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新聞報導

開著家去旅行~勇闖動物天堂

【 作者: noahsu 】 開著家去旅行~勇闖動物天堂 ► 2010年,我們第一次踏上非洲土地並書寫了「非」向自由一書,也在客棧的非洲好文分享了16篇文章。

因為生活苦悶,因為存在焦慮,因為自我認同危機,不管是去旅行,還是只是單純得想遠走他方,在意識中總或多或少想追尋著自由,想從一成不變的生活規律中出走,從既定的身份中逃出,忘了朝九晚五的工作,甚至忘了不斷妥協的自己。

旅行,尤其是自助旅行,可以自由規劃自己的浪遊路線,也正因為「自由」是每一個旅行者行囊裡的必需品,帶上自己,天涯有多遠就走多遠。

旅行的自由,有趣了生活的苦悶,安撫了存在的焦慮,而在旅途中,多元文化的衝擊,才更看清自己是誰。

這一趟非洲之旅,要從法國的塞納河說起。

那一年,在巴黎左岸喝了一整個月的咖啡,每天同一時間報到、坐在同一個座位,點同樣的咖啡,翻開在桌上的書,從齊克果、卡夫卡、卡繆、尼采到沙特,我看不到存在,我看不見自由。

是否因為有文明、有教化、才有自我存在意識?才會意識到「自由?不自由?」,意識到「存在?不存在?」、意識到「存在先於本質?」還是「本質先於存在?」。

為了「自由」,為了擺脫「文明」繁文縟節的自由,我是否該去嚮往動物「野蠻」無拘無束的自由,這種「野蠻」未教化的自由,不須要一本「存在與虛無」才能體現,也不須要一杯花神的咖啡才能抵達。

於是,我來到了非洲,讓野生動物告訴我,什麼是自由。

旅行了這些年來,這些國家,旅伴從一人,增加到一家四口。

選擇了非洲蕯伐旅當作出版的第一本書,實在是因為這個地方,令人魂牽夢縈啊! 非洲回來之後,心底一直惦念著safari的生活,吉力馬札羅山(非洲最高峰5895公尺)一直浮現在腦海裡,有好多的想法在心裡繞,從來沒有消失過。

還記得離開時,吉力馬札羅山的一路尾隨相送,原以為轉彎後就看不見了,但再轉過下一個彎,她又波瀾壯闊出現了,開了好久好久的車,走了好遠好遠的路,繞過好多好多的彎,她才完完全全再也看不見。

每一次轉彎前的道別,似乎她都在說,別忘了我,別忘了坦尚尼亞,別忘了吉力馬札羅。

我也一直對自己說別忘了,別忘了那個爬吉力馬札羅山的我。

... 【繼續閱讀】 noahsu 在背包客棧的其他好文去紐西蘭實現飛行夢北海道親子列車 特急旭山動物園號地質學家的天堂、環尾狐猴的樂園 ─ 【非洲狂想曲】(16) noahsu 的主頁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HiNet