被天主教視為異端,且一直大力撻伐將嬰兒獨自留在墓旁的行為,然而這樣的「民間療法」仍履見不鮮,直到20世紀科技進步了,資訊發達了,才逐漸消失。

  聖吉納福特禮拜堂早就消失無蹤,後人也不打算重建。

  沿著另一道階梯往下走,直到一間展示館(Espace Saint-Michel)及艾吉爾岩的地基。

  觸摸著粗糙的火山岩,千思萬緒湧上心頭。千百年來,人們將聖米歇爾放置在高高在上的山頂,傳說中那道蜿蜒而下的階梯,正是大天使米歇爾制伏的巨龍。

圖說:艾吉爾岩千真萬確是一座火山錐,200萬年前位於勒皮盆地(當時是一座湖)的火山噴發而形成82公尺高、直徑57公尺、基座周長170公尺的火山錐,如今成為宗教聖地,冷眼看盡物換星移。

  艾吉爾在中世紀末完成它的防禦工事,整座城被城牆包裏得水洩不通。立於山頂的聖米歇爾教堂則俯視著供奉著聖母的勒皮主教座堂,如同羅馬時期基督教描繪米歇爾的角色一般,守護著聖母的靈魂,不讓他人玷汙。

  然而百戰百勝、威武無敵的米歇爾仍難逃凡間的紛擾戰亂。

  教堂內的聖米歇爾像在宗教戰爭打得火熱的1562年,被憤怒的新教徒摧毀。

  比起勒皮主教座堂幸運的是,它逃過了法國大革命的劫數,成為法國1840年首批古蹟清單中的幸運兒。

網友評論

載入中,請稍待...

已選標籤: (系統會預設帶入您已設定的標籤)

新增標籤: (限制20字)
請勿輸入"'可用,分隔一次新增多個標籤

常用標籤:

更多標籤:

由於本服務僅提供景點描述、交通資訊供網友編修,為求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若您發現本景點其他資訊有誤,請將修正之資訊填寫於下列表格中,系統管理員會盡速處理,Xuite遊由衷地感謝您的幫助。
名稱:
地址:
電話:
傳真:
網址:
電子郵件:
緯度(Latitude):
經度(Longitude): 地圖定位
備註:
好玩程度
謀殺底片
體力消耗
價錢實惠
交通便利
※ 為維護評價資訊交流品質,本服務限定每位用戶只能對各景點評價一次,內容一經確認發表後不可修改。


載入中,請稍待...
推薦菜色:
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