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山睡一晚,今天18日直奔馬六甲.....雞場街.我們到這是星期日,人是非常的多ㄚ.車也不少...這裡據悉有300多年的""古董"歷史,所以也也古董街之稱.這的華人非常的多ㄚ.當年也是華人的聚落.所以是名實的華人街.當然也有很多的會館.祠堂.這跟明朝鄭和七下西洋有關...當然要說一下這條街我覺得可以吃的2樣食物,第一個就是這個,如果有人喜歡榴槤的一定要吃這個,---榴槤泡芙----有團友推好多個
為什麼我們將「Sydney」翻譯為「雪梨」?而中國大陸譯為「悉(ㄒ一)尼」?並且在澳洲當地針對不同的華人圈,官方也是兩種通用並且認可,真令人不解,但是,我個人覺得「雪梨」聽起來,似乎更有風情一些...話說回來,關於雪梨這個城市,提到它,一般人會想到什麼?無尾熊?袋鼠?還是沙灘上的比基尼女郎?我想,絕大多數的人還是會先想到雪梨歌劇院。其建設的歷史,如維基百科所述,https://zh.wikiped
當我們為了《辛德勒的名單》和《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的劇情感動不已的同時,其實也因著戰爭與人性的殘酷而震懾萬分。無論電影劇情的史實比例為何,二戰中猶太人遭受的苦難似乎僅是電影呈現的萬分之一。一個風光明媚的早晨,今天的行程很不觀光客,我們要到馬賽近郊的公園野餐去。在出發前查詢目的地的相關資料後,發現公園內的城堡竟在二戰時收留許多猶太音樂家,於是便帶著滿懷期待的心情前進位於馬賽第8區蒙特爾東(Mon
自五月份參拜了三座天滿宮,得知祭祀學問之神菅原道真的神社遍佈全日本後,就莫名的湧現一股「蒐集」的傻勁,無論大阪天滿宮、神戶的北野天滿神社、或是京都的北野天滿宮,除了社徽與主祭神一樣外,體會不同地區所帶來不一樣的風情,也是參訪的一種樂趣,於是,到了巴士站牌,我下了車。向晚時分,一路上沒有遊客,只有屈指可數的當地居民與路人行經,甚至連車都很少的狀況,一度讓我有種迷路的錯覺,不過還好,幾分鐘後便看見路標
博雷利公園(ParcBorély)是野餐、散步和遛小孩的好去處。公園門口有家腳踏車租借店,生意還真不錯,常常見到公園裡有人騎著協力腳踏車,還有一些孩子們騎著腳踏車相互追逐,好似那兩輪的鐵馬就是他們的賽車一般。我這麼說著,婆婆竟告訴我這裡曾是馬賽大獎賽(GrandPrixautomobiledeMarseille,一級方程式世界錦標賽的先趨)舉行的地點(自1930年至1950年),更巧
共 3704 筆,目前在第 6 / 741 頁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